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子:双神殿(9)

Share on Google+

第二章 所思(一·二)

银制的鸾鸟,背部盛着烛火。烛泪汪在火光下,几欲滴落。她安静地躺着,双眼放空,望向烟雾。身边的晶石在缓慢地融化,那液态的宏石仿佛血水,沾湿她的发梢。

“姐姐,姐姐。”“我在。”

清依柔和地注视着她,指尖抚过她的面颊。

“我做噩梦了。”

“你梦见什么了,小亚?”

“我梦见了黑色的豹子。”

镂有瑞兽的紫铜香炉,散着乳白的薄烟。那烟雾盘绕着,终于稀薄了,轻浅了,消失不见。

“姐姐,再陪我说一会儿话。讲故事给我听吧。”

“好。你想听什么?”

“讲厄刻提拉吧。”

清依于是又讲了这个故事。——“厄刻提拉是一颗无上的宝石。银白而透亮,闪耀在天际,光芒点亮大海。据说它拥有不竭的力量,只要得到它,任何愿望都能实现。

“造物神与隳物神都将它寻找。为了夺取这块宝石,双方伊始激烈的争斗。瑀量所及之处,树木百草疯狂生长;隳量所及之处,河流海洋冰封冻结。——但两位神灵都没有取得胜利。天空化为彻底的黑暗,骤黎就这般可怖地降临;带来死亡与绝对的消逝,连神祇都无法躲避。

“瑀和隳都被骤黎吞噬,厄刻提拉也遗失于漆黑的洪流。自此再没人见到过那夺目的银光。一切成为神话,至今为人流传。”

自然他很清楚地记得苏醒的那一天。对他来说那是一切的开始。他模糊地意识到自己躺在代棺里,冰冷的雨点淅淅沥沥打在身上。到处都积了水,水里长出高高的荷叶与莲花。花苞盛放,随后凋谢,随后又盛放。开开合合。谙的世间。

……他还记得这个世界,他只是忘了自己。他想起繁多语种,想起整个灵界,十玉与亚诺什,王座上的示若氏。但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一点都想不起来,好像有关自我的每一个字符都被剔除掉了。

谙……

“谙神玄湟是我的哥哥。”

唯独这句话留了下来,翻来覆去地回荡。雨变成雪又变成雨,湿漉漉的发丝粘在前额与面颊。……我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存在了多久?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然而他的记忆只说:“谙神玄湟是我的哥哥。”

他听见水波搅动的声音。有人淌水来到他身边;他认出那就是玄湟。他记得这张脸,这额头、鼻梁与双唇。俊朗且标致。他记得这浅灰的头发,蓝色的眸子。湟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仔仔细细地端详;仿佛在竭尽全力,要把他刻进眼中带走似的。

……发不出声音。身体与意识之间并无连结。双眼不由自主重又阖上,一切归于黑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个艳阳天。玄湟就守在他身旁。代棺已经蜕开了;他坐起来,手撑在沙地上。听得见海的声音。四周景色,看起来像是岛屿。

“身体恢复了?”湟平静地问他,“有没有异样的感觉?”

他摇了摇头。肢体倒很灵便,但空缺的记忆还是没想起来。“……哥哥。”他望向玄湟,试探性地喊道。

湟先是凝视着他,随后低下头去,手掌贴着前额,似乎不堪重负,必须休息片刻。“想得起自己的名字吗?”过了一会儿玄湟问道。

他摇了摇头。“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你叫玄殁。”

这个词……这个词很熟悉。是的,这应当是自己的名字。

代棺逐步干枯,像秋末的树叶。随后化作极细小的粉末,在发咸的海风中四下散去,同粗糙的棕褐的沙砾混杂一体,最终消失不见。他已不需要它了,像蝴蝶不需要蛹那样。

“——记不起来也没关系。”玄湟站起身来,“不论发生什么,你是我的弟弟,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1,2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