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子:双神殿(1)

Share on Google+

番外·流影·一

那个银色的影子是神讲给神的神话。他并没亲眼见过。那时他立在沙滩上,西斜的太阳光华万丈地沉下去;他遥遥望见一头白鹿踏浪飞驰而来,上岸后化作女子的模样。

“你在看什么?”那女子状的事物问他,“不会是在等仟罢?”

没想到她会主动同他交谈。他于是听说了仟的名字。事实上他只是在看海;海——反复翻腾又恒久停滞,吸引他靠近又禁止他踏入。

“仟是什么?”他问。

“一个发着银光的硕大影子。形状像鱼那样。据说是上古的隳神,一直潜在海底。如果还没消散那应当是最古老的神明了,但它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现身。”

……他知道她是很长寿的神明。许久以前她有如无形的东风,昼夜拂过大地与海洋。尔后她化为寒绿的参天古树,枝叶繁茂,窃窃颤动。其后她又化为浅色皮毛的巨鹿,四蹄轻快,茸角发出幽绿的荧光。再后来人类的族群日益兴盛,她以女子形象示人,成为创生的母神。她确乎很长寿了,但仟比她更为古老。——那无面目、不言语的隳物神。静止在深海中央,光耀又洁白,优美的流线,如同银色的巨鲸。转瞬即逝的银光细末围绕它身,比大海上浮动的泡沫更为雪白,追随它如同千万闪烁的星辰追随月亮。

“……隳?带来死亡的神?”

她不以为然地注视着他,眯起杏黄色的带有黄昏色泽的眼睛。“不是带来死亡。它本身就是死亡。是死之后的结果而不是死去的过程,——这一点是很不相同的。”

……并不是非常理解。比起她所说的内容他其实更留意她说话的样子。她的长发以及双唇,海风中扬起的衣袂,以及牵住袖口的白皙手指。这样回想起来,她当时尚且拥有那种鲜活的气息;他能体会到一种生命的质感,如同雏鸟初生的纤细羽绒那样,温暖并且微微发颤。——她已经历无数岁月,但从不曾衰竭。依旧如此鲜活仿佛永远生机盎然的春天。

——可她毕竟不是春天。他们也不是真正的神。她变了,变得这样厉害,快得他不知这一切是哪一刻开始的。她捧着那些由晶石培育而出的混淆不清的物体,告诉他那是瑀的新生儿。“我就要有同伴了,祐。”她这样说。可那些新生儿简直不能称为活物,过快地死亡,烟消云散,灰烬都不会剩下。她说那是分娩但他只觉得她在徒劳地切割自己。最长命的造物也只活了四年,死去时身体由小女孩褪作幼鹿的模样。她费尽心思要保存那鹿形的遗体,在其消散之前将其沉于熔化的宏石棺椁中。于是那赤色的晶体凝结后中央留下一个难以分辨的空洞。确乎有些像鹿,但要说是马驹或是小犬也不见得不妥。这四足动物状的空缺便是她曾拥有子嗣的唯一证明。

他再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抱着那块石头。“聿瑾。……聿瑾!”他喊她,声音在漆黑空旷的神殿中回荡。然而她并不转过头来,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双手贴在晶石发凉的表面,只是沉思。跪坐在窗前,嵌进冰一样的月光里,好似银白的流影。丝毫没露出凄然的神色,只是显得有几分困扰。平静得令人寒颤。

……创生的神灵,常青的造物神。不会衰亡也不会缺损。但他感到她内在有什么早已被消磨殆尽。还没死去可是也不再是活着了。

“这孩子叫聿芥。”她终于冷冷地说,“我要将她埋葬了,像人类埋去他们死去的同伴那样。”

(未完待续)

来源:艺海潜行

阅读次数:3,3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