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关于余文生诸事项的公开信

Share on Google+

原标题:许艳:关于余文生律师遭遇、余文生家庭和成长环境、余文生律师案现阶段的诉求、被打压部分经历、当局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请求国际帮助事项、要求中国政府事项的公开信

余文生律师在2018年两会前提岀修改宪法的建议;为多位709律师辩护与代理;代理人权、信仰类案件,失去自由。现在,第三个两会都召开了,仍然被关押中。余文生案件在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至今没有判决。一直不确定余文生被关在哪里?有没有遭到酷刑?他的身体现在怎么样?更不知道他还会被关押多久?

首先我想介绍一下余文生律师的家庭和成长环境。余文生律师的父亲是一位老共产党员,是解放前参加工作的离休老干部,在陆军、海军、空军都工作过,后来在北京的一所大学工作,再后来做外事接待工作。

因为工作性质,父亲需要看很多报纸,白天看不完,经常会把很多报纸拿回家看,余文生在不认识字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先进地方的报纸,先是看图,后来看字。

余文生出生在北京的一所大学,成长在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的一个大院长大,那个大院里面住着当时的国家副总理,余文生他小时候会跟副总理一起排队买肉馅,还看到过大院里的一些领导夫人吵架。

我是2002年和余文生结婚的,他跟我聊天时说过,他的父亲如果去中南海,门口的人都会很客气的把父亲接进去。当然不是因为他的级别高,余文生父亲的级别不高、很普通,是因为余文生父亲的资历老。解放前参加过打仗。属于离休老干部。

在2014年之前,有很多次,北京市的领导和中央的领导都有去家里看望过余文生的父亲。父母和我们不住一起,每次领导去家之前,母亲就会给余文生打电话说:小文啊,明天你带着许艳回来一趟,谁谁谁领导要来家里。

因为领导们是为了表示对离休老干部的关心与尊重,对两位老人都很客气,让老人做在上面,每次还要让老人说说意见。而他们毕竟是很高的领导,母亲每次让我们回去,其实,主要是为了让我回去,有人给领导沏茶倒水的。

不过,余文生律师的家庭,就是一个老百姓,一个领导也不认识,那些在位的领导,只不过是看望关心老同志的一个工作,走后,领导可能根本都不知道曾经见过谁了。

在2014年,余文生、我、孩子,还被带到人民大会堂里看演出,我记得那次演的是一个歌舞剧,《敦煌石窟》。

所以,从他的家庭成长环境,可能让余文生有三点比较特别:
一方面,他特别的注重饮食,在很多人还在为温饱发愁的年代,他们家就可以吃到黄豆、奶糖、带鱼、坚果等很多好吃的。我认识他以后,我知道,他一直很在意吃的,余文生很爱吃牛肉、坚果、鱼、豆制品、牛奶、奶酪、水果。他还注重每天摄取食物的品种数量,以前在家时,经常会数,我们今天共摄取了多少种食物,有没有达到科学规定的标准。

另一方面,让他很小就有机会看到什么是法治、文明、先进。

再有,可能是成长环境原因,让他的观念里没有官员与百姓等级概念。可能得罪领导他都不知道。

余文生是1999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的,在2014年之前主要做民商事案件,但他每年安排自己必须至少做一至两个公益案件,他的说法是回馈社会。后来,他代理到一些信仰、访民、拆迁、人权类案件,那时的余文生,看到了一些弱势群体的遭遇,对于一直生活比较优越的余文生,帮助他们的公益之心可能更加强烈;他也看到了公检法看守所一些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例如:不让律师会见。

2014年,余文生律师代理一个举牌支持香港占中的当事人,当事人定的是寻衅滋事,依法应该让律师会见,结果看守所不让,他坚持要求保障律师的会见权,也被抓捕,关了99天,遭到酷刑,回家12天就严重到必须去医院做了手术,而他在进看守所时的体检和当年的律师协会的体检中,身体都没有那个问题。

2014年,余文生从没有收到国保、警察的见面,连律协司法局都没有约谈过。香港占中,像一个大馅饼一样,一下砸到了余文生律师头上。从2014年至今,余文生律师从没有停止被打压迫害,而且是遭到非常残酷的对待。

