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各方悼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称其精神永存

Share on Google+

7月13日是刘晓波逝世3周年,中国内地全面阻挠民众纪念刘晓波,网络封杀纪念刘晓波所有相关文章和讯息。刘晓波生前好友成立的“晓波助澜会”发表声明,赞扬刘晓波一生的理想是要让中国内地民众能像香港民众一样,可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有免于禁言的自由,相信刘晓波看到今日香港被摧残的情况,亦会痛心不已。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3周年,他的友人组成的“晓波助澜会”发出声明指出,从1989年起,纪念“六四”事件的烛光每年都出现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港人为了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不屈不挠、风雨无阻地呐喊了31年。然而在2020年的六四之夜,“共产恐惧已降临香港。港人开始为自己的自由和前途呐喊”,指香港正在失去对言论自由的保障,恐怕连刘晓波都没想到。
据声明指,刘晓波一生的理想,是让中国大陆民众能像港人一样有免于恐惧、免于禁言的自由,过上真正开放的生活;如今香港被摧残至此,刘晓波一定也会痛心不已。声明说,中美关系在“六四”后第8年恢复正常,中国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包括刘晓波在内的很多人曾认为,全球化和经济高速发展能为中国带来民主转型的契机,而刘晓波2008年主持发布的“零八宪章”就是关注到这一期待。没想到却为他带来囹圄之灾,甚至付出生命。
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同为《零八宪章》的首批连署人。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刘晓波对于中国的民主运动贡献很大,因为他持续二十多年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民间抗议活动,而由刘晓波所起草的《零八宪章》更是将中国的民主运动“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而在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眼中,刘晓波一直希望透过“殉道”的精神来唤醒中国人民的“民性”。他告诉德国之声:“当他第三次坐牢出来后,刘晓波觉得中国人已把民性都遗忘了,所以他当时认为中国必须出一个像哈维尔那样的人物,去唤醒中国民众。刘晓波以自己坐牢与殉道去唤醒中国民众,他是中国的甘地,也是中国的马丁·路德·金。”
香港支联会星期一晚间为刘晓波举行全球线上悼念会。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面对港版国安法,支联会仍会坚持港人悼念的权利。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德森对美国之音说,刘晓波的精神持续激励中国和世界各地的人们对正义的追求。
索菲·理查德森说:“过去一周,我们一直想着他和他非凡的伴侣刘霞,以及发生在这个国家的勇敢的活动人士身上的事情,像是陈伟和黄琦,或是其他在拘留中去世或释放后不久去世的人。这很动人。人们要的不仅是尊严,还有正义。中国各地的活动人士持续教育着人们,倡导积极改变,将案件带到法庭上,以各种方式纠正错误,非常了不起。这正是刘晓波著作的核心所在,即便面对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镇压人民的政府,人类精神依旧要求正义。”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13日报道:刘晓波逝世3周年 生前寄望的香港也沦陷

今年7月13日是刘晓波逝世三周年。

7月13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3周年,刘晓波生前好友成立的“晓波助澜会”发表声明,称赞刘晓波一生是要让中国内地民众能像香港民众一样,可以有免于恐惧,免于禁言的自由,但现在连香港也开始失去自由。刘晓波的生前好友也赞赏刘晓波有关殖民地论述具有前瞻性。
本周一是刘晓波逝世3周年,中国内地全面阻挠民众纪念刘晓波,网络封杀纪念刘晓波所有相关文章和讯息。刘晓波生前好友成立的“晓波助澜会”发表声明,赞扬刘晓波一生的理想是要让中国内地民众能像香港民众一样,可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有免于禁言的自由,相信刘晓波看到今日香港被摧残的情况,亦会痛心不已。
刘晓波逝世三周年民众看不到未来
山西太原一位不愿具名的商人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在言论自由被剥夺的非常时期,人民只能在心中纪念刘晓波:“对于刘晓波我不是了解太多,当然他的名字很多人知道,他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这个我清楚。今天作为他逝世三周年忌日,并在自己对于政治的异议,服刑期间去世,也感觉到很无奈,在这种政治环境中,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
