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子:双神殿(7)

Share on Google+

第一章 管窥(五)

死了……真的死了。毒错人了。阳光已不再强烈,有些发白,显得稀薄。室内显得昏暗,天光点亮了这孩子的银发,使他在幽室中发着微光。承武并不认识这个孩子。年幼,昳丽,精致得像玉琢的物件。安安静静地,偏过头,枕着臂;柔软的双唇微微张开,看起来还在均匀地呼吸。但他并没有呼吸。躯体还没僵硬,但已经冷了。承武指尖轻轻按在他雪白的脖颈上。没有脉搏。

毒错人了。

“少司长又来了信。您看看吧。”

那信函用赤金的火漆封了口。卢西弗尔接过来,正反看了看。“这是第几封了?”

“第七封。”阿良答道,“从廿三日起一天一送,昨日还来了三趟。内容都是一般,说有要事商议,请您前去。——那时您还没到天城,我都一一辞谢了。人既是不在,催得再紧也无甚办法。”

——素珍楼乐池之下,还有一层地下室,这是为一般人所不知道的。光线昏暗,雕饰森然。地面由整块的昆吾石铺就,两旁的墙壁刻有精致的巨兽浮雕。几级楼梯下去,穿过走廊,就到了正厅。正厅开阔空旷,回音缭绕。每隔几十步就设有一对雄狮石雕,姿态各异,口衔灯火。尽头立有高台,台上再设石座。

阿良侍立一旁。卢西弗尔斜躺在高而大的石椅上,扶着右肩,显得有些疲惫。

“少司长——这人我听说过,是现任司长石葛以伯的第二子,名字叫石葛汤槐。但我同他素未谋面,并无来往。”卢放下信封,抬眼望向阿良,“——你觉得他这样急着见我是什么原因?”

“司长岁逾花甲,年事已高,兴许近日贵体抱恙……”

“所以急着请我去看病?”卢西弗尔嗤笑一声。

阿良也笑了:“您这不是出了名的巫医么!”

“真的?我怎么成巫医了?”“传闻您医好过青梓的王上,这事不假?”“——那算什么巫术啊。石葛氏当了这么多代大祭司,不正是以上古巫谕著称吗?要真请我这个外行人去作法,那也太丢面子了。”“那倒是。我值不过说笑说笑。”“什么呀,阿良!我同你讲正事呢。”

“——而且如果我是石葛汤槐,”卢接着说,“我还巴不得自己老子死了呢。那我这少司长立马就能转正。”

“也不至于这么心急。据说司长腿脚已极不灵便,离谢官也就一两年的事。其他子嗣不成气候,位子定是要传给少司长的。”

“但我听说以伯很宠他的小女儿,有没有这回事?”“是了,第七女石葛芜菁,天资聪颖,人称‘衍林巫女’。据说法力在少司长之上。”“那石葛汤槐地位不保啊。”“可再怎么受宠,司长之职总不能让女子得了罢?这可要闹出天大的笑话。”

卢西弗尔偏着头思索了片刻。“——这样乱猜也没用,我还是先把信拆了。”卢说着揭了火漆,刚将信封开了个口,一堆碎纸就从里面飘洒而下。

阿良拾起纸片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字迹,吃了一惊。原来里面并无来信,而是将之前以表谢绝的回信一一撕碎了,包起来一并还到了素珍楼。

“哟,这可相当不友好啊。”卢西弗尔随手捋了捋头发,冷笑一声。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1,6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