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刘晓波逝世3周年全球连线纪念活动侧记(上篇)

Share on Google+

2020年7月13日下午2点,在肯彭市基督教托马斯教堂纪念刘晓波,祭坛上挂上了来自香港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横幅标语,铺设在祭坛上地上巨大的“We stand with HONG KONG”字幅,表达了对香港变天的不满与愤怒。图/田牧

2020年7月13日下午2点,肯彭市(Kempen)基督教托马斯教堂(Evangelische Thomaskirche)的钟声,再次在云霄间回荡,这钟声为刘晓波的英灵敲响, 悠远绵长,似乎在云天中召唤著:晓波,你在天之灵有无感知?

管风琴奏响了沈稳肃穆的音乐,仿佛开启了尘世与天堂的对话,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晓波凡间无数的友人们,心中怀着隐痛,脑海里浮现了他临终前瘦骨嶙峋拥著爱妻刘霞的身影;下一幕的场景:在独裁政权的导演下,晓波骨灰被强行撒入大海,随着骨灰撒下的洁白的花朵,是凶手掩盖自己手中血迹的道具,它没有一点真正意义上的哀思和忏悔。但是晓波的精神依然永存,每年这个忌日,全世界有千万人在心中真诚地怀念他。

晓波的“受难日”,也是晓波永远的纪念日,追忆活动在教堂中隆重而庄严地展开,有当地中国和德国友人,以及来自荷兰、比利时、奥地利的香港人、中国人和维吾尔人现场参加,同时全球网络连线进行,由纽约的“明镜电视”实况转播。

肯彭市(Kempen)基督教托马斯教堂(Evangelische Thomaskirche)。图/田牧

刘晓波与德国肯彭市的缘

刘晓波从未抵达过德国肯彭市,深探此“缘”,这背后的故事如何来说呢?

先说人缘,我们曾写过德国的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的故事。当年,库讷牧师从电视新闻中获悉,中共政府判处刘晓波11年牢狱重刑,不准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前往奥斯陆领奖,令库讷牧师十分愤怒。从这一年开始,每年的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库讷牧师会带领肯彭市莱茵马斯职业高校(Rhein-Maas Berufskolleg Kempen)数百学生,赶到400公里之外的柏林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示威,声援刘晓波。库讷牧师曾起誓:每年的世界人权日我都会带领学生来此为刘晓波、为中国人权示威抗议,直到晓波出狱一天。自刘晓波逝世后,每年的7月13日,既是刘晓波的“受难日”,也是刘晓波的纪念日,库讷牧师都会选择德国某教堂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

再说地缘,自2011年起,在肯彭市一次次举行以刘晓波为主题的活动,莱茵马斯职业高校的讲学活动,教堂里举行的弥撒活动。肯彭市,是一座古城,有800多年的历史。十四世纪末,此地诞生了一位欧洲著名宗教作家,托马斯·冯·肯彭(Thomas von Kempen),他与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一样,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圣人。今天的肯彭市(Kempen)的城市名,是不是源自这位圣人,不得而知。有一点令我等惊讶,库讷牧师的语言,有如圣经中语言,简洁、直白、智慧与哲理等,是不是也是源于这里是宗教圣地的缘故?

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7月15日库讷牧师与我们也是在这座城市的这幢教堂,为晓波举行了悲壮而肃穆的追悼会。也如同今日一样,这幅刘晓波的特写,安放在教堂的祭坛上,模拟巴丢草所画的晓波与刘霞相拥的布画也挂在大堂里。只是今天的祭坛上,又多挂上了来自香港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横幅标语,铺设在祭坛上地上巨大的“We stand with HONG KONG”字幅,表达了对香港变天的不满与愤怒。这应该也是一种缘吧?

库纳牧师(左)与廖天琪。图/田牧

库讷牧师告慰天国晓波的话

晓波,你三年前去世了,你妻子刘霞去海边祭奠,你的骨灰被撒进了大海,我们想念你,我们的心与你相连。你走了,但你呼唤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声音,尽管在中国长久地被遏制,但它照亮了世界每一个角落,点亮了人们心中那盏智慧之灯火。圣经上说:“你要为那些被遗弃的人们发声”。那么我们怎样替那些被禁言的人传递声音,让大家都听到呢?

掌权者怀疑一切,把人民视为敌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不存在信任,国不国,家不家,这是人类的灾难。我们并不恐惧,不怕死亡,因为我们有仁爱,有善良。自然我们比有权力者强大,统治者怕失去权力,始终处在恐惧中,权力是他们的命根子,失去了它,便一无所有……

库讷牧师对习近平发出质问

习近平先生,你听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声音吗?