“晓波助澜会”声明称,香港是中国与自由世界之间唯一的视窗,刘晓波生前多次表达对香港的热爱。香港作为中国唯一一个言论自由的堡垒城市,以及唯一可以公开纪念“六四”的城市,相信刘晓波亦无法想象香港加速内地化与共产化,以及香港正在失去对言论自由的保障。声明相信,即使有颠覆政权罪或《港区国安法》,亦禁绝不了人们的反抗。

2008年6月3日,刘晓波在被拘留之前在北京接受采访时发表讲话。(AP)

刘晓波曾主张中国要像香港一样被西方殖民化
刘晓波生前友人马强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在刘晓波学术思想中,早期争议最大的就是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论,当时他很难接受,但是随着时过境迁,特别是近年来当局所做作为,以及大部分民众的麻木,反倒认为这恰恰是刘晓波高瞻远瞩的高论:“晓波先生说的三百年殖民地的问题,其实一个最好的借鉴就是香港曾作为英殖民地之后,她所产生的社会结构及公民意识,内地就完全不同了。港人的公民意识完全成为进入世界主流的现代文明。那么中国停留在农耕文化,阶级文化,在这种文化中,无法自拔。”
刘晓波在肝癌恶化之际未能及时接受治疗,2017年7月13日在服刑期间离世。刘晓波逝世的噩耗传来,很多民众为此痛心。回忆和刘晓波为友的年代,马强说:“我和刘晓波相识大约是1999年前后,当时他被劳动教养刚回来,当时朋友托我帮他装了一台电脑,就此相识。印象中的刘晓波是典型的知识渊博,温文尔雅的学者,而且还很有幽默感,和他一起交流很舒畅。”
微信圈以“三周年、空椅子”纪念
刘晓波去世三年来,反观中国内地民众的言论自由受到公权力的压制,民众不敢在网上提及刘晓波的名字,部分网民用“海祭”、“空椅子”或“三周年”表达对刘晓波的纪念。
长期关注刘晓波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本台说,境内民众如果要纪念刘晓波只能悄悄进行:“主要就是海祭,在中国大陆,你自己搞没事,有可能在这敏感的日子,大连警方会有人在海边巡视,只要你是公开进行,哪怕你是发微信朋友圈,都可能成为当局的打击对象。刘晓波的纪念不能碰。我今天看到有人在朋友圈发图片,都没有提他的名字,就提三周年,就提海祭,就提蜡烛,就提空椅子。”
香港支联会周一晚8时举行“刘晓波逝世三周年悼念会——我们都是幸存者,在2020年的香港纪念刘晓波”,民众通过演讲、音乐、诗歌悼念刘晓波。
刘晓波忌日前夕,无国界记者上周五(7月10日)表示,目前至少有114名记者和维权人士被关押在内地监狱,有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至少10人健康堪忧。无国界记者组织认为,刘晓波不屈不挠对抗中国政府镇压,是争取自由的表率。
▲德国之声(DW)7月13日报道:刘晓波逝世三周年 廖亦武:他以殉道唤醒中国人
7月13日是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逝世三周年,香港支联会也预计在晚间8时举行一场全球直播的悼念会。德国之声访问了维权律师滕彪与异议作家廖亦武,他们除了认为中国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变本加厉”外,也表示如果刘晓波仍在世,他会认同并支持香港人的反抗行为。
(德国之声中文网) 周一 (7月13日) 是中国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逝世三周年,长年关注中国人权发展的香港支联会预计于周一晚间8时举办“刘晓波逝世三周年悼念会——我们都是幸存者,在2020年的香港纪念刘晓波”的活动,透过演讲丶音乐与诗歌朗诵来悼念刘晓波。
2008年刘晓波发起与参与起草了一份名为《零八宪章》的宣言,这份宣言也迅速得到303位中国异议人士与知识份子的响应,但同年12月,刘晓波便被中国政府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次年年底,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同为《零八宪章》的首批连署人。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刘晓波对于中国的民主运动贡献很大,因为他持续二十多年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民间抗议活动,而由刘晓波所起草的《零八宪章》更是将中国的民主运动“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而在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眼中,刘晓波一直希望透过“殉道”的精神来唤醒中国人民的“民性”。他告诉德国之声:“当他第三次坐牢出来后,刘晓波觉得中国人已把民性都遗忘了,所以他当时认为中国必须出一个像哈维尔那样的人物,去唤醒中国民众。刘晓波以自己坐牢与殉道去唤醒中国民众,他是中国的甘地,也是中国的马丁·路德·金。”
“对许章润这些人的打压,实际持续很多年了”
