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美中博弈德国成焦点——谢志伟大使谈王毅访欧后德国的答卷(上篇)

Share on Google+

2020-09-12

王毅访问德国,前脚一走,德国政府的“印太地区行为准则(Indo-Pazifik-Leitlinien)”便出台了,主题是:“德国-欧洲-亚洲:共同塑造21世纪(Deutschland – Europa – Asien: Das 21. Jahrhundertgemeinsamgestalten)”。图为圣贝纳迪诺海峡(2020年7月3日)海军唯一的向前部署的航空母舰罗纳德·里根号(CVN 76)穿越

从德国“对华政策”说起

近年来,美中两大国的对峙与冲突,愈演愈烈。欧盟无疑成了双方争取的焦点,蓬佩奥与王毅前后访欧,目的性与指向性,举世皆知,一目了然。中国俗语道: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欲搞清欧盟在美中之间的态度与立场,首先还得看德国的态度,看德国的政策。

近半年来,德国政府在中国问题上态度暧昧,对此,识者时有强烈批评之声,悠着点说,面对中国的霸凌外交,德国采取“隐忍与绥靖”政策;直接地的说,面对中国的战狼外交,德国顾忌中国经济报复的心态还是令人不免失望。今年6月,梅克尔总理与李克强总理的视频对话,还是强调“保持高层交往,推进务实合作”。

难怪国外的一些朋友们给我们邮件,提出了对德中关系的疑虑与期待,希望德国在中国问题上,站稳立场,与美国同步。只有德国硬起来,欧盟集团才有希望。其实,这也是整个西方社会与民主国家共同的忧虑与质疑。

但这一次,王毅访问欧洲5国,特别是最后一站访问德国时,却出现了惊人一幕。媒体原本预测“王毅将与德国总理梅克尔、外长马斯会晤”。结果,想象中的“德中外交热点”,毫无踪影,非但梅克尔总理没有现身,王毅还遭遇了阵阵批评、质疑、嘲讽、抗议,马斯外长也是不冷不热,似乎缺失了与王毅“触碰臂弯”的礼仪,王毅在记者会上发飚,威胁捷克参议长访台时,马斯却冷言道:“欧洲和国际伙伴互相尊重,威胁在此处既不适也不宜。”

德中这一幕,究竟表述着什么?外界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带着这一连串的疑问与期待,我们采访了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倾听与分享谢大使的分析、见解与回答……

驻德大使谢志伟。图/田牧提供,资料照

如何解读德国的“印太政策”

谢大使指出: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一般人会说,德国似乎给人一副越来越“事不关己”的态度,以致论者不免时兴“经济挂帅,人权挂彩”之叹。但是,持平地说,我觉得,即便如此,相对于其他国家,德国对中国的“人权”态度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只是,“客观表现”和“主观期待”有时落差太大。不过,无论如何,这次王毅访问德国,前脚一走,德国政府的“印太地区行为准则(Indo-Pazifik-Leitlinien)”便出台了,主题是:“德国-欧洲-亚洲:共同塑造21世纪(Deutschland – Europa – Asien: Das 21. Jahrhundertgemeinsamgestalten)”。然而,不管是否纯属巧合,这个文件非常之重要,体现在:

一、是继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与“印太战略”后。战略“再平衡”上升到了多国参与的国际平台;

二、是从以往策士们只是对这一区域战略地位与利益的分析与揣测,进入到将会建立和制定“安全与平衡的国际准则”的实际进程;

三、是这一区域参与的国际集团与国家越多,安全、制约与平衡的环境,才会逐渐形成,才会互相制衡,才会得到保障。

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此准则不仅系在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发布的,德外长在前言里也清楚指出,此准则基本上是在和法国有密切联系的情况下出炉的,同时,将会推动让此“印太准则”成为殴盟的“印太准则”。

谢大使说:我细细地阅读了这份文件。文件明确无误地表述了德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立场、利益诉求和行动准则,为未来德国,及欧盟的印太政策和行动,提供了框架性指导意见。提起印太战略,谈及南海区域。只有美国一直在强调战略平衡与国家利益,德国是第一次同样表达了“印太地区的国家行为准则”。