你听见迪得利希·朋赫夫的声音吗?

你听见人权家马丁路德的声音吗?

受难者向统治者呼喊:

你们可以把我们关起来,夺走我们的自由,把我们关进劳改营,施加酷刑,把我们跟家人分开,杀死我们,焚烧我们的尸体,把骨灰撒入大海。但是我们不放弃!我们的希望不会被摧毁,因为神就在我们身旁。他用爱,承载我们,守护我们!

普京、习近平、阿萨德,你们听到生命的福音吗?即使你们不让救援物资送到苦难的叙利亚人民手中,你们的手正扼杀着生命、希望和自由。但每一颗种子在萌芽,它是生命的种子,变革的种子,被屠杀者的种子:这种精神的力量注入青年一代人,他们为一个正义、干净的世界而努力。

不论是环保活动家格雷塔·藤贝格,香港人权份子黄之锋,还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玛拉拉·尤萨弗采,成千上万的人跟他们一同走上街头,基督徒也跟他们并肩,你们敢去碰他们!

和平之链超越边境、跨越洲际和语言,把我们连结在一起。这条链没有恐惧,不畏强权,不受利益的诱惑。和平之链从神那里获得智慧,赋予我们和解与团结的力量。在这个和谐的大家庭中,我们都是追求正义、自由与和平的弟兄姐妹。有权力者播种猜忌、诬陷、对立。我们播种爱,播种和平的力量与和解的勇气。

主啊,我们请求你,让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从创伤中疗愈,让她在德国感到安逸。

主啊,我们请求你,照看维吾尔人,让世界知晓他们的苦难,并帮助他们。

主啊,请你照看秋雨教会的王怡牧师,还有陈展及那些冤狱中的人,让他们获得力量,刑期尽快结束。

主啊,我们请求你关照香港的民主运动,不要让示威者跟政府军发生冲突。

主啊,让世人的人权都得到实现。

追思仪式过后,全球联网会议开始,下面是部份友人的发言

胡平。图/田牧

胡平:刘晓波对国际社会的忠告

中国民主运动理论家、《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道:三年前的今天,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因肝癌延误治疗病逝于中国沈阳。噩耗传来,我们都感到深深的哀伤、沈痛,义愤填膺。三年后的今天,我们举行全球连线活动,纪念刘晓波。晓波人死了,但精神不死。晓波的骨灰被洒进大海,有大海处就有晓波。对刘晓波最好的纪念,莫过于传播他的思想。刘晓波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思想遗产。这里我要谈一谈他给国际社会的忠告。

刘晓波在十三年前写道:“我的担心是,面对当今世界的最大独裁国家中国,现在的西方人可能再犯一次大错误。”刘晓波说:“国际主流社会必须高度关注的事实是:今日的独裁中共与自由世界的博弈,已经完全不同于传统的极权苏共,中共不再固守意识形态及其军事的抗对,转而致力于发展经济和抛弃意识形态的广交朋友,既在经济上进行市场化改革并力求融入全球化,又在政治上固守独裁体制,全力防止西方的和平演变。君不见,钱包鼓起来的中共政权正在全世界展开金钱外交,它已经变成其他独裁国家的输血机,它用经贸利益来分化西方同盟,它用大市场来利诱和要挟西方大资本。而面对经济实力迅速提升的独裁大国,如果它的独裁崛起得不到来自外在的强力制约,继续对中国的独裁式崛起采取绥靖主义,就将重蹈历史覆辙,其结果,不仅是中国人的灾难,也将殃及自由民主的全球化进程。所以,要遏制独裁崛起对世界文明的负面效应,自由世界就必须帮助世界上最大的独裁国家尽快转型为自由民主的国家。”

十三年过去了,刘晓波的声音,逐渐被国际社会所听取。国际社会正在醒悟,但是还不够。我们的责任是,让更多的人们、让世界倾听刘晓波的声音。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的大使谢志伟。图/田牧

谢志伟:刘晓波的名字孕育了和平勇气与长存之意

谢志伟是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的大使,这位外交官也是语言文学家,他以刘晓波名字的三个字来分析。古希腊哲学家Perikles曾说“自由的秘密在于勇气”,“勇”和“涌”同音,涌动如波,平缓有节奏那么晓波名中就包含勇气与和平的意义;“晓”乃晨曦,驱赶黑暗,迎来光明;“刘”和“留”同音,刘晓波以勇气,以平和的方式拥抱光明,精神永存。

