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王爷”讲述蒙古少妇的故事——内蒙古地区蒙古语教学酿风潮

Share on Google+

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席海明。图/田牧提供

近日,“王爷”在脸书上刊载了一张蒙古少妇的相片。少妇一身粉色长袍,小红装素裹,颈项挂着蒙古元素的项链饰品,双手平托著蓝色的哈达,据说这是在表述远古的情怀,长长的思念,美好的祝福……美丽文静的少妇倩影与蓝色的哈达,似乎传递著蓝天般的清纯之情。

相片下一行文字:这个年轻的女子不满中国屠杀蒙古文化 ,愤而自杀 。中共谎称她因为抑郁自杀 ,其丈夫阿拉坦巴格纳公开声明否认并驳斥中国官方的造谣 。

美丽少妇,愤而自杀……,这背后原来披露了一个惊人黑幕——抹煞蒙古文化的阴谋。

苏日娜少妇之死

苏日娜少妇。图/田牧提供

谁是“王爷”?他是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席海明,蒙古名是:特木其乐吐,内蒙古奈曼旗人。“奈曼”蒙语意为“八”。十七世纪初,成吉思汗十九世孙额森伟征以奈曼为部号,后金时,奈曼部归顺,皇帝赐授额森伟征后人扎萨克多罗达尔汉以郡王爵位,世袭罔替。席海明的外公额热博罗桑,就属于这一支成吉思汗的后人,他善于骑射,彪悍威武,在禁卫军任职,被誉为东奈曼旗好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席海明移民德国居住。近30年来,差不多在中国海外民运每一次研讨会上,都有席海民的身影,他对民主与民族,统一与独立,文化传统与同化政策等等,始终坚持南蒙古的民族独立自决权,及捍卫与传承蒙古族传统文化与语言文字等的立场,他每一次慷慨激昂与幽默风趣的演讲,总是赢得民运圈朋友的掌声,长年来,老席与中国民运朋友打成一片,大家戏称与昵称他“王爷”。

老席介绍了事情的原委:8月26日,内蒙古教育厅发布了《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文件规定从今年秋天开学起,内蒙古民族语言授课的小学一年级开始使用全国通用的语言教材。在今后两年逐步开始小学一年级的政治课和历史课也改用汉语授课。对蒙古人来说,这是非同小可的天大事件,是关乎到“蒙古语言的生存危机”,这是一个简单而明晰的道理,蒙古语没有了,蒙古文化中断了,蒙古族便消失了。

老席悲情陈述:少妇名叫苏日娜,在内蒙古阿拉善地区政府机关工作,算是国家干部,当地中共政府要求机关干部带头,人人带头联署支持教育厅“新教材实施方案”,有传言道少妇并没有孩子,这与她有何相干?

老席愤怒道:难道只允许汉人嚷嚷“爱国”、“崛起”,难道我们蒙古人是好欺的羔羊吗?以汉语取代蒙古语教学,这说是教学新措施,其实是灭族政策,是灭族恶行,是可忍,孰不可忍?苏日娜表现出了“爱蒙古”的精神,她在面对民族文化传承与民族尊严上,选择了捍卫蒙古语言,并以生命为代价的抗争,苏日娜是令所有蒙古人永远怀念的蒙古巾帼侠女。

捍卫蒙古语言民情激愤

老席告诉笔者,事件发酵虽说仅一周有余,但是从内蒙古家乡传出来的消息源源不断。

消息一:内蒙古电视台,已有三百多名员工签字反对“用汉语取代蒙语的新教材实施方案”,尽管每个人都清楚,与中共官方对着干,将面临“降级处分”与“开除公职”,可在面对自己的生活与工作危机上,大家还是选择义无反顾地签字“反对”。

消息二:学校的孩子们,躲在家里不愿去上课,抗拒汉语取代蒙古语新教材,警察带着学校老师,挨家挨户去“抓”孩子上学。老席解释道,教师也是无奈,进了学生家躲在一边流泪,要么与学生家长相拥而泣,孩子居然是被警察“抓”到学校读书,岂非天下奇闻?

消息三:学生们为了躲避警察与老师,有的孩子被爷爷奶奶带到荒野去躲避。老席道:我们的蒙古孩子为了捍卫自己的语言,竟然像躲避恶狼一般与警察周旋,这个世道怎么啦?听闻这些,我的内心一片凄凉……

消息四:还听说通辽市的一个传闻,家长们为了捍卫蒙古语,联合起来找学校领导去论理,但是遭遇警察阻拦,不让家长们进入学校,在争执拗阻过程中,有家长倒地。倒地家长的孩子在4-5层高的教学大楼上看见,请求老师放他离开教室,去照顾母亲,老师坚拒,学生道:你不让我出去,我就跳楼!老师当然不信这样的说辞,结果该学生真的跳楼了……。

