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素莱:One Little, Two Little, Three Little Indians

Share on Google+

(左图)1868出版,吟游诗人表演的唱曲版本,Injuns是Indians的谐音。(右图)1869年出版,〈10个小印地安人〉已变成〈10个小黑人〉的歧视版本。

许多人的第一首英语童谣,除了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以外,应该就是〈Ten Little Indians〉了吧?旋律活泼、朗朗上口,在还不知道印地安人到底是哪里人时,小不点们拍着手掌,跟着家长跟着老师学习数唱,童音袅袅一二三至八九十,再倒数着十九八至三二一,这就学会了基础英语数目字。点算小印地安人,是世界各地英语学习的启蒙,深入骨髓,不信?你读到这儿真的没有跟着哼起来——One little, two little, three little Indians……?

念中学预备班的时候,为了这首童谣里的Indians是印地安人还是印度人,班上的印度同学跟我吵得面红耳赤,他坚持那指的是“我们印度人”,我坚持那指的是遥远美洲的印地安。想想也真怪,虽然英语称呼一致,都是Indians,但换成中文理解,一个两个三个印地安人变成一个两个三个印度人,咦?唱起来怎么感觉就走了样?如此与背景不符,我打死不同意,搬出哥伦布的迷路糊涂据理力争,两人几乎没打起架来。

时间一晃就几十年,待我住到印地安山区,对着印地安朋友兴致勃勃开口唱—— One little, two little……还没数到3,就硬生生被对方喝住:“你别唱!这首童谣会伤害印地安人的感受。你有想过吗?为什么要一二三地数着印地安人?”

对啊为什么?被这一问,突然不寒而栗,脑海掠过的是数百年前殖民者为了歼灭印地安人而推行的“头皮”政策,每上缴一片剥下来的印地安人头皮盖,获奖金若干。一片10片百片千片,从16世纪到19世纪,美洲大地原本数目上千万的印地安人只剩下400万,而美国疆土上到了19世纪末更只剩下区区25万。虽然欧洲人带来的传染病是印地安人死亡最厉害的元凶,但唱数印地安人,听在印地安人耳里终究是死神的召唤。

童谣的出现原与头皮政策无关,但追根溯源,1868年出现在黑脸吟游诗人表演(Minstrel Show) 里的〈10个小印地安人〉原版,内容充满对印地安人的各种挖苦、调侃。从10开始,数唱着小印地安人一一蹒跚回家、滑滚落地、严重同性恋、摔断脖子、一命呜呼、掉入地窖、烂醉如泥、落船溺水、擦枪走火,结婚归零。随后,歌曲发展出更多歧视版本,对象从印地安人转向黑人,吟游诗人表演本来就是白人抹黑了面孔拿黑人取乐的表演。10个小印地安人这时变成了10个小黑鬼,印地安人经受过的耻辱,轮到黑人们来承担。可怕的是这带着N字称呼的歌谣,还堂堂正正印成了童书,在欧洲多国以各种语言风行。

现在传唱的〈Ten Little Indians〉当然已是极度简约修正的版本了,作为计数游戏的童谣,它完全无伤大雅。不管曾经如何不堪,有人说那是历史的一部分,不需要刻意抹除,然而心怀不平的印地安人说:那是我们的伤痛,你不明白,所以你继续点算,继续传唱。当你过了百多年还再教下一代数唱我们印地安,我们的头皮,总有一天还是得落在你们手上。

来源:星洲日报 2020-02-03

阅读次数:4,1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