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7)

Share on Google+

罗中立,你忏悔了吗?!

在重庆市沙坪坝重庆纺织厂地区出了两个公众人物,一个叫作薛明德,即作者本人,另一个叫作罗中立,即是本章节我要直面的人物。

此人中年得志,得意,得势,官位做到了四川美术学院院长,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抱歉,恐遗漏官位恕不一一罗列。多年前,因油画《父亲》获金奖,名扬四海。

我们同在歌乐山中学成为校友,你高我两班。你德才兼备,勤奋好学,会吹笛,会拉小提琴,游泳、羽毛球、足球、田径你都算得上是好手。记得一天下午课外活动,你热衷跳高运动时发生意外,膝盖受伤。后遗症是你的身高不能控制地疯长,得靠注射针药得以恢复健康。你身高在1.8米以上,体重在170余斤,圆脸,五管端正,逢人露出笑脸,经常是怀抱大部头世界名著,还是学生会主席、团委书记甚么的。

后来,我们在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又成校友。你是63级,我是65级,我们都排行老二,我被你叫做薛二娃,我则叫你罗二。

转眼1966年8月,我们正在家中度暑假,院领导来信通知速返校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天上午,校园的钟声响起,全院师生员工在小操场集合。队伍中有同学高喊把院长王颂咸揪出来示众,紧接着李有行、沈福文、肖建初、张心瑞、冯建吴、冯星平、马一平——牛鬼蛇神、反动学术权威、地富反坏右、阶级异已分子,一个一个被反手押在背后,低头向毛主席请罪,向革命群众请罪。

我看见你,罗中立,站在被揪斗的老师——马一平面前,左手瑞着一个粗瓷碗,右手握着一个烂布团,布团在装满墨汁的碗里沾了黑墨汁,就往马一平老师的脸上涂抹,墨汁顺着大花脸往下流淌。

我仿佛看到了纳碎,党卫军式的罗中立在那些低头请罪的走资派,那些个个胆颤心惊,诚惶诚恐,受尽百般凌辱的老师们面前得意洋洋。

当天夜晚,我悄悄去到马一平老师的房间,带去我,一个学生对老师的安慰,我带去了自已写的一些小诗,一些美的理想。我轻声颂读着,是想让受伤害的老师减轻伤痛。

罗中立,你为你的疯狂、野蛮、残忍,曾伤害无辜,忏悔吗?!

你还用你握画笔的手制造了这个世界的冤假错案,让我蒙受耻辱迫害至今,成为了悲情浪漫主义者,悲情中的惨烈与你不无关系,你难道不会在恶梦中胆颤心惊。我宽恕了你,而你呢?罗中立,你忏悔吗?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贺征苏整理)

来源:艺海潜行

阅读次数:2,0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