回首刘晓波逝世三年内中国公民社会所发生的变化,滕彪认为很明显的是习近平上台后,对待政治犯或良心犯的手段可说是“变本加厉”。滕彪说:“他抓的人更多丶抓人判刑的标准也更低,然后很多政治犯也被判重刑受虐待,也有人在狱中死亡。出狱后很快就去世的也更多。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比过去江胡时代更严厉,这也可以表明中国政府他的危机感,因为民间力量的成长壮大对他的政治体制构成严峻的挑战。”
廖亦武则认为,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几十年来从未停止,而在过去几年,他认为中国对于言论的管控,更是从国内延伸至国外。他告诉德国之声:“如果不是中共在香港施行国安法,西方人仍然很天真把中国当做一个贸易伙伴,但贸易背后就是一个意识形态的渗透。中国政府对包含许章润教授在内这些人的打压,实际上已经持续很多年了。”
“刘晓波会站在对抗专制极权这一方”
对于中国在香港施行《港区国安法》一事,滕彪与廖亦武都认为,香港示威者能从刘晓波当年发表的作品与对抗中国政府的手法中,得到一些启发。滕彪指出,刘晓波因长年试图在中国推行民主运动,所以对于中国专制政权的分析与批判是相当深刻的,而他认为香港示威者能从这些经验中,得到一些心得。
他告诉德国之声:“刘晓波的学术积累以及生活与反抗的经验,让他对中国专制政权做出非常深入的剖析。另外,刘晓波几十年来不断入狱出狱的经历,这也是香港抗争者正在实践的。”
对于中国在香港施行《港区国安法》一事,滕彪与廖亦武都认为,香港示威者能从刘晓波当年发表的作品与对抗中国政府的手法中,得到一些启发。滕彪指出,刘晓波因长年试图在中国推行民主运动,所以对于中国专制政权的分析与批判是相当深刻的,而他认为香港示威者能从这些经验中,得到一些心得。
廖亦武则认为,包含黄之锋在内的许多香港人,应该学习刘晓波当年的做法,在中国政府试图强硬施行特定的法令时,“更大声的发声反抗”。他说:“我看到黄之锋与许多香港人正在这么做,那如果他们能坚持反抗的话,其实中共有一天会瓦解的。”
滕彪说,他认为香港示威者采取的“和理非”与“勇武”并行的抗争方式,是非常重要的。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从过去刘晓波的文字来看,他应该会站在对抗专制极权这一方,他不会去反对香港的反抗。”
“我没想到默克尔会走在反方向”
异议作家廖亦武则认为,虽然德国总理默克尔曾于2017年在汉堡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针对释放刘晓波与刘霞一事直接与习近平交涉,但在过去几年,他认为德国却未如当初,针对人权议题向中国施压。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没想到今天的德国默克尔总理正在走向当年她为刘晓波争取权益时所走的反方向。她对香港国安法的议题保持沉默,而德国的经济部长还说德国不该作为别人的道德导师。我觉得德国在对待香港国安法的态度上,处于一个危险的处境。”
滕彪指出,虽然西方国家近年来对于中国的态度有逐渐转变的趋势,但他认为西方国家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仍是以利益或地缘政治作为主要的考虑点。他向德国之声表示:“西方国家需要把普世价值,包含人权与民主化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因为他们在一些重要议题上的政策仍未把人权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西方国家应重视中国人权与民主化
滕彪认为,虽然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德国政府协助下,于2018年7月顺利抵达德国,但他认为这并不能说明西方国家长年来有努力在人权议题上向中国政府施压。他告诉德国之声:“西方国家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注与声援,一直都不够的。90年代,西方国家曾与中国有过一些人质外交的谈判,有些重要的政治犯提前被释放到西方国家。但胡锦涛上台后,这样的作法基本上也没有了。”
异议作家廖亦武则认为,虽然德国总理默克尔曾于2017年在汉堡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针对释放刘晓波与刘霞一事直接与习近平交涉,但在过去几年,他认为德国却未如当初,针对人权议题向中国施压。
滕彪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越来越强,西方国家也越来越看重中国的市场与商机,所以自从六四天安门学运后,西方国家对中国一直采取接触政策,也就是并未把推动中国民主与人权放在重要位置上。
他说:“西方国家觉得在中东推行的政权变更让他们有惨痛教训,效果也不好,所以他们不愿意在中国推动民主化,尤其是政权变化。此外,他们认知到在部分重要议题上,西方国家仍须与中国合作,所以他们不愿在人权问题上过多向中国施压。”
▲美国之音(VOA)7月13日报道:被控非法组织香港六四烛光晚会的13人出庭应讯

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左三)和香港支联会成员以及支持者在西九龙法院应讯前合影。(2020年7月13日)

