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征苏:生死五色中——生命的色彩

Share on Google+

生命是一条河。薛明德的绘画作品也是一条河。他的作品之河,吟唱着他生命这条河的悲欢苦乐,流淌着他生命中的苦难、压抑、欢欣、梦幻、向往、希望、爱恋等等。说不出他哪幅画最好,哪幅画是他的代表作。随着他生命的跌宕起伏,随着他心境与情绪的变动,他的作品不断在灵动变化,犹如色彩不息的舞蹈,但始终不离一个字:美!这种色彩构成的一种强烈的生命力,会撞击到你,给你的灵魂带来愉悦,但与他的意欲无关,这便是美的本质。

叔本华说:“每一件艺术品都只是为了直观地来回答何为生命那一疑问。”薛明德为什么要画画,当他七次坐牢时,他无法画画。对他来说,不画画勿宁死。他在监狱里,自制颜料,用砖瓦上刮来的灰,用野花榨出汁来,想方设法搞到松节油来制作最简单的颜料。在监狱里吃不饱,所有的人都在动脑怎么多吃一口,他却从口里省出活命的口粮,去与别人换囚服来做画布。当他画画的自由被完全剥夺时,他两次冒着生命危险越狱,直到他流亡海外,只为能够让他画画。只要有画画的自由,便感觉自己是个幸福的人。他为什么这样不要命地要画画?他为了名为了利吗?一个连生存都成问题的人,名利还有用吗?他画画,就是一种生命的需要!生命的召唤!这种需要,甚至超出了活命的需要。

薛明德崇尚个人奋斗,尊崇个体生命。他的绘画因其纯粹的审美品质,迥异于当时沦为政治附庸与工具的宣传画,与为工农兵服务的庸俗实用主义文艺观产生了剧烈的冲突,与整个癫狂的时代发生了剧烈的冲突,自然起到了对当时现存社会的反抗与颠覆作用,他个人为此历尽了苦难。有人把他比作“中国的梵高”,他从来无意于这样去比附自己,但在为艺术而背负沉重而苦难的十字架上,他并不亚于梵高。梵高哪里承受过他曾承受过的政治迫害与身体摧残。他多年后,还会做噩梦,在梦中被人追被人打。他的绘画,犹如他个人的历史长卷,记录了他苦难,多彩,不屈,美好,善良,正直的生命历程。他的作品,无疑又是他所处时代的一座精神宝藏,应该永远流传下去,告诉人们生命何为。

极致的迫害,产生了极致的色彩。他一直用他的艺术,去反抗压抑他生命与个性的一切极权、传统、世俗与庸众,去追求他生命的自由。他由自己的命运与苦难,思及整个人类的命运与苦难。而把这种思考与情感,化为他笔下的一草一树一花,给人类以生活的抚慰与力量,给人类以生存的诗意与方向。我想,这应是一切艺术的最高旨归。

薛明德的绘画,以其现代派丰姿,遥遥领先于时代。1979年,薛明德在北京西单民主墙举办民间巡回露天油画展览,英国的《每日电讯报》的原文写道:“这是西方第一次看到了中国的现代艺术。”法国的《费加罗报》这样报道:“这是中国文艺复兴的起点。”1980年8月,美国的《artnews》刊登关于他绘画的图文:

薛明德以其先验的、形而上的表现主义风格,与强大的庸俗的学院主义与写实主义相抗衡。又从公众中抽离出来,呈现为不媚俗的高雅艺术。拒绝向大众文化妥协。

薛明德的绘画,又因其丰富而深邃的审美话语,打破了标准答案式的单义性和说教式的意义诠释方式,向主题先行的意义诠释方式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也向广大受众的传统审美方式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他因其作品的实验性与先锋性,让他这样一位善良而正直的艺术家,总处于铤而走险的危难境地。

薛明德的绘画,鲜明的色彩,张扬的个性,狂飙的激情,每个笔触都带着来自生命深渊的创作冲动与力量,描摹了人类共同的纯粹的精神世界与心灵状态。他所深具的人文关怀,他所走过的心路历程,都沉淀在他的色彩里,表现为一颗纯正的灵魂,一种高贵的审美,一种博大的胸怀。彰显了他的艺术所抵达的艺术力度、深度与高度。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2,93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