廖天琪:世界许多国家在目前的抗疫中对中国失去了基本的信任

Share on Google+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资料图片-网络图片

新冠病毒继续肆虐,欧洲各国的疫情虽出现缓解,但局势依旧十分严峻。各国政府都在想方设法地寻求铲除病毒的良方,也在检讨疫情之初表现的认知不足和疏忽。危机远未结束,各种质疑之声却此起彼伏。如何看待疫情中的救援行动,各国政府如何把握电子监控手段以达到有效遏制疫情的目的?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在新冠病毒传至欧美大陆之后,中国向许多国家伸出救援之手,送去医疗器材和物资。这原本应该受到赞扬,却为何引发不少非议之声?

廖天琪:为了扭转病毒始作俑者的恶名,中国向全球数十个国家展开亲善活动,到处派送医疗卫生用品,从口罩、呼吸器到各种检测器材和药品飞往世界各地,还派出专家,提出“一省救一国”的口号,江苏救巴基斯坦、上海救伊朗、广东救伊拉克、四川救义大利,大外宣上一片锣鼓喧天,甚是热闹。中国网民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先是武汉零确诊,现在咱去救外国人啦,“厉害了,我的国!”但是西方的信息是流通的,大外宣的宣传不能掩盖中国“始作俑者”的角色,相反地,产生反效果,让西方世界十分反感,可以说,世界多数国家对中国失去了基本的信任。

中国官方公布全国新冠病例是8.2万,死亡数3300,由于信息封锁,外界不知道中国真实的病役数字。美国情报界的一份送达白宫的机密报告,明指中国政府隐瞒病例总数和死亡人数。据一些被中国官方删除的社交媒体上的叙述,从武汉多家殡仪馆前家属排长龙领取骨灰盒的情景,就能推算出死亡人数不会只是政府公布的那么少。果然,在世界都质疑的情况下,4月16日中国发出消息,更正提高了确疹人数为82719,死亡人数为4632,据说有些武汉人死在家中,开始时没有被计算在内。即便这个新的数据,也不能取信于世界,一般认为实际数字远远高于此。中国官方的数据是不可信的,这是个公开的秘密。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日前报道称,美国政府内多个消息源表示,现在“更为相信”,新型冠状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目前国际各方的科学研究正在调查病毒的来源。作为首先爆发出疫情的国家,中国政府先是隐瞒疫情,之后隐瞒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并隐瞒病毒的真正来源,这使得全球在遏制这场大瘟疫的奋战中,错过最初的黄金时段,导致如今超过两百万人感染,死亡人数也高达15万多,数字还持续地增长。现在许多国家都指出中国的做法违反了国家法,纷纷提出向中国索赔的要求。英国智库亨利·杰克荪学会(Henry-Jackson Society)的研究报告里面就说,中国应当为新冠疫病造成的经济后果承担法律责任。另外,国际上100多位中国问题权威学者、政界领袖、活动人士联署了一封致“中国公民和海内外中国友人”的公开信,直接将矛头指向中共政权,他们谴责中国共产党政府隐瞒疫情真相,压制国内异见声音,导致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总之,这次疫情把中共的“画皮”扯下,世界认识到专制独裁体制是真正的病毒之源。

法广:为了有效地遏制病毒传播,许多亚洲国家或地区纷纷采用电子监控的办法,并被事实证明这种方式十分有效。您如何看待这种电子监控手段?

廖天琪:亚洲国家如新加坡、韩国、台湾的政府都在抗疫之时,采用了电子监控,用智能手机甚至信用卡消费纪录来协助溯源到新冠患者的行踪,他/她有怎样的社交网路,跟何人有接触,这被证明是十分有效的方法,能快速找到病毒扩散的区域,甚至源头。

据说,以色列对台湾的监控科技十分赞赏,该国自从911以来,对恐怖份子的防范已经使用科技追踪和局部封锁个人经济活动的措施,现在为对付更为凶险的病毒,总理尼坦雅胡表示将采取类似台湾的作法,如获内阁同意,会启用网路监控来定位确证病患的接触者。

至于中国,目前电子监控的范围更为扩大,手机用户必须装置一种定位软件,以便防疫人员随时跟踪定位,政府还要求民众在支付宝“健康码”的栏目里填写个人健康资料,从而被分成红黄绿三色,由此来定出个人的行动允许范围,谁可以出入公共场合,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等等。红黄二色的人需要自我隔离,(自我隔离者自然是插翅难飞,日夜受到监控),有绿码的人也非有恃无恐,数据根据此人所处位置,活动范围和健康状况而浮动,由绿转黄不是不可能的。

西方国家现在也在考虑用采数据化抗疫的方法,但是这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像中国或新加坡那样,把个人健康的情况和行动公开化,是大部分人不能接受的。欧盟于2018年通过了数据保护条例,强调个人信息是公民的人权和人格的一部分,隐私保护十分神圣,呼吁民众不要轻易将个人信息透露给商家甚至政府机构,个人隐私中健康状况和社交范围尤其属于自身秘密,任何公权力不可侵犯。如果疫情发展更为凶猛而有失控的趋势,那么西方有些国家在个人自愿加入的条件下,有可能采取韩国模式,即每人有个代号,只显示性别年龄,没有名字,这样多少可以保护部分隐私。据调查,德国甚至有半数的人愿意在疫情期间接受这类数据监控。

法广:各国政府真的能够把握好电子监控手段,做到“恰到好处”吗?