 筹组香港铜锣湾维园悼念六四31周年烛光晚会的香港支联会成员以及香港媒体名人黎智英等13人,星期一(7月13日)前往西九龙法院出庭应讯,他们被控煽动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会。
收到传票的这13人包括: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与邹幸彤、秘书蔡耀昌,以及常委张文光、麦海华、尹兆坚、赵恩来、梁耀忠、梁锦威,以及工党主席郭永健和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由于六四当晚现身维园也受到相同指控。
香港媒体报道,法官决定将此案押后至9月15日再出庭。控方庭上曾要求各被告以1000元现金担保,并要求禁止其中7名被告离境,以及每星期要向警方报到;但法官认为,控方选择用传票方式控告,等于认定被告没有潜逃风险,质疑案件在没有重大变化下,法庭没有理由向被告加设任何保释条件,因此决定不接纳控方要求。

资料照:六四31周年数以万计香港人首次“非法”进入维园参加烛光悼念集会。(2020年6月4日)

香港支联会过去30年从未间断举行悼念六四烛光晚会,但2020年警方以新冠病毒疫情为由,禁止香港支联会举办这次活动。尽管如此,六月四日当晚仍有大批港人继续进入维园点燃烛光,人潮最多时6个足球场内都有人到场悼念。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警方是因为政治原因禁止这次集会,是借疫情进行打压。
控方则指称,这13人六四当天在维园喷水池外非法煽动其他身份不明的人,在无合法权限或无合理申辩理由情况下,参与一个未经批准的公众集会。
李卓人星期一前往法庭时说,香港政府、警方应该出庭接受审判,因为他们压制了悼念六四的权利。他说,根据基本法,这种做法是全盘剥夺民众的权利。

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左三)和香港支联会成员以及支持者在西九龙法院应讯前手举刘晓波遗像和悼念六四无罪的牌子呼喊口号。(2020年7月13日)(2020年7月13日)

星期一出庭应讯前,被控的上述13位人与支联会人员一起,手持“反对政治检控”、“悼念六四无罪”等中英文标语,高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大幅照片,一路高喊口号,缓缓走向法院行进,并在法院门前发表讲话,默哀纪念刘晓波去世三周年。
刘晓波是中国著名人权活动人士,他因直言不讳,2009年参加零八宪章运动,以及其他“颠覆”活动被判入狱11年。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因肝癌去世。
▲香港立场新闻7月13日报道:晓波助澜会:若他知悉今日香港被摧残至此 必定痛心不已
今日(13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 3 周年,其生前好友成立的「晓波助澜会」发表声明,表示刘晓波一生的理想是让中国人民,能像香港人一样拥有免于恐惧和禁言的自由,若他知道今日的香港遭摧残至此,必定「痛心不已」,又指极权和恶法也禁绝不了人们的反抗,「颠覆政权罪也罢、《港版国安法》也罢,最后只会沦为非法之法,荣光之罪」。
声明以「克尽晓波未竟之志 是我们唯一的路」为题,指香港是中国与自由世界之间唯一的窗口,也是自由主义对抗共产极权的前沿,刘晓波生前曾多次表达他对香港的热爱,香港作为中国唯一一个「言论自由的堡垒城市」、唯一可公开纪念六四的城市,共产恐惧却在今年的六四之夜降临,「香港人开始为自己的自由与前途呐喊。晓波生前曾说过,中国需要三百年才能变成香港今天这样。孰料,晓波身后的香港,居然加速内地化与共产化」,相信刘晓波也无法想象香港正在失去对言论自由的保障。
声明提到,刘晓波一生「念兹在兹」的理想,就是让中国人能如香港人般,拥有免于恐惧、免于禁言的的自由,过着真正开放的生活,若他知道今日香港被摧残至此,「虽痛隔天人,但晓波一定会与我们一样,为此痛心不已」。
晓波助澜会指,刘晓波未竟的使命,落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民间抗争亦从未断绝,「决绝抗争的谢文飞,守护记忆的端点星,关注中国未来的厦门聚会」。湖南维权人士谢文飞曾因声援香港「反修例」运动而被捕的;北京志愿组织「端点星」把主流平台及微信资讯内容备份,多名义工因在网上收集及更新新冠肺炎疫情资讯,因而遭警方拘控;一批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因出席在厦门举行的公民聚会而被逮捕。声明指这些都是在过去一年被标签为「违法」的人与事,但极权和恶法也禁绝不了人们的反抗,「颠覆政权罪也罢、《港版国安法》也罢,最后只会沦为非法之法,荣光之罪」。
声明指,刘晓波一生奋斗的事业会「薪尽火传」,需要这代人及更多的中国人一起努力,「这不仅是为了不负晓波的期许,也是我们在当代中国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首要问题。路漫漫而修远,这是我们唯一的路」。
▲苹果日报7月13日报道:刘霞定居柏林2年 时间抚不平伤疤
刘晓波去世后一年,丧夫的刘霞终于获得自由,前往德国迎接新生活,一圆亡夫希望她出国治病的遗愿。刘霞在柏林定居2年,学德语、画油画,努力适应新生活,以为时间抚平了伤疤,事实上伤痛如影随形,对亡夫的思念丝毫没有减退。刘的好友、中国资深媒体人贾葭向香港《苹果动新闻》说,刘霞仍然未能走出伤痛:「她很少(提到刘晓波),反正就是一个不大好提起的话题。」
