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Share on Google+

2020年2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刘明伟法官,超期羁押、久拖不判问题,进行了投诉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停止违法与不人道的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020年2月22日,许艳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显示对方不接收。

2月27日,许艳第一次通过邮政手机银行,向徐州市看守所余文生律师汇款。没有人接受,汇款在4月11日,被退回。

3月10日,捷克共和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言,表示,在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没有与人权和法治的进步相适应。呼吁立即释放余文生等人。

3月10日,欧盟对外发言人Vesna Pusić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欧盟严重关注人权捍卫者,律师和知识分子的拘留和审判,其中包括余文生等人,欧盟呼吁立即释放他们。

3月15日,许艳请北京市政府紧急启动保护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
通过EMS邮寄北京市市长陈吉宁:
北京市副市长殷勇:
北京市副市长张建东:
北京市副市长隋振江:
北京市副市长卢彦:
北京市副市长杨斌:
北京市副市长王红:
北京市副市长张家明:
北京市政府秘书长靳伟:
请求帮助事项:
1、立即去徐州市调查,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情况?有没有遭到酷刑?并请给予家属答复。

2、请北京市政府,明确要求江苏省徐州市政府,立即无罪释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

3、请北京市政府,以北京市政府名义立即向中央发文件,介绍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法律权利被剥夺和不应该被强迫失踪的情形;请求中央能协调与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依法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体现法治。

3月18日,许艳视频讲述余文生律师当人权律师以后的遭遇。

3月24日。台湾中央广播电台对许艳的约30分钟访谈。

4月13日,欧盟人权官员、法国人权官员与许艳吃饭。

4月18日,日本官员与许艳吃饭。

4月20日,美国国务院
发表声明。呼吁释放所有受到不公正监禁的人士,包括余文生等人。他们身陷囹圄仅仅是因为行使了自己的人权和基本自由,要求实行法治,争取社会更公平和更公正。我们仍然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治薄弱、任意监禁、对受押人员实施酷刑和继续侵犯和践踏境内个人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现象。我们敦促中华人民共和国恪守本国宪法对国际人权的义务和承诺。

4月25日,许艳在长城拍摄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850天视频。

4月30日,许艳发出向15国大使请求帮助余文生律师案视频。
请求事项:
1、请求大使们明确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对余文生律师案依法作出判决。
2、请求大使们明确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余文生律师。

5月8日,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针对余文生案被秘密开庭一年,没有消息,发表文章:在违法道路上走的最彻底的是徐州中院——强烈谴责徐州中院对余文生案久拖不决、封锁信息。

5月8日,国际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发表声明,前线卫士认为,余文生本来就不应该被拘留,更不应该在没有正当程序的情况下被秘密起诉和审判。他在秘密审判前后被长期拘留,得不到律师的帮助,这引起人们对他遭受虐待风险的严重担忧。前线卫士呼吁徐州市中级法院维护中国宪法和国际人权法规定的中国人权义务,毫不拖延地免除余文生的罪责,无条件释放他。

前线卫士同时表示,余文生是因为行使言论自由和捍卫人权而遭到当局任意拘留和起诉。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应该立刻对次案件作出无罪宣判,并将他无条件释放。

5月9日,国际人权服务社表示:去年的今天,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为什么开庭?因为他捍卫了基本自由,为其他维权律师做了辩护。一年后,没有判决书,没有任何信息,他妻子因发声而遭报复:这如何叫做《法治国家》?国际人权服务社强调,国际法很明确:秘密开庭是不允许的。国际人权服务社的要求也很明确:中国 必须立即释放余文生!

5月9日,保护卫士发表文章,秘密开庭一周年,余文生律师仍无下落。介绍余文生被警方强迫失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一种极易遭受酷刑和单独监禁措施,关押在离他北京家中700公里以外的徐州。介绍许艳和律师们多次奔波于北京和徐州两地,但始终未能见到余文生。

他的案件是如此秘密,甚至连法院(徐州市中级法院)网站上都未公布他的案件。它是如此秘密,一年过去了,案件判决书还未公布。它是如此秘密,至今余文生仍然下落不明。

为了标志余文生被秘密审判一周年,并持续关注他的案件,保护卫士在此公布一篇与许艳的采访。(注:该采访内容翻译自保护卫士同篇文章英文版)。

5月9日,苹果日报:【秘密開審一年】中共不判不放 專訪709律師余文生妻抗爭800公里:作好最壞打算

秘審一年無判決 政府機器毀滅痕迹
維權路艱 妻慨嘆:中國像沒余文生

5月9日,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 及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臺援網),发表联合声明。

余文生律师因於2018年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被羈押。余文生的家人及辯護律師始終沒有機會跟他會面,法院也超過法定期限沒有宣判,亦不釋放余文生。

关注组、支联会、壹台网严正谴责中国当局对余文生律师进行秘密审讯,以及长达一年至今仍不公布审判结果。

我们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律师;追究余文生遭剥夺正当程序保障的责任归属;停止阻挠余文生家属及其委任律师依法维权;违反公正审判所为之判决应予废弃。

5月10日,德国联邦政府人员专员科夫勒 (Bärbel Kofler)和法国外交部人权大使克罗凱特 (François Croquette)就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审判程序的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是“法德人权和法治奖”“的获得者。

余文生长期以来对中国法律对中国法治与基本人权的付出,令人敬佩。

在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审判的一周年之际,我们重申我们的担忧,既余律师的家人自从来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审判、判决结果和余文生律师个人处境的信息。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依据法治及遵守联合国相关公约中的正当程序原则,兑现中国领导人“依法治国”承诺。

5月11日,美国之音:余文生律师被秘审一周年无消息 多方关注其处境

5月11日,德国之声:专访:余文生之妻痛诉中国政府久拖不判

5月11日,自由亚洲电台:余文生秘審一年音訊全無 德法人權官員責有違國際公約
秘审一年音讯杳然 许艳:余文生恍如在中国消失

5月12日,ACAT_France继续要求公正对待余文生。

5月15日,北京市石景山刘国保维稳,我不配合他维稳,它骂我:别给脸不要脸。
它们之前限制我出门时,已经多次出现对我辱骂与推搡的行为。

5月18、19日,出门被人近距离拍照。

5月20日,21日、22日、23日、24日、25日、26日、27日、28日,连续8天,每天24小时,被北京市石景山国保、北京市八角派出所警察,等人,在楼下上岗,出门就多人跟着并举着手机录像。一个女的国保骂傻逼;跟着我出门时,并告诉门口疫情检查的人员,致使他们对我指指点点,负有损害名誉责任。

5月23日,中国人权支持会录制余文生律师的妻子介绍余律师的遭遇。
许艳介绍余文生律师遭遇、余文生家庭和成长环境、现阶段的诉求、被打压部分经历、当局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请求国际帮助事项、要求中国政府事项。

5月26日,保护卫士,秘密开庭一周年英文文章,发表20天过去了,没什么 改变,中国 律师 余文生仍然 不见了。

5月28日,维权网,余文生迄今生死未卜,许艳为夫维权路遥坎坷

5月30日,许艳拍照:
刘明伟法官
请立即对余文生律师案作出判决
余文生律师
已经失去自由871天
秘密开庭后386天
一次没有见到律师
一次没有见到父母妻儿

6月2日,许艳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刘明伟法官0516-85952263打电话,无人接听。然后给徐州市检察院0516-12309打电话,针对余文生案被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进行控告。没有回复。

许艳
2020.6.8

阅读次数:3,6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