老席告诉我,这样的民情激愤例子不少,说明了一个问题,蒙古语不可撼动,谁也不能取消蒙古语教学,这是我们整个蒙古族生死存亡的大事。

蒙古语同样是伟大的语言

关于蒙古语教学,向来不是简单语言教学的问题。老席说:这些天,由于涉及民族语言和民族平等的敏感话题,在社交媒体上的许多微信讨论群组,甚至一些蒙古语话题的网站都被关闭。不少蒙古语言和文化方面的专家学者,在中国国家媒体发表分析和看法,指出新政策存在的缺陷和不足。内蒙古各地的许多学生家长和老师都受到有关当局告诫,要他们谨言慎行。

席海明谈到:为什么蒙古人要捍卫蒙古语?与汉人为什么要维护与继承汉语是一样的。

从蒙古语历史来说,它源远流长,因蒙古族与鲜卑、匈奴的历史渊源,所以蒙古语本身就是古代语言,但它的文字形成,历史记载是自先祖成吉思汗开始的。我不想夸大蒙古文字多么伟大,但至少有两点,就今天来说,也还是非常惊艳的:第一,今天的中国人对满清时期的“康乾之治”,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非常崇拜与仰慕,而17世纪时,蒙古文对满文的形成产生了极大影响。第二,蒙古文字是当今世界上,唯一站立的文字(竖写),这无疑是我们蒙古人的独门绝技,自当无尚骄傲。维护蒙古语,是继承蒙古文化传统之尊严。

从语言功能来说,世人都知晓,语言是交际的工具,是思维的工具,而语言同时“固化”了思维的结果。在内蒙古广大牧区,蒙族人还是习惯使用蒙语,自然也是用蒙语思维,蒙语授课不是蒙古人的奢侈品,而是天然的必需品,使用汉语取代蒙语教学的新政策,表现出一种违反自然与常规的霸道和野蛮。维护蒙古语,是传承与发扬蒙古文化之必需。

从宪法上来说,至少也算是护法吧!中国《宪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自由。”宪法的《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十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第三十七条还规定,“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班级)和其他教育机构,有条件的应当采用少数民族文字的课本,并用少数民族语言讲课。”中国政府自己把《宪法》不当一回事,把《宪法》视为厕纸,可蒙古人是守信用,讲道理的。蒙古人坚决反对与抵制中共这类出尔反尔的小人之举。

内蒙古普通母亲的悲情呼吁。图/田牧提供

“双语”教育突然踩刹车的内幕

一直以来,内蒙古地区采取的是“双语”教育,无论从文化传承,还是从语言功能来说,是无可争议的按部就班施行。近日来,中共政府因何突发奇想,对“双语”教育紧急踩刹车,实施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以汉语教材替代蒙语教材的新规定。

老席指出:这背后是北京政府“大一统”的阴暗心理作怪。他说:这要从蒙古国的蒙古语说起,蒙古语虽然是蒙古国的官方语言。但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初建时期,因前苏联的影响与压力,取消了传统的蒙文书写,使用西里尔字母,也称斯拉夫字母,与前苏联书写文字形成基本的一致。而中国内蒙古地区的蒙文,始终保留着传统的回鹘式蒙古文书写。

老席介绍:今年3月18日,蒙古国正式通过了《蒙古文字国家大纲》,决定从2025年起全面恢覆使用传统蒙古文——回鹘式蒙古文,计划全国最终完全使用传统蒙古文。文字是文化、思想、历史等传承的图像和符号,蒙古国初期的书写变更,显然造成了历史文化传承的障碍,恢复传统蒙文书写,是历史继承的需要,是文化传承的必然。蒙古国的这一目标,将使蒙古国与中国内蒙古民众实现“语言相通”。

老席推测分析道:《蒙古文字国家大纲》是否惊动了北京高层呢?中共向来是玩“统一”的高手,难免也许会心生疑窦,现如今蒙古国是否在“语言”上进行基础建设,为南北蒙古“一统”做准备呢?为此,北京是否在防患于未然,早早地采取措施与规定,断了蒙古国“一统”的计划与念想?因而北京对南蒙古地区的“双语”教育断然紧急刹车。

德国每日新闻的报导

9月4日,德国的每日新闻以《中国内蒙古学校抗议语言教学新规定》为题报导。近几十年来,中国政府是政策性地、有系统地伤害了中国的少数民族。眼下,中国政府开始禁止学校使用蒙古语教学,为此引起社会的反抗,甚至出现暴力抗争。

内蒙古地区的许多城市,数天以来,都在连续抗议针对学校语言教学课程的新规定,爆发了一连串的示威和罢工事件。政府控制的媒体,大多采取视而不见,无视民众的抗议活动。在互联网上尚可找到一些报导,包括学生家长的一些批评与报导,他们坚决反对这样的事情发生,迄今以来,学校被允许“双语”教学,比如某些科目用蒙古语授课。中国政府担忧这会降低中国蒙古人的中国文化认同。

在新学年开始的前几天,北京的国家和党领导宣布了新的语言教学规则。以往一些学校使用蒙古语授课的,现在正在发生变化:2021年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统编《道德与法治》(政治)教材,2022年初中一年级,使用统编《历史》教材,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授课”。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许多科目只能用中文授课。

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在中国驻东京大使馆前抗议北京取消蒙古语教育新规定,拿话筒演讲者是该组织秘书长代钦。图/田牧提供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6,41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