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10)

Share on Google+

于美好:久违了!

我写这个章节是为了纪念过往的深沉岁月留下的辛劳和悲哀。因那个黄锐的星星回顾文章中,先后两个版本都不痛不痒地写到了你的缘故,我被触动。

在接受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的礼物之时,我现在不得不把它打开。怀带感恩之情,感谢过去曾有过的好时光,因了缪斯的光照、荣耀与衷心的祝福,让我们一起回到从前,回到难忘的1979年。

3月2日,下午,你出现在万人攒动的人群中,你因要找巡回露天画展的主持人,我来到你的身边。这一天,是我从千里之外的家乡重庆来北京城,在长不足100米的西单民主墙举办油画展览的初始。

你说,看到张贴在王府井街口中国照相馆旁的广告,关于这个私人的画展,联想到会是街头马戏那样的东西。你当时的工作单位在颐和园照相部,职业是在暗房里修理底片,正在中国照相馆培训。

当你看了这一批画在纸板上大小不一的怪异的油画时,你受到了感动。我从你对我的信赖,感受到你升华的审美美感,直觉到你不吐不快的欣慰,而消除了陌生感。

在黄昏暮霭,在北京3月的寒风吹拂下,我被你微微摆动的披肩长发,在长安街华灯初放的照射中,好似撒落了串串紫罗兰色的珍珠一样,甜美的吸引了我,我们谈了很多,一见如故,那一刻成为了好朋友。

几天之后,我接受怡和公司驻北京饭店5035房办事处,金发碧眼美国公民黎德的邀请,连同展览的油画进了警卫森严的北京饭店作客。我在与你通电话时,你说有你的油画想拿给我看看。一阵不可言状的喜悦,我说:好,我就来见你。

在王府井街口,在中国照相馆对角的街边,你匆匆打开浴巾包裹着的,你珍爱的,经你的手描绘的油画。它们都是画在一张张硬纸板上,是那种相片包装的纸板。

我几乎是半蹲半跪,心跳加速,我能听到心脏搏动的咚咚声,热血沸腾,我激动不已。天呀!这是甚么油画?!之前,在众多同行中我不曾见过的唯美、单纯、不同凡俗的构图样式,饱满的色调,明朗的色泽,透出淡淡的忧郁,幽远无尽的神秘混合着高贵与平和,至善至美至诚的自觉……浑然天成的自由。

对了,是自由的心境引导着你,也只有当你手握画笔时,你是自由人,当你放下画笔回到暗房,进入到世俗中时,自由也离你而去。

我从你所有的油画中,看到了你在呼唤自由,你想成为自由人,你应成为自由人。

6月的一天,大约是我们相识100天时,你突然失踪了。三天后我去到你的家,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你的父亲在这里教授英语。

我遭遇到了麻烦,在扣留数小时盘问后,我机智的应变与对方三人周旋后,得以在放行时被告之:于美好现在隔离审查,不可见外人。

几天后,6月13日晨3点,我被非法逮捕了,他们把我装进了一辆绿色的上海牌轿车。29年过去了,我仍记得这辆车牌号码:31-22338。

从那时起,你离开了我,难道永远我们不再相见?我打心眼里不信。你的艺术,你的油画,你的身影和微笑,那全部的印象化成暴风雨后西边天际的彩虹。

在1993年前对我的专政胁迫的艰难困苦时,一次一次陷入牢狱灾害,是那彩虹的美丽,安慰、鼓舞我这个不羁的拓荒者去追寻彼岸的新的希望。我现在生活在北美大陆多么期待着某一天你的到来,追逐你的梦想成为自由人。

有热心人问我自由了吗?我扪心自问自答:15年前,踏上北美大陆美丽的土地,我在通往彼岸的荒原中,我自由了,成为了自由人!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贺征苏整理)

来源:艺海潜行

阅读次数:2,8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