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
维权网

在短暂的过去十天里,从重判媒体人陈杰人,到警方带走敢言法学学者张雪忠,到开庭审理前记者张贾龙,大陆当局打压言论媒体自由之战再度升温。

5月10日,维权网发布了著名学者、华东政法大学原副教授、律师张雪忠给全国人大及人大代表的公开信。该信呼吁当局启动政治改革与国民制宪程序,实现政治和平转型,并质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合法性,指出“全国人大代表”属于不具正当性的伪代表,“全国人大”则属于“非法组织”。同时,该信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正当性提出质疑。该公开信一经发布,便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第二天,5月11日凌晨1点,张雪忠被上海警方带走,当天晚间才让他回家。

就在张雪忠被带走之前十天,著名媒体人陈杰人被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经营罪、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百零一万元。5月13日上午,前媒体人张贾龙案也进入审理环节,涉嫌罪名为“寻衅滋事”。

陈杰人被当局以四大罪名重判十五年重刑,令海内外舆论为之大哗。回顾以往,被整肃过的在国内平台上发声的网络大V不计其数。一般说来,他们先后都会遭遇被封号禁言的命运。但是,被判重刑的却极为少见。陈杰人获重刑,令同行倍感震惊,昭示网络言论空间正在进一步紧缩,而敢言者正面临更大的危险。

陈杰人出生于湖南双峰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二十一世纪初毕业于清华大学法学院。曾就职于《中国青年报》、《公益时报》、《人民日报》、人民日报社理论刊物《人民论坛》、新华社《望东方周刊》、《法制周报》等多家媒体,并在《人民日报》、《纽约时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检察日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东方早报》等媒体发表过评论文章。

自胡温执政时起,陈杰人就活跃于舆论场,成为颇具影响力的媒体人和意见领袖。陈杰人特立独行、喜欢仗义执言,一路走来充满荆棘。2003年,陈杰人在《中国青年报》任职期间,报道武汉女大学生卖淫现象,不久即被解雇。2005年,担任《公益时报》主编时,他因为签发批评文章被解雇。2011年10月,因批评政府过多,又被《人民日报》解除人民网“江苏视窗”执行总编职务。

陈杰人在官媒体制内的遭遇,是众多体制内良心人士的缩影。因为多次被官媒踢出,陈杰人最终选择告别体制,开始了自媒体独立经营的生涯。通过微博以及个人的公众号平台,他针砭时弊、揭露社会和官场阴暗面,尤其是湖南当地的官场腐败丑闻。

倘若是在胡温时代,陈杰人的做法并不算太出格,因为当时大胆敢言的人不少,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媒体上,都能听到大陆良心人士的声音。但目前的环境愈加荆棘丛生,新闻言论管控日益严厉,媒体信息自由状况江河日下,大批敢言的媒体纷纷转向,而不计其数的敢言写手也收起了昔日锋芒的笔杆,有的干脆搁笔。而陈杰人则不同,凭借其巨大的影响力,一直矢志不渝地从事独立媒体的工作,因此而令官方不快,尤其令湖南官方恼怒。

2018年7月7日,陈杰人突然被当地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等罪名刑事拘留。两个月后,陈杰人被中央电视台“示众”、未审先“认罪”,逼供出自己“借舆论监督名义敛财”。良心人士被推上央视认罪,这是最近这些年不断上演的丑剧。在未经司法程序审理、在警方强制掌控中、在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所谓“自证”其罪显然无“自愿”可谈!这是官方的十足违法行径,已经受到严厉的国际谴责。

陈杰人在出事十几天之前,也就是同年6月25日,通过自己的个人平台发布了实名举报湖南省邵阳市市委书记邓广雁涉嫌严重失职和渎职的文章,引来了无数网民的跟帖叫好和点赞,令当地民众大快人心。正是这一举动,将湖南官场悍然激怒,陈杰人立即成为当地警方打击报复的头号目标。

经过近两年的审前拘押,陈杰人最终被判重刑。桂阳县法院通报称:“2015年以来,被告人陈杰人为谋取非法利益,凭借自己的‘网络大V’身份,利用信息网络有偿发布虚假信息或者负面信息,恶意炒作有关案事件,攻击、诋毁党政、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起哄闹事,敲诈勒索公私财物。”这段文字说白了,重判陈杰人是因言治罪、是对媒体人的政治报复。

离开官方媒体和体制之后,陈杰人的文字创作应该更为独立和大胆,在没有稳定经济来源的情况下,通过撰稿谋生,于法于理都是天经地义。帮助当事人击鼓鸣冤,提出合理的赔偿诉求,这也无可厚非。据认识陈杰人的朋友透露,陈杰人珍视自己的职业形象,不会随意地去捏造事实,更不会也不敢去敲诈勒索他人,更何况针对政府机关!

