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子:双神殿(10)

Share on Google+

第二章 所思(三)

世界于是可以划分。变动的即是灵界,稳定的即是实界。人类于是可以划分。身处灵界的即是灵人,身处实界的即是实人。

……司物神如是行至生命的终点。至此,灵界与实界彼此分隔,再无接触。

“四年前那场天灾你还记得么?”玄湟问道。

——那片临海的土地,玄殁苏醒之处,名为盖瑞嘉德。它原本三面临海,是亚诺什极西的半岛;而今连接了两块大陆,只有东南角与西北角能望见海洋。

“天灾?”玄殁重复道。他对当下并无概念,“四年前”这一描述可谓毫无意义。

“就是骤黎。被人类称作天灾。——那时你受了很重的伤。很严重。我以为你没办法活下来了。”

玄殁沉默了片刻。“……失忆是后遗症?”

“兴许。”

莫名消失、又莫名出现的盖瑞嘉德。挑起十玉与亚诺什的纷争,诡谲并且不幸。数百年来,亚诺什和十玉都是两块独立的大陆,中间隔着不可逾越的渺海。没有船只抵达过彼岸,双方于是从未往来。然而四年前,亚诺什遭受天灾,盖瑞嘉德一夜之间完全消失。一座半岛居然会凭空不见?人们只得猜想,盖瑞嘉德兴许是为海浪吞没。——可它实际上是进行了“漂移”。它出现在了大海的另一边;十玉的住民发现临海之处猛然多了一片土地。

就这样一眨眼间挣脱了亚诺什,投入了数万里之外、十玉的怀中;盖瑞嘉德像个狡黠而不忠的情人,并且长着风的翅膀。更不可思议的是,时隔四年这半岛又忽然间重返家园,破开海面,使十玉与亚诺什——它的新主人与旧主人——凭借它的躯壳相连。

……两大帝国就这样接壤。无法跨越的渺海被一整块陆地跨越。是十玉在移动还是亚诺什在移动?……这一切怎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完成?——灵界的人类感到惊诧,不过什么事都不会让他们惊诧太久。神灵与他们共住,半神所行之处伴随烈焰与雷鸣。城邦被天灾摧毁,天空被裂缝撕碎。根本没有常理这一说,那么陆地这样反反复复也大可顺其自然。

人们担心的是战乱。十玉和亚诺什都是穷兵黩武的国度。不过,亚诺什强大而好战的领主已死于那场天灾,下一任继承者还十分年幼,现在执政的是已故领主的长兄示若休。示若休年老力衰,生性懦弱。他并不想与十玉正面冲突,于是尽力周旋。战争暂未爆发,军队隔着盖瑞嘉德僵持,双方虎视眈眈。

“……万一打起来,肯定是两败俱伤。”示若休焦头烂额,“不,不能打仗。难道就没什么办法不打仗吗?……神迹,神迹快出现吧。”

神迹真的出现了。就在这个关头,谙神玄湟出现在了盖瑞嘉德。

玄湟是生而为神的。神就应当是如斯模样。不老的容颜,停滞于二十余岁,身躯永远匀停年轻。面貌英俊,是一种标准而正统的英俊,似乎哪里都不应再增减一分。眉眼凌厉,是神所应有的敏锐。神情肃穆,是神所应有的庄重。而在这严正的神态下,他也常会微笑。那笑容,包容、稳重、点到为止,仿佛是精心锻造出来,专门为了体现至高的尊贵与博大的谅解。

亚诺什的每一个子民都信仰他。他曾长久地驻足人间,然而在四年前的那场天灾中不知所踪。人们甚至担心他遭遇不测,因为据说那灾难的力量也能够杀死神灵。不过他此刻归来了,毫发未伤。以绝对的威压平息即将燃起的战火,为灵界众生带来安定与希望。

——“盖瑞嘉德从今以后即是神明之地,不再属于人类中的任何一方。私自踏入者,即为渎神之人。”

立下此规定后,玄湟回到了亚诺什的王城莫叶。同时带来一位名为玄殁的陌生神祇。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1,2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