「她现在仍是每天晚上3点多睡觉,早上10点钟起床。她觉得待在德国生活很闷,经常失眠,有时候会情绪失控。去年春天,我和刘霞一起在日本玩了几天。」现居柏林的刘霞仍维持在北京的生活习惯,贾葭说,刘正在学德语,但认为德国生活沉闷,曾提到想移民日本,并持续创作:「她画的是油画。在北京,她还有60多幅画没有带出去,没有机会做展览,因为运不出去。她画画很慢,一个多月才画完一幅,还得是全神贯注地画。」
贾葭又指,刘霞很少提起刘晓波,显然她仍然未能走出伤痛:「她很少(提到刘晓波),反正就是一个不大好提起的话题,我们一路(在日本玩),她主要都是讲她在德国做什么,然后问我的情况,然后问国内朋友们的情况,基本上都是我说的多、她说的少。」离开中国时,她仍挂心在北京的胞弟刘晖,刘晖至今仍受严密监控。(香港《苹果动新闻》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3日报道:今祭刘晓波去世3周年
今天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3周年,他的友人组成的“晓波助澜会”发出声明,指刘晓波一定对失去言论自由的香港感到痛心,并认为他的事业会薪火相传,道阻且长,却是唯一的路。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刘晓波逝世3周年,友人指:他一定为香港现状痛心。
13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3周年,他的友人组成的“晓波助澜会”发出声明指出,从1989年起,纪念“六四”事件的烛光每年都出现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港人为了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不屈不挠、风雨无阻地呐喊了31年。然而在2020年的六四之夜,“共产恐惧已降临香港。港人开始为自己的自由和前途呐喊”,指香港正在失去对言论自由的保障,恐怕连刘晓波都没想到。
据声明指,刘晓波一生的理想,是让中国大陆民众能像港人一样有免于恐惧、免于禁言的自由,过上真正开放的生活;如今香港被摧残至此,刘晓波一定也会痛心不已。声明说,中美关系在“六四”后第8年恢复正常,中国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包括刘晓波在内的很多人曾认为,全球化和经济高速发展能为中国带来民主转型的契机,而刘晓波2008年主持发布的“零八宪章”就是关注到这一期待。没想到却为他带来囹圄之灾,甚至付出生命。
据声明认为,中美关系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后陷入冰点,中美脱钩意味着中国和自由世界脱钩,也意味着现代化转型的中止,因此,他们对中国和平民主转型的可能性,抱持“完全、极度的悲观”。但声明指出,在万马齐喑的时代,民间抗争也未曾断绝,而颠覆政权罪、“港区国安法”都将沦为“非法之法,荣光之罪”。而刘晓波一生奋斗的事业仍会薪火相传,需要更多中国人一起努力,“路漫漫而修远,这是我们唯一的路”。
据中央社,刘晓波是中国著名学者和民运人士,1989年参加天安门学运后曾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起诉,但法院以他说服学生撤离广场为由,免除刑事处分。他在2008年起草提倡和平改革的“零八宪章”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2010年在囚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017年6月,刘晓波因身患肝癌末期获准保外就医,同年7月13日病逝,终年61岁。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3日报道:刘晓波好友廖天琪称如刘在生也会赞扬港人是智者勇者
因涉及文字狱而被中共裁定煽动颠覆国家罪名监禁至病逝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其好友廖天琪告诉苹果日报,如果刘今天在生相信他也会说:“香港人,你们是智者、勇者,继续你们捍卫自己权利和尊严的争抗,世界站在你们这一边,我也是你们最坚定的战友。”
广告
根据报道,廖天琪和德国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纳(Roland Kühne)牧师今日(13日)发起主会场设在德国西部肯彭市(Kempen)基督教托马斯教堂的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纪念活动,全球网络连线同时举行纪念活动。电视系列片《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等将会参加。此次会议将加入反对港版国安法,声援与支持香港维护自由民主斗争的内容。
刘晓波生前好友野渡告诉苹果日报:“现在是越来越无语的时代,晓波如果在生的话,上个月他就应该自由了。他所希望的一个民主中国是越来越看不见希望,他原来最关注的香港,他一直对香港抱有感情,毕竟每年六四烛光晚会,焦点也都在那里。他绝对想象不到香港的局势会发展成今天这样!”