先是北京市司法局,单独出文件,不让他年检一年;然后在代理709过程中,多次被约谈、恐吓、传唤;然后在律师执业证上下文章,注销他的律师执业证;然后是抓捕。

因为余文生做律师工作依法依规,从没有闹庭、没有投诉情形。于是司法局国保,通过施压让原律师事务所解聘、施压不让新所接受他的方式,注销了他的律师执业证。

当时6个月期满的最后一天,我们俩基本一夜没有睡,早晨约5点,我推推他,说:可能主任忘了时间,我和你一起去单位,求一下律师事务所主任,让他取回解聘手续,这样,就可以让时间延续,否则律师证就要被注销了!他告诉我,主任很聪明,他记日期也比我们清楚,如果他能保,不用去找,他没有那么做,现在去求他也没有用的。我一想,是啊,14年余律师失去自由,主任每个关键时期点都记得,他怎么会不知道呢。然后,他又说:现在要保住主任不用出事、保住律师事务所不要出事。我听后,坐在床边哇哇大哭,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在想着别人。他躺在床上装睡。

我们就这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律师证被政府注销、看着他的律师执业道路被断送、看着家庭的饭碗被砸了。

还没有结束,更残酷的是,它们把饭碗砸了后,依旧没有解气,然后又抓捕了余文生律师。至今已经失去自由约900天,一次也没有让辩护律师和我见他。余文生900天被与世隔绝、生死未卜、案件久拖不判。

目前案件的情况与我的诉求:

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约900天,被秘密开庭后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至今没有判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判。属于严重违法的超期羁押,也是极其残酷与不人道对待行为。

我现在的诉求是,要求中国政府:立即依法作出判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余文生律师案被剥夺的法律权利包括:
剥夺律师会见权
剥夺家属知情权
非法异地关押
案件没有立案信息,暗箱操作
不给法律手续,
剥夺通信权、购物权
人被关在哪里不确定,生死未卜
违法秘密开庭
严重超期羁押,久拖不决
找不到办案人员,依法应该告知的情形,从未告诉。

我的维权工作与对我的迫害:

2年半,我和律师,到达各部门现场约60次,全部不让会见和单位大门进不去。我写了约300封材料,一封回复都没有。

我在维权过程中,被警察传唤到派出所3次,让我脱光衣服检查、让我做老虎椅并把扣上、没有吃饭没有喝水。家被搜查5次。多次被限制出门,长期被安保。

请求国际帮助事项:

1、请大家理解,我家庭的遭遇,绝对不是一个个案问题,余文生律师如此多的法律权利不被保障,我家庭努力到竭尽所能都没有用,这样的无能为力,就可能发生在任何人、任何集体身上。

2、请求国际国家、国家人士,伸出正义之手,明确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对余文生律师案作出判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3、请求国际官员、国际人士,伸出人道主义救援之手,帮助尽快明确向中国政府要求:要去会见余文生律师,去确认余文生的生死、确认余文生有没有遭到酷刑、确认余文生有没有,像中国政府常说的一样依法保障权利。

要求中国政府事项:

1、北京市,徐州市公职人员有说过,它们决定不了,一直在等通知。请有决定权的领导,立即作出决定,下面如果等不到通知,可能会一直拖延下去的。这对余文生,对我的家庭,不公平。也是对法治的践踏。

2、请余文生案办案法官刘明伟法官、办案检察官李清泉检察官、办案警察北京国保队长陆凯、徐州国保队长宋某,如果等不到通知,自己依法作出决定,毕竟现在中国法律规定,案件终身负责制,你们是直接办案人员,请你们能从一位法律工作者的职业道德、从良知、从法律的角度出发,尽快作出一个问心无愧、对得起法治的判决。

3、如果政府不在乎法治,案件就是要久拖不判,对于一个老百姓来说,真的一点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我祈祷中国的法律,能在余文生律师案上让法治公平公义得以彰显,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最后,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与帮助。道路虽难,不放弃梦想与努力。谢谢大家。

许艳(余文生律师妻子)
2020.5.23

阅读次数:1,8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