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雪松:善良者的坚持

Share on Google+

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整十年了。读唐先生《中国人权律师被吊销执业证后十年回顾》,文字平实却承载着跌宕沉浮的人生轨迹,令我心生敬佩,同时也备感愤懑。唐、刘律师的“吊照门”是中国司法界加速溃烂的标志性事件。此后十年,律师作为司法滥权的绊脚石遭受严酷的打压,步入了危难中求生存的阶段。我愿意在“吊照门”十周年这个时间节点上写下一点什么,以表达我对中国正义律师的支持与敬意。

我们都清楚,当下中国全方面的腐坏已经再难粉饰,单就司法领域而言,刚直正义的律师被污名化,被上电视,被冠以“煽颠”、“寻衅滋事”的罪名投入牢狱,饱受酷刑;正常执业的律师在坚守法律精神时亦不能免于被剥夺从业资格的待遇。

如果身为人类因为勇敢善良而受难,身为律师因为相信公义而饱经沧桑,如果是非变得如此颠倒,普通人难以不随波逐流以求明哲保身。但是,即便失去了健康、失去了地位、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声音,许多律师仍然没有屈服,仍然在坚持。他们为捍卫正义而坚持,为捍卫法律的尊严而坚持,唐吉田律师即是其中杰出的一员。

我想,坚持不是在秀情怀,不是做姿态,坚持也不是僵持。坚持是进取的,坚持是有目标的,之所以坚持,是为了把加在身上的侮辱与损害全部都去掉,把发生自己身上的不公正纠正过来,这不只是保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更是为了实现公正而从自我这里必须要走的一步。

我赞美唐律师的坚持,坚持不离开自己的职业领域,即使被迫害至流离失所,生计困顿,一名无法执业的律师也依然是一名律师。不能在法庭上辩护,就联合同道在法庭之外为自己辩护,为法律正名。

唐律师、刘律师是在2009年4月为一桩涉法轮功信仰的案件辩护后,被北京市司法局无理吊销律师证的。因为此案在庭审过程中不断出现有违常规的扰乱律师辩护、威胁律师的举动,唐、刘律师只能退庭以示抗议。北京司法局有意偏袒真正干扰法庭秩序的一方,反而对唐、刘律师做出了吊证的严重处罚,唐律师个人认为,退庭只是处罚的字面理由,其实在更早时,即2008-2009年,他们推动北京律协直选,是让北京司法局恼火的更深层原因。

在此,笔者想提出一个需要被正视的问题:在中国大陆,很多律师执业中遇到的麻烦、遭受的打压,都与各类敏感的维权案有关,其中最敏感的,就是为法轮功信仰群体做辩护。从高智晟律师遭受非人折磨,到唐、刘律师的被吊照,再到709对律师的大抓捕,对王全璋律师、李和平律师、李春富律师、王宇律师、谢阳律师等多位律师实施的恐怖行径……这些律师界受难的大事纪,起因都与为法轮功维权有着直接的关系。

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迫害是近几十年以来中国最严酷的政治迫害运动。它发起于20世纪的末尾,一直持续到今天,它给国家与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既深远又广泛。它以恐怖敲碎了社会的道德基础,也以暴力、无耻和谎言彻底毁掉了法律的程序正义和公正原则。事实上,很多时候对正义律师的打压就是对法轮功打压的延续。

这一群信仰者,大多数人都只是非常普通、和平淡泊的社会一员,他们选择的也只是一个放弃人间名利、只求精神升华的信仰,但不可思议的是,二十多年来,在中国他们却受到了非比寻常的残忍对待,公检法司就是打击他们的最得力的国家机器。而当这些无罪的所谓“罪人”被迫与法律打上交道时,法律呈现给他们的只有滥刑、完全没道理可讲的司法解释和粗暴随意的程序。如果说有什么人为这些受尽屈辱的人提供了帮助,那就只有这些有正义感、有勇气的维权律师。

谈到这些正义的律师,就得谈到法轮功群体;谈到法轮功群体,就少不得说到这些可敬的律师。当然还不止法轮功,正义律师们总是在受理着、关注着许多弱势群体的各种维权案件。于是人们发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现象,体制内的法律人士并不在乎法律,他们惟权势是瞻,打着法律的旗号却玷污着法律,使法律变成一纸空谈;而他们的对面,却是一群和平但不屈服的被告,一群面临危险仍铤而赴险的律师,他们背负伤害与屈辱,却依然在法律框架内顽强的维护公民权利,他们在努力让正义精神在法律的机体里复活,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公民行动!

从“吊照门”到现在,整整十年过去了,十年里唐律师一直是在颠沛奔波中度日;十年之中,又有“709”大抓捕等多起针对律师的恶性事件发生。环境初看起来是越来越糟糕了,但是我却还是对未来抱持着一种乐观。这乐观出自于我的信念,我相信因果循环而正道不灭;这乐观也源自于我们所见的现实:在最血腥、暴虐、龌龊的环境里,还有人没有倒下,还有人守护着良知、正义,就像在黑暗中守住了珍贵的火种,那么有一天光明就一定会驱散黑暗,为守卫着他的人们而绽放。近来世界波谲云诡,明里暗下的较量渐趋白热化,这更让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我相信:曾经的逆流而上者,会因形势转变而成为顺势而行者,他们曾经在困难中跋涉的足迹一定会成为闪烁的勋章。

阅读次数:3,1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