廖天琪为悼念刘晓波而特意在苹果日报撰写文章,内容提及2007年晓波在“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的文章中说:“香港回归十年,对北京政权是荣耀,对港人却是悲哀……但北京政权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蚕食着香港的自由,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香港的新闻自由。”廖的文章又指:“作为仍然生活在独裁大陆的我,为每年‘六四’忌日闪亮在香江畔的烛光而感动,更为自2003年以来的争取‘双普选’、‘七一’大游行而振奋……因为点燃这不灭烛火的,是港人珍惜自由、维护正义和反抗暴政的良知。”
她说:“读到晓波这段话,再看看今日香港在中国‘港区国安法’的凌辱、压迫下的喘息呼喊,令人扼腕。13年前晓波就说:”普通港人才是政治智慧和道义精神的富有者‘,那么今天,他会说:“香港人,你们是智者、勇者,继续你们捍卫自己权利和尊严的争抗,世界站在你们这一边,我也是你们最坚定的战友。’”
报道指,刘晓波生前忧心中国政治,亦对八九学运有无限内疚及遗憾。他曾对记者说,香港每年的六四烛光晚会让他十分动容,希望有一天能够到香港维园,和港人一起点起烛光,映照全世界。
▲苹果日报7月13日报道:【刘晓波逝世3周年】全球连线悼念刘晓波 香港学生:我哋真系好锺意好锺意香港
今天(13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3周年,德国的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与刘霞好友、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在德国举行全球连线悼念活动,参加者包括八九民运领袖王丹等多名海外民运人士。他们均强调要继承刘晓波的精神,以和平非暴力方式在中国推动自由民主宪政。压轴发言的是一名来自香港的学生,他批评「港版国安法」完全摧毁「一国两制」,呼吁国际支持港人争取自由民主。
这场名为「世纪英烈之祭奠——刘晓波逝世3周年全球连线纪念活动」,主场地设在德国西部肯彭市(Kempen)内的基督教托马斯教堂(Evangelische Thomaskirche),活动在当地时间下午2时,即香港时间晚上8时开始。
首先由廖天琪读出她为《苹果》撰写悼念刘晓波的文章,引述刘晓波在2007年已指出北京政权以温水煮蛙方式,蚕食香港的自由,而活在独裁大陆的他,为香港人每年坚持悼念六四,为争取普选的大游行而振奋。廖天琪指,如刘晓波仍活着,看到香港遭到「港版国安法」的凌辱下的呼喊,相信他会说:「香港人,你们是智者、勇者,继续你们捍卫自己权利和尊严的争抗,世界站在你们这一边,我也是你们最坚定的战友。」
相关新闻:【刘晓波逝世3周年】晓波助澜会: 相信刘对香港被摧残痛心不已
之后,罗兰德?库讷牧师发表讲话和带领所有人祈祷。库讷表示,希望和平之链穿越地域,把所有人连结,一起追求自由和平。他又祈求神能关照香港的示威者,让世界所有人的人权都得到保护,并希望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能早日从伤痛中走出来。
活动随即进入发言时段,第一位发言的是中国民运理论家胡平。他强调刘晓波虽然身死,但精神不灭。胡指,刘晓波的骨灰已撒入大海,所以只要有海的地方便有刘晓波。
而台湾驻德国代表处大使谢志伟则赞扬刘晓波以身作则,以和平的手法追求自由,认为他之所以能坚持,是因为掌握了通往自由的密码——就是勇气,所以面对中共暴力时仍能坚持。他又引述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日前的发言,批评中共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完全破坏香港的自由,违反了对国际承诺。而是次悼念刘晓波的最大意义,是让中共知道有很多人继承刘晓波的意志,反抗中共的专制。
其他发言者如《河殇》总撰稿人之一苏晓康、美国汉学家黎安友、王丹、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徐友渔等,也强调要秉承刘晓波的道德勇气、殉道者精神,坚持以和平方法,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和宪政。他们又指,全球各地华人和国际,也要联合起来,反对中共的专制。
最后,大会安排一位穿着抗争者服饰的蒙面香港学生发言。他强调,在纪念刘晓波的同时,香港人也正在为自由民主奋斗,而「港版国安法」的实施,更证明「一国两制」已经破灭,他呼吁国际支持香港人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权。这位学生最后以广东话「我哋真系好锺意好锺意香港」作结。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13日发表评论文章:滕彪:刘晓波的生与死
刘晓波是八十年代惊世骇俗的“文坛黑马”,1989年积极参与民主运动,在4月27日运动高潮时从美国回到北京,发起“四君子”在天安门广场上绝食,并在6月4日清晨与包围天安门广场的戒严部队谈判后,说服数以千计的学生安全撤离,避免了更大伤亡。六四屠杀后被中共定为所谓“反革命暴乱”的幕后黑手,6月6日被捕。在那之后,他不是在监狱里,就是走在去监狱的路上。
但无论在高墙之内还是高墙之外,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来,向这个庞大的专制体制发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1995年上半年,刘晓波分别起草和发起《反腐败建议书》,以及《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为此被以“监视居住”的形式单独关押在北京郊区,直到1996年1月。当年10月,又因策划《“双十宣言”》被捕,在大连劳动教养所“劳教”了三年。劳教期满时,中国已有了互联网,也有了防火墙。刘晓波成了当局最不希望人们检索到的名字之一。这大概是专制体制下反抗者必然的孤独命运:肉身被囚禁摧残,言论被禁止传播,日常生活被骚扰,而犬儒的民众也避之唯恐不及。