谢大使解说道:对这一文件,我们需要明确几个基本概念。

一、印太区域与印太策略的范围及意涵。纯就“地理区域”来看,印度洋和太平洋区域,自然包括南中国海周边所有区域的国家,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我们台湾等几十个国家与地区,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这一区域。而就“战略意涵”来说,日韩,尤其是“日本”,扮演的角色特别不容忽视。再说,美国的“印太战略联盟”和中国的“一带一路”是对冲的,尤其面对中国藉人工岛礁所建造的海陆军事基地以实现控制南海的野心,也只有“自由与开放的印太”(FOIP)才能破解之。在这样的态势下,台湾的战略位置及价值必然跟着水涨船高到不容忽视的地位,尽管此准则并未提到台湾。

二、德国与欧盟是世界三大实力集团之一,从地缘政治上来说,这就是“德国-欧洲-亚洲共同塑造21世纪”的基础。我要特别指出的是,在这份“印太准则”里,“东盟”(ASEAN)出现的频率甚高,也强调了,德国将把其和东盟的关系提升至“接近德国和印度、日本等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更别说,也点出了东盟的经贸潜力之重要性—可成为德国减轻对中国经济过度依赖之问题的解方。因此,经济关系也好(贸易),区域安全也好(军事),这些对中国来说,都可能是一场连环春梦乍醒,噩梦接踵而至的开始。这些和美国的“印太战略联盟”到底有无连结,当然引人遐思。重要的是,德国绝对要避免予世人其参与“围堵中国”的印象,顶多只能说是“制衡中国”。而,围堵也好,制衡也好,老实说,解铃犹需系铃人,这些不就都是习近平蛮干出来的?不然,“印太战略”是有倒钩的。宝剑出鞘和灵魂出窍不一样,后者恍个神后就回来了,前者不斩妖魔是不会罢休的,除非妖魔退散,羽化登仙班之列!但是只要是中共政权统治,中国偏就无此选项。

三、德国利益体现在哪里?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越南,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该地区目前为全球GDP贡献了近40%,德国的亚太贸易,25%走的是印度洋、太平洋航道,随着亚洲的崛起,该地区也赢得了越来越多的经济和政治意义,这些自然也体现了德国与欧盟的利益。

四、如何来解释“行动准则”?印太区域的和平与安全,是保证与塑造21世纪国际秩序的基础和关键。文件明确指出:欧洲和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与全球供应链紧密相连,重要的贸易路线贯穿印度洋,南中国海和太平洋,该地区的冲突,会损害该地区的安全与稳定,也将对德国产生直接影响。马斯外长特别强调:欧盟的价值,在欧盟以外同样有效。那么此价值内涵为何?又如何维持?

首先,此价值是包括人权及经贸两大范畴的。前者须普世,后者须平等。虽说两者同样重要,缺一不可。但是,到目前为止,在实际的运作里,无可讳言地,人权价值却常被经贸因素的阴影所遮盖。因此,德国这本“印太准则”里开宗明义点出的“海路航运重要性”就特别值得吾人关注了。这点从德国国防部第二天(9月2日)所发布的新闻稿之内容,即可得知端倪所在:“德国的亚太准则……不排除德国在当地参与(军事)演习的可能……此乃基于海运航行的自由与安全”。这句话的背景和前提当然就是,“有某个国家在破坏该海域以规则及法律所形成的国际秩序”。那么,那个“某国”到底是哪国,不须点名,就已呼之欲出了。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部署至印太地区的美国海军“雷根号”航母战斗群。图/取自维基共享资源

重新审视美中德三国关系

在如何正确分析与厘清美中德三国关系根本点的问题上。世人容易从表面现象捕风捉影,或者吹毛求疵,比如根据国家首脑之间的矛盾,论国家的关系。事实上不能因川普总统与梅克尔总理不睦,而判断美德不和。川普总统还曾高调夸过“习近平、金正恩是好朋友”呢,可对立已成,策略已定,美国还不是照样在贸易、人权、军事、外交上,对中国一路照单出菜。此外,也没见美朝关系有任何解冻与改善。

