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杰荣、艾华:10年前,两位中国维权律师被吊销执照

Share on Google+

10年后,世人还关注他们吗?

阎纪宇(翻译),2020-05-02

10年前,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被吊销律师执照,他四面楚歌,但是绝对没有被击败。唐吉田在中国维权律师运动中扮演核心角色;这项运动对中国共产党的威权体制形成重大挑战,因此遭到北京当局全力镇压。

唐吉田才华洋溢、一往无悔,他原本是一位吉林省乡村地区的检察官,后来辞职,原因是无法继续参与一个问题丛生的司法体系。检察官任内,唐吉田必须监督死刑执行,有时过程中会出现可怕的差错;死囚遗体也经常被人糟蹋,让他难以忍受。

后来唐吉田成为律师,在中国南部地区执业。他注意到网络上一群维权律师的相关报导,这群为数不多的律师大部分活跃于北京,借由挑战刑事案件来对抗党与政府的滥权。于是唐吉田迁居北京,结交维权律师,为弱势者、受迫害打官司。作为刑事辩护律师,唐吉田与同事经常遭到司法单位、警方、党营律师协会的干预打压。

以2009年的一桩案子为例,根据何杨纪录片《吊照门》(Disbarment)的描述,唐吉田与同事刘巍当时为一位被指控“邪教”罪行的法轮功成员辩护,他们强调被告只是在进行宗教信仰活动,受到中国宪法与国际人权法规的保障。不仅如此,就像无数的法轮功信徒,这位被告遭到警方酷刑凌虐。然而,本案主审法官显然对法庭中一名党干部唯命是从,照本宣科主持审判过程,被告注定会被判有罪。唐吉田与刘巍在辩护时频频被法官打断,他们不想沦为这场闹剧审判的同谋,于是大动作抗议,当庭呈上辩护书,拂袖而去。

像刘巍与唐吉田这样的中国律师都明白,刑事辩护律师的处境无比艰难,想要改变情势,唯有推动广泛的体制改革。他们相信,变革有可能来自司法从业者。他们希望,如果从全国到地方的律师协会,能够让成员以民主方式选出领导阶层,这些原本由党控制的团体会更为独立自主、更能担负起保护律师权益的职责。如此一来,世人也将更有希望看到中国的司法程序改革与人权状况改善。中国维权律师因此发起一场民主化运动,主战场是北京律师协会;他们获得同业热烈支持,也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尽管2010年时的中国共产党领导阶层不像今日那么高压,然而共产党还是无法容忍这种反抗行为。唐吉田与刘巍立即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官方说法是惩罚他们2009年的法庭抗议行动,但人尽皆知真正的原因:报复他们发起的律师协会民主化运动。对此,国际社会观察家发出严正谴责。

两位勇敢的律师受到沉重的打击,人们原本以为这已是谷底,但情况急转直下。2011年“茉莉花活动”期间,中国维权律师遭到镇压,唐吉田是第一个“被消失”的律师。几名恶棍用黑色头套盖住他的头部,将他关进一辆有暖气的车子,送到北京一家旅馆,当时北京天寒地冻,恶棍们脱下他大部分的衣服,强迫他吹了几个小时的冷气。唐吉田被监禁超过两个星期,饱受酷刑折磨。获释之后,他被诊断出罹患抗药性结核病,后遗症至今仍然困扰着他。刘巍也遭到迫害,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执业,只能离开中国大陆,先前往香港,再转赴纽约。唐吉田留在中国,虽然已不具律师身分,虽然环境日益艰难,他还是继续与同事一起奋斗。

中国有许多恶名昭彰、逍遥法外的“黑狱”。2014年,唐吉田试图透过法律途径,解救几位被关押在黑狱中的客户,结果再度被拘捕、被刑求。他的肋骨断了好几根,对结核病缠身的他而言是严重伤害。

今年是唐吉田与刘巍遭吊销执照10周年,中国维权律师的情况很不乐观。2015年的针对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709维权律师大抓捕”让许多人被拘捕、被判刑、被吊销执照、被消失。习近平的专制独裁越来越根深柢固,迫害人权越来越肆无忌惮,中国的维权社群在恐怖手段之下噤声。自由民主国家与国际法律界如今正忙着对付新冠肺炎疫情等重大问题,他们还会关注这些状况吗?唐吉田与他幸存的中国同事们努力保持希望,他们有理由乐观吗?

*孔杰荣(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亚美法研究所创所所长,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

*艾华(Eva Pils),伦敦国王学院潘迪生法律学院(The Dickson Poon School of Law at King’s College London)法学教授。

*陈玉洁,香港大学法学院全球学术研究员,对此文章有贡献。

来源:风传梅

阅读次数:1,5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