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江:新冠病毒疫情中的新疆集中营

Share on Google+

2017年以来,中共在新疆把愈百万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关进了集中营。拥挤的牢房中,被羁押者不能同时躺下睡觉,只能轮流休息;数星期不见天日,几个月不许洗澡;每天只有在服用不明药物时才有水喝;每天每人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馒头,牢房中不时有人晕倒,被拖出去,不知生死。

中共称这种集中营为“教培寄宿学校”,每天的课程是唱红歌,参加升旗仪式,高喊口号,感谢习近平,祝其长寿,用汉语学习中共“解放”和“成就”新疆的课程。“学员”违反了“学校”的规定,不能通过测试,被罚禁食、坐老虎凳、不准睡觉、甚至被殴打并被吊在天花板和墙壁上,有的直接被判处长期徒刑,转入另一种监狱。经过一段这种“教育”,许多囚徒被迫长时间劳动。

有幸从这种羁押 “学校”中“毕业”,回到家后,他们将不得不与亲人一起接待中共定期走访的干部,接受猪肉和酒。在斋月期间,维吾尔人必须在家制接待干部,同吃同住,近距离接受监控。如有不从,再次被送入集中营。

中共将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关入集中营是70年来掠夺和殖民新疆的轨迹。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数千年来一直是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人的家乡,石油和其他自然资源丰富,面积占中共控制地域的六分之一。中共在新疆建立了核试验基地和高污染产业,导致了数百万人患病,数十万人死亡。从1950年初,解放军改制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其人数超过新疆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是集军、政、企三位一体的殖民组织。兵团占据整个地区的要塞,抢夺自然资源,监视和镇压非汉族族群。七五以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帮助大量汉人在维吾尔人聚集的南疆永久定居。1949年,维吾尔人占新疆总人口的75%,现在他们在自己的家乡已经变成了少数民族,备受歧视。

中共把对新疆的占领、殖民和掠夺描述为反对分裂、维护国家统一。九一一恐怖袭击后,中共在国际上使用全球反恐话语,以获取压制维吾尔人权的正当性。美国政府也视中共为反恐盟友,同意将中国当局所称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ern Turkistan Islamic Movement)列为恐怖组织。被标示的这个组织的境外人士自称他们制造了在中国内地和新疆的系列恐怖袭击,但是没有独立可检验的证据证明这些恐怖袭击与他们有关联,这些境外人士从来不能代表以非暴力方式争取权利的维吾尔人,他们在维吾尔人中也缺乏影响。中共利用这些境外人士的自我宣传作为压制境内维吾尔人权的借口。

中共将新疆作为“一带一路”与中东和欧洲贸易的中枢,纳入了全球物流和供应链,以反恐话语、去极端化,加快强制突厥民族汉化。中共把维吾尔和哈萨克民族文化视为对其帝国发展和扩张的主要障碍,强迫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与汉人通婚,稀释维吾尔和哈萨克文化和人口,禁止使用甚至烧毁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书籍,强迫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放弃自己的信仰和习俗,拥护中共,忠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将认为不忠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关入集中营,其中包括与境外有联系或访问过其他国家、年龄在15-50岁的人。集中营里的维吾尔人和其他人的孩子被送入孤儿院,集中接受汉化教育。

自从武汉封城后,官方严控新疆集中营新冠病毒消息,疫情期间与维吾尔人有关的民间消息有两条,一条是一些省疫情高峰期工厂无人工作,带着口罩的维吾尔年轻人被转移到这些工厂工作,尽管被传染的风险很高,但是他们没有选择,否则将被送入集中营。

另一个消息是在疫情期间,像许多武汉人,维吾尔人必须留在室内。维吾尔人没有时间做防疫准备,因此只能依靠运送的食物。等待食物的时间很长,年轻的维吾尔族男子呼救:“我快饿死了,我的妻子和孩子快饿死了。食物什么时候来? ”一位离开家被拦截的维吾尔老人问:“我应该吃楼房吗?”维吾尔人冒险外出购买食物,被威胁送入集中营。新疆集中营疫情消息仍是空白,有报道中国已经有三省五座监狱和少管所500多名看守和囚徒被感染。新疆集中营过度拥挤,恶劣的卫生条件,情况可能更糟。

集中营是专制政府或殖民当局为大规模清洗他们定义的异己、危险、不良人士或外族人士而建立的大规模拘留场所。中共70年来以集中营模式统治占领地区,劳改和劳教营、学习班、教育转化中心、收容教育,强迫被羁押者劳动,牟取巨额利润。新疆集中营以种族清洗和汉化为目的,是中共维持经济增长和扩张帝国霸权的方式。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2,27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