他的文字、社会活动和政治反抗,使他也成为当局监控的重点对象。除了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他还经常性地被秘密警察跟踪、监听、监视,被掐断电话和网络,被软禁、被失踪、被强迫旅游、被监视居住、被酷刑;受到关押、软禁、威胁的还有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妻子的弟弟——在刘晓波一个案例上,可以找到中国秘密警察非法作业工具箱里的几乎全套工具。
2004年的某一天,我在一个饭局上第一次见到刘晓波,那时候民间“维权运动”刚刚兴起,他对维权运动非常关注,陆续写了很多文章评论维权事件和维权人物。新青年学案、太石村、陈光诚、黑砖窑、杨佳案,几乎每一个重要的热点案件,都能看到他那犀利的评论文字。从那以后一直到他2008年底入狱之前,我们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参加民主活动。我在2008年3月被秘密警察绑架,他也特意撰文声讨当局肆意践踏人权。
2008年奥运结束后,刘晓波给我看了《零八宪章》的草稿,我当即签名,并提了一些修改建议,后来还征集了一些律师和学者签名。《零八宪章》是中国民间的一个历史性政治文本,把1970年代末以来的民主运动、维权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刘晓波因此被判刑11年,付出了极大代价,但是在2017年7月份之前,没有人知道——包括刘晓波自己——他为此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
刘晓波为什么重要?他同时具有这几个特质:一、思想的成熟与深刻,对自身的持续反省和忏悔。二、对专制批判的彻底性,没有自我审查。三、极大的勇气。四、坚持长期抗争,永不放弃。五、连接国内国外、体制内外的广泛人脉。六、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行动力和领导力。七、国际知名度和广泛认可。
能够同时符合上述所有这些方面的中国异议人士,除了刘晓波外,很难想到其他人。他几乎是不可替代的。2010年,刘晓波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公民,可全世界看到的却只是一张空椅子。他的一生,如此坎坷艰辛,却又如此辉煌灿烂。
(二)
人们曾经期待,从11年黑牢走出来的刘晓波,将在中国的政治转型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他没有等到那一天;更准确地说,心怀恐惧和仇恨的中共,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蓄意地结束了刘晓波的生命。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成为史上唯一一位从获奖到去世都未能获得自由的诺奖得主。
1989年至今的30多年间,影响人类心灵的重要事件包括天安门屠杀和柏林墙倒塌、911事件、藏人自焚、难民危机、卢旺达和达尔富尔屠杀、新疆集中营、香港的沦陷等,在我看来,刘晓波之死是后1989世界史上的重大精神事件之一。
天安门屠杀之后,中共血迹未干,西方各国就纷纷向中共抛出橄榄枝,迫不及待地用鲜花、红地毯来迎接独裁者和刽子手。贸易和人权脱钩,中共被允许进入世贸组织,允许举办奥运会、世博会,并一次又一次地被选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蛮横、耀武扬威。输出专制话语和专制模式,扶持独裁政权,操控联合国,蔑视国际人权规范,侵蚀他国的自由民主,甚至在泰国、香港绑架具有瑞典、英国护照的出版人和书商。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蔓延,也仅仅是中共政权危害世界的一个缩影。
西方则对中共低眉顺眼,不敢推动中国民主化,甚至不敢在人权问题上严厉批评中国政府。公司、学者、研究机构、媒体、出版社,为了维持与中国的关系或者为了进入中国市场,纷纷进行自我审查。一些西方公司甚至配合中共作恶,帮助中共开发审查软件,或者把客户信息提交给中共国安。西方对中共政权长期采取绥靖政策,已经对国际自由秩序造成威胁和破坏;但西方的观察家和政治家却对此没有足够的重视。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国家,是记者、作家和维权人士的最大监狱。对刘晓波这样一个圣徒式的受难者,一个推动人类自由民主事业的英雄,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和声援虽然不少,但远远不够;而中共对这些声援和关注置若罔闻,甚至嗤之以鼻。国际社会眼睁睁地看着刘晓波被判重刑、被监禁,直到死的那一刻仍然无法得到自由。甚至在刘晓波死后,骨灰被强行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甚至在刘晓波死后,中共当局继续抓捕、关押那些纪念他的中国公民。
刘晓波之死是一场全球直播的“事先张扬的谋杀案”。西方民主国家没有强烈的意愿去帮助刘晓波获得自由,就在刘晓波去世的那段时间,西方领袖们仍在和中共党魁们杯觥交错,签下一个又一个订单;即使口头表达了一些要求,也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压力;全世界的人们只能无奈地在中共的傲慢和跋扈中看着刘晓波被虐杀,看着更多的良心犯被逮捕、被监禁、受酷刑,看着上百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被关入集中营,看着香港的抗争者流泪、流血、失去生命,看着香港的自由和法治被粗暴地夺走。