谢大使分析道:对于摆在全球面前的突兀问题,德国此时发布这样的文件,究竟用意何在?又想表达什么目的?我是这么理解的:

一、“印太准则”是联邦德国的纲领性文件。文件中强调了“行动准则”,欧洲价值观在欧洲以外地区同样有效,无形之中把敌人与朋友重新作了划分,或者,是把“伙伴”的概念,一拆为二“同伙但不相伴”,也就是确认德中“经贸是同伙,理念非同伴”的关系。这么一来,某种程度,等于是修正了德国长时期以来对中政策“以商促变”(Wandeldurch Handel)的指导原则了。连亲兄弟都明算账了,更何况是非亲非故的关系呢。若再把事情想远,在可见的未来,中国若继续以其军事优势,坚持南海有近百分之八十是属中国海域而霸凌邻近诸国的话,以德法为首的欧盟结合东盟等国,再加上美日印澳诸国在南海和中国剑拔弩张到甚至要兵戎相见的局面,就不能加以排除了,否则联合军事演习所为何来?我衷心希望,事情不致演变到此地步,但说真的,球在北京手上,一念之间而已。至于台湾,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必然都有角色得演的。更何况,我们还有可能首当其冲呢!

美中有冲突,美德有摩擦,中德也有矛盾。近两年来,美德有摩擦、有矛盾,这是事实,但是美德矛盾的焦点,与美中冲突的性质完全不一样。欧洲与美国的关系,是建立在自由世界传统的价值观基础上,这点,至今未变,合先叙明。美国期待德国对待或看待中国,乃至俄国的态度能向美看齐。对德国来说,美中冲突,至少在初期阶段,看起来较像是“利益摆不平,而并未触及自由民主等价值冲突上”。而既然是“利益”导向的冲突,就应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于是,德国对美中冲突的反应自然也就从“利益”出发。而这一出发,美国认为,德国岔了路。德国则认为,不是德国岔了路,而是美国自己岔了气(如伊朗、库尔德族、伊拉克、北约军费负担、贸易制裁、退出世卫组织、驻德美军裁撤等相关议题)。这点,美国当然不认,乃频频点出“价值选择的差异”才是“美中冲突的核心所在”。

整体来看,可确定的是,美德之间的关系再怎么紧张,自由民主的美德依旧是美德之间的公约数无误。这一点,可就无法用在德中的关系上了。习近平上台后,尽管前期的德中经贸关系渐有杠杆相连,齿轮互咬的紧密关系,然而其“中国梦”却也图穷匕见地露出狰狞面目,一带一路带到迷了路的尴尬,使得德国,不,整个欧盟核心国家渐感忧心或乃至不耐与不烦。武汉新肺病毒前后的新疆维吾尔改造营、香港反送中,北京加码送“国安”及防疫甩锅连带大内宣等等作为,终于令德国于7月1日接手欧盟执委会轮值主席后,作出了显然酝酿已有一段相当时日的“出亚太,入印太”之宣示。就结果来看,美德在欧洲过肩摔,但是在印太并肩战的可能性已在各方预测之中,而,这是中国自己搬砖砸脚的报应,怨不得人也。

9月14日梅克尔将与习近平举行视频对话,谢大使大胆预测,“一中政策”将会跟着柏林墙倒塌、欧盟入印太,而被抛诸脑后。图/撷自维基百科、中国政府网,民报合成

我们期待9月14日梅克尔与习近平将举行的视频对话。在此之前,且让我们想一想,作为冷战时期产物的“一中政策”是否也早该跟着柏林墙倒塌、欧盟入印太,而被抛诸脑后了呢?谢大使大胆预测,答案是“Yes!”。他认为,日后,回过头来看,德国从“亚太”走向“印太”的这一大步,将会是远离“一中政策”的第一步,而这对台湾会较为公平且符合德国乃至国际的公益与公义。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4,95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