旅德作家廖亦武告诉谢志伟,2014年11月9日,晓波从狱中传信息给他,说自己所说的“我没有敌人”,指的是“我没有私敌”,意下是表示“公敌”是有的。谢志伟延伸“公敌”所指,就是犯下反人类罪的中共政权,对于一切异议人士、维吾尔族、图博人、台湾人,乃至如今在国安法下被肆虐压迫的香港人,甚至文明世界,他们面对的就是这个“公敌”。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去年被罢职,如今又被拘捕,就是明证。德国总统施坦迈尔(Frank Walter Steinmeier)日前说过,中国的港版国安法,是双重的违法,首先是违反香港基本法,再次违反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声明》里面明文列出,在“一国两制”原则下,中国确保香港本身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维持“五十年不变”。如今北京再次在世界面前失信,自毁长城。

苏晓康(左)与王丹(右)。图/撷自蓬佩奥推特

苏晓康:晓波死,和平转型亡

著名苏晓康,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为电视纪录片《河殇》,与王鲁湘等人合作撰稿,提出中华的黄河摇篮流经黄土高原,产生了“黄土文明”,跟所谓的西方“蓝色海洋文明”作为对比,而风靡了中国文化界,可谓“六四”的思想启蒙。苏晓康说:“三年前,当晓波的骨灰被沈入海底时,中国和平转型的门就已关闭了。他虽获诺奖殊荣,但是死时,世界却保持沉默。而今世界面临新冠病毒,才猛然觉醒中国的强势和横霸,可能已经为时已晚。2002年晓波对我感叹道,当年八九学运民运的道德资源已经沦丧。他提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从当年意气风发的反传统青年,蜕变为一名温和成熟的圣徒。我也认为中国必须走非暴力的和平转型,才是代价最小的一条路。”

王丹:西方绥靖政策造就了一头怪兽

六四的学生领袖王丹,如今已是一位成熟的历史学者,他说:“‘零八宪章’刚推出前,我还跟晓波通过话。中共的专横阻止晓波领取诺贝尔和平奖。国际社会多年来采取绥靖政策,如今面对一头经济怪兽,欧美都束手无策。只有当全球进行民主连线,达成共识,结束中共的一党专政,才是正确的道路。我们要年年纪念晓波,继承他的精神遗产。”

田牧(左)、廖天琪(右)与严家祺(中)。图/田牧

严家祺:习近平的专制独裁到了新的高峰

刘晓波为08宪章和中国民主献出了自己的生命。2012年12月,全世界13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及其妻子刘霞”,后来又有一百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联署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遵循人道主义原则,允许刘晓波到美国治疗。记者当面向习近平发问,习近平听到了,就是置之不理。刘晓波生命的最后5年,是在习近平的监狱中渡过的。可以说,刘晓波是习近平时代为中国民主奋斗的第一个死难者。

王国兴(民阵召集人,来自荷兰,代读严家祺稿)。图/田牧

对一百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要求置之不理,说明习近平根本无视全人类的呼声,今天,全世界都看到,一个这样对待刘晓波和一百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习近平,是怎样把一个健康的、充满活力的、朝气蓬勃的香港,关进监狱,习近平要把整个香港像刘晓波一样置于死地。

习近平对刘晓波、对新疆维吾尔人、对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对维权律师、对许章润、许志永和苦难深重的天安门母亲、对香港的作为,已经使全世界不可理喻。习近平的专制独裁,已经创造了世界的新高峰。没有人会相信,可以长期停留在这种顶峰。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著名汉学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图/田牧

黎安友:中国知识份子讲真话的风范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著名汉学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回忆:“ 1989在哥大做访问学者的晓波,经常跟胡平在一起,热烈讨论天下大事。八九风云之际,他匆匆赶回北京,我当时正在学术休假期间,没跟他道别。”黎安友介绍新进出版的一本英语的晓波纪念文集——刘晓波之路,从黑马到诺奖桂冠(The Journey of Liu Xiaobo, From Dark House to Nobel Laureate),书中收集了晓波好友、同志们怀念、分析他的思想的文章。可见中外知识界都没有忘记他,为争取宪政的努力和精神。现在北京抓捕了清华的许章润,这又是一个敢于讲真话,不屈服暴力的人,知识份子的高贵精神,生生不息。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5,35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