刘晓波是文学批评家、大学教师、作家和诗人,是父亲、儿子和丈夫,是社会活动家、民主斗士和良心犯。他没有停止过思考、忏悔和战斗,他的勇气和智慧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他的一生,激励了很多人投身人类自由和民主的事业,并将持续激励着后人。然而,他的死亡却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在暴政肆虐之下一代又一代人的受难,象征着中共专制政权对人类正义和良心的极大嘲讽,象征着西方对华绥靖政策的道德污点和政治恶果。刘晓波先生的生命与死亡,已经超越了政治博弈和利益计算,它将在人类精神和人性尊严的纬度上,向我们每一个人进行持续的拷问。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美国之音(VOA)7月14日报道:刘晓波逝世三周年 美国人权活动人士指其精神永存
华盛顿 —7月13号是中国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三周年。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德森对美国之音说,刘晓波的精神持续激励中国和其他被政府压迫的人们对正义的追求。
7月13号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筹组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被控非法集结的香港民主派人士星期一出庭应讯前,手举刘晓波照片,高喊“晓波无罪”口号前进法院,并在法院前为刘晓波默哀一分钟。
香港支联会星期一晚间为刘晓波举行全球线上悼念会。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面对港版国安法,支联会仍会坚持港人悼念的权利。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德森对美国之音说,刘晓波的精神持续激励中国和世界各地的人们对正义的追求。
索菲?理查德森说:“过去一周,我们一直想着他和他非凡的伴侣刘霞,以及发生在这个国家的勇敢的活动人士身上的事情,像是陈伟和黄琦,或是其他在拘留中去世或释放后不久去世的人。这很动人。人们要的不仅是尊严,还有正义。中国各地的活动人士持续教育着人们,倡导积极改变,将案件带到法庭上,以各种方式纠正错误,非常了不起。这正是刘晓波著作的核心所在,即便面对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镇压人民的政府,人类精神依旧要求正义。”
“港版国安法”生效前离开香港的活动人士罗冠聪星期一在脸书上表示,自己人在伦敦。他为刘晓波逝世三周年哀悼,并表示将继续香港抗争运动的国际线工作。
▲加拿大星岛日报7月14日报道:悼刘晓波逝世3周年 民运代表空椅碑献花
昨天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忌辰,人权组织代表特地在渥太华「刘晓波空座椅纪念碑」献花,悼念他逝世3周年。
国际特赦、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和加拿大香港联盟(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简称ACHK)的代表,昨晨在位于加拿大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 Canada)渥太华总办公室前院的「刘晓波空座椅纪念碑」前献花环,悼念这位诺贝尔奖得主、作家、哲学家和中国维权斗士不凡的一生。
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发言人关卓中表示:「我们必须表扬刘晓波遗下的榜样,牢记他为自由民主中国的奋斗远未结束。这个微小的悼念仪式目的是提醒我们,即使我们目睹香港的人权受到可怕的侵蚀,刘晓波不屈的抗争精神永远不灭。」
港《国安法》出台 纪念别具意义
民运会指出,今年6月30日,在刘晓波忌辰将近两星期前,中国当局通过香港的《国家安全法》,禁止所有个人、机构和组织「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这个新法例对罪行的定义广泛而含糊,与中国本身的《国家安全法》相似,后者常被用来打压异见者。
代表多伦多民运会及ACHK献花的王卓妍说:「不过是一年前,我们目睹了香港的人权受到可怕践踏,当权者镇压数百万上街抗议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人。现在我们见到中国当局更进一步用这条危险的新国安法,把所有形式的异见定性为非法。」
刘晓波为民主自由贡献良多,包括共同草拟《零八宪章》,这宣言要求中国执政者让人民享有言论自由和人权,并且作出政治改革。为此,刘于2009年被捕和被判入狱13年。约一年之后,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表扬他长期以非暴力形式争取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中国政府拒绝让刘晓波前往挪威奥斯陆领奖。在颁奖礼上,主办者在台上摆放一张空椅子,作为刘缺席的标记。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因肝癌在狱中逝世。在他患病期间,中国当局拒绝他到国外就医的请求。
国际特赦项目及传讯总监加迪(Ihsaan Gardee)称:「刘晓波离世3年,这个时刻提醒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秉承他的遗志。不论是在中国或别的地方,我们将会继续责成所有政府,直到每个人都享有人权。」
加拿大雕塑家艾伯纳堤(Ruth Abernethy)仿照「空椅子」制作了一张铜座椅,这纪念碑于2019年8月13日在国际特赦组织渥太华办公室的前院揭幕。组织欢迎公众到渥太华地址312 Laurier Ave. East,参观「刘晓波空座椅纪念碑」。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2,0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