以言论而重刑治罪,显然没有吓退敢言良心人士。陈杰人获重刑后不到十天,张雪忠展现惊人的勇气,以“两会”为契机,公开向当局上书。虽然他被短暂控制后获释,张雪忠一如既往地为普世价值呐喊,让人颇为担忧他何时会再次落入因言获罪的魔掌。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一年一度的中国大陆“两会”开幕日期被迫推迟两个多月,将于5月22日在北京召开。官方公布这一消息,舆论认为,是为了昭示疫情防控已经取得成效,这场特殊背景下的会议被当成一个超越疫情的标志。与此同时,年年召开的“两会”也是代表们提出议案的时机。即使在“不许妄议中央”的禁令之下,充斥于提案库的往往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议案,有的甚至散发着溜须拍马的恶臭或沦为大众茶余饭后的笑料。

张雪忠借此机会公开致信代表们、实事求是地根据自己的想法提出建议供他们参考,却被警方带走盘问,以示威慑。倘若那些人大代表能真正自由代表民意,又何需张雪忠翻墙建言?直接向人大代表递交即可。然而,他的公开信,人大代表基本上是不敢见面接收的,即便签收邮件,也只能把它烂在抽屉里,更不能指望代表们相互转发。

张雪忠被抓这一事件,在大V云集的微信群里,没有人认为张雪忠触犯了法律。当局如果认为他的建议难以采纳,不理会便是,没有必要视其为违法行为、动用警方将其带走盘问。张雪忠被带走当天,5月11日,评论家余少镭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求求你们,别建言了,大清不值得”。该文历数了满清乾隆年间的李冠春等一大批因为建言而被杀头或流放者。这篇谈论历史的文字,在被人转发后,遭到“禁止分享”的处理。

细读张雪忠的公开信,不难发现,其提议与《零八宪章》的很多主张不谋而合。《零八宪章》发布了11年多,而推动这一文本问世的刘晓波则被迫害致死已近3年。这个时候张雪忠毅然致信人大,显示出《零八宪章》之精神不灭,影响之深远,其主张顺应历史潮流和世道人心,符合当前中国发展的需要,不管当局如何阻止这一潮流,作为普世价值的自由、平等、人权,也终将在这片国土上生根发芽,让中国融入世界文明主流。

张雪忠事发不到两天,5月13日上午,原腾讯财经频道编辑张贾龙涉嫌“寻衅滋事”案在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开庭审理。庭审过程当中,张贾龙认为其发布和转发的推特信息仅是自己的个人观点表达,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不构成犯罪。他的两位律师也均做了无罪辩护。法庭将择期宣判。

去年8月12日,张贾龙在贵阳家中被当地警方带走刑事拘留。检察当局曾要求张贾龙认罪换取轻刑,但被他拒绝。去年11月27日,张贾龙被起诉到南明区法院。起诉书称,自2016年以来,张贾龙在推特上发布大量诋毁党、国家和政府形象的虚假信息,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对付敢言人士,以前常用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现在,如果这个罪名靠不上,多半就用“寻衅滋事”。如今,“寻衅滋事”成了一个万能口袋罪,不管是网上自由言说还是上访告状、下跪喊冤等,都能用其精准打击。

根据起诉书的说法,张贾龙的遭遇是典型的因言获罪。现年32岁的张贾龙曾报道艺术家艾未未工作室遭到强拆以及“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维权等信息。2011年,他在网络上公开了中宣部的各种言论自由限令,并在2014年美国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访华期间应邀会面,当场批评中国的监控体系及网络审查制度,呼吁美国关注中国的互联网自由。

张贾龙随后被腾讯找借口解聘,从此便再也没有稳定的工作。张贾龙近年回到家乡贵阳生活,成为活跃的网络人士,但一直比较低调。他被抓前妻子刚生下幼女。此前,张贾龙的妻子发推表示,经过长时间的煎熬,得到了张贾龙案将要开庭的消息,她永远相信并支持丈夫。

自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灾难引发国际上追究根源、要求调查真相的浪潮,此时,这波打压言论和媒体的系列动作令人费解。疫情爆发后,当局高压扼制媒体,尤其是独立公民记者报道,打压吹哨医务工作者,封锁网络信息传播。目前这一轮对言论和媒体人的重量级打压,尤其在当前时局下,是在继续杀鸡吓猴、威慑任何敢言敢追求真相者?不过,这番打压可能越发让世人生疑,恐怕会继续为国际呼声添加柴火。如果真相已经昭然,无啥可藏,如果官方公布之疫情数据属实,为何处处设障、竭力捂盖?

2020年5月1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