廖天琪:民主国家采用电子技术来对付疫情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西方法律极为尊重个人的隐私,德国等同于宪法的基本法,里面第一句就是“人的尊严不可侵犯”。所以我不担心西方国家在疫病无法控制的情况下,采用电子监控来对抗病毒的扩散。这不同于专制国家,像中国那种电子监控的“社会信用体系”,那是政府对个人隐私的全面掌控,从个人的社交范围、健康数据(包括女性的历假周期)、到消费习惯、阅读和兴趣爱好全都在内,每个人成了透明人,并且以此来打分数,决定奖惩。

中国采用电子监控、人脸识别种种方式不仅可以围堵病役,也可以围堵异议人士。如今在中国,所有对政府不悦耳的异音、异声可以立即监测到,异见人士天罗地网,插翼难逃。现下有疫病的藉口,电子监控就更肆无忌惮了。像被抓捕的公民记者李泽华、陈秋实、方斌等和维权人士胡志永,就是现成的例子。习政府乘全世界被新冠弄得焦头烂额,自顾不暇之际,抓捕了这些敢言的正义之士,想来“扰乱治安、寻衅滋事”甚或“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都可能当头罩下。

不过,我要补充一句,电子监控是把双刃剑,有利有弊,我不敢说西方民主国家就都能把握分寸,不会用它来侵犯公民的隐私,在跟踪病毒或打击恐怖份子或罪犯时,公权力有可能越界。只不过法治国家有法律保障人民的隐私权,也有媒体对公权力进行监督,个人权利还是比较能得到尊重。

法广:这场疫情必将重创经济,各国将采取怎样的手段应对?

廖天琪:这次突发的瘟疫属于纯粹的黑天鹅事件,由于生产停顿、经济活动停摆,许多国家的行业面临倒闭、破产,失业人口爆增,在疫情还看不到尽头的时刻,各国都纷纷抛出救援纾困计划,大国拿出天文数字的国家财力来帮助各行各业渡过难关。以美国为例,川普发话要撒2兆美元来支撑经济,给每个成人发一千二,儿童五百美元来刺激消费,这笔钱他真有吗?这是个问题。川普倾巢抛出的巨额刺激经济法案,是由许多利益集团代表提出本行业的需求,经白宫总汇,两党协调最后达成一致通过。其中共和党力撑石油、航空、地产金融,民主党代表工会、新能源、人工智能等中小企业,综合来看是持平的。这套刺激法案有可能提升长期萎靡的制造业,加大跟中国较为全面配套的制造业的竞争力。

再说德国,默克尔政府也及时订出相当细致的纾困计划,拿出几千亿的欧元来帮助面临困境的大中小企业。德国近几年来经济发展健康而强势,许多年都没有财政赤字了,国库丰盈,现在碰上天灾疫病,正是政府大手笔地帮人民,帮企业渡过难关的时刻。劳工法上,德国政府多年来就施行一种很理性有效的保障就业率的措施,就是所谓的“短工补贴”(Kurzarbeitergeld),如果一个企业在周转不灵的困难时期需要裁减员工的话,不必辞退他/她,只是减少工时或暂时停工,由政府负责保证此人67%的净收入,有时候比例更高,达到80%.这样可以保留一些职场上有经验的人,不至因为公司工厂暂时的困难而失业,保障以后复工的机会。这种措施使得德国的失业率始终能保持比较低,在5-6%之间,现在这个法子也再度能救场子,派上用场。

日前,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灾情惨重的国家,在财政频临瘫痪之际,提出在欧盟设立一个“新冠债券”(Corona Bonds),让经济实力强的国家,来帮助被疫病打趴下的国家。此建议被德国、荷兰等国拒绝。其实欧洲已经于2012年在欧元区内建立了一个“欧洲维稳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ESM),专门帮助欧盟内经济出现财政危机的国家,以往发挥了很大作用。德国原国防部长,现任欧盟委员会的新科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指出,将对这个“欧洲维稳机制”注入5万亿欧元,同时将德国的“短工补贴”制,推及到欧盟其他国家,协助各国困难的企业和失业者。

最后,我想补充一个题外话,我们谈的都是亚洲和欧美发达国家,如何抵抗流行疫病的情况,这不包括非洲,南美某些贫困地区,也不包括印度这个人口13亿的国家。那些地方,人民连温饱吃饭穿衣都成问题,更别提卫生医疗防护的条件了,在那里,人们往往连干净的饮用水都得不到,让他们如何经常用肥皂洗手消毒?人们群居拥挤在肮脏没有卫生设备的地方,如何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也许那儿的人们只能“群体感染”,待到超过70%以上的人都被“瘟疫”一遍,产生群体免疫体之后,才能继续过他们的苦日子。当然这种“政治不正确”的实话,是一般政治家了然于心,却不敢说出口的。

法广23/04/2020

阅读次数:7,1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