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安全局在行动—— 记录小说《当武汉病毒来临》节选

Share on Google+

2020年年2月26日,二十五岁的Kcriss起了个大早,他像往常一样,裹上铠甲般的防护服,蒙上口罩和护目镜,远远望去,恍若登月宇航员。

他蹑手蹑脚下楼,开车上路,他深吸一口气,叮嘱自己要特别小心,因为今天要去探寻超级敏感的P4实验室,尝试解开武汉病毒泄漏之谜。

想去就去了,他没考虑这有多危险。 武汉封城已一个多月,沿途阳光灿烂,气流清新,却空无一物;红绿灯依旧,交警却无。 他狂飙一会儿,就抵达江夏区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郑店园区”,P4实验室就在里面——不出所料,这儿已成军事禁地,一大片区域都被围得跟铁桶似的。 他被两排持枪的蓝色身影勒令停车检查,幸而各类证件都齐全,体温也正常,他口称路过,立马遵命倒车,都没敢提”P4″二字。

克克里斯有些沮丧,却心有不甘,就驱车绕着巨型铁桶外围兜圈儿,他时不时探头,做出迷路的样子,其实在碰运气。 可没任何运气,天气极好,能见度高,可也极荒凉,没任何生命迹象。 残冬未尽,几块人造树林,如被指甲挠过的大地的牛皮癣,枯枝败叶间,人、狗、猫和鸟,都不知上哪儿了。 Kcriss将车停在一条短巷内,背后是通往高速路的三岔口。 而前面,所有的建筑物都不超过三层,只有那可望不可及的P4实验室——一个长方形,一个圆筒形——拔地而起,赫然矗立于半空,令人联想到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那核爆电厂的外表,也是长方形和圆筒形,它所产生的核辐射,据说能在几个月内,令整块 欧洲大陆寸草不生,于是数万人争分夺秒,不顾生死,铸造一个无比巨大的罩子,将核电厂废墟永远密封,犹如将潘多拉的盒子再次关上——可这次,武汉病毒早冲出国门,传染到世界的每个角落,数万里内外,死亡数字每天都在激增——潘多拉的盒子能再次关上吗?

克克里斯无所事事,只能呆在车里,上网从YouTube翻出柴静的纪录片《穹顶之下》来看。 他已看过许多遍,依旧兴致勃勃。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他逐渐忘记身在何处,也忘记了这是个警察国家。

几十米开外的三楼窗口,几个国保警察一直盯着这儿。 开头他们以为这是接头地点,会有一个贼头贼脑的潜伏特务闪身而出,递给Kcriss一叠情报,可盼望中的剧情没有发生。 国保队长老赵嘀咕道:”两三个钟头了,还不走,想在这儿过夜吗? “于是招了招手,叫小李过去倒腾电脑,从屏幕里,他们看电影般欣赏着Kcriss在车里的一举一动。 老赵说:”再拉近点。 嘿,装得蛮像回事儿,这么长的雾霾专题片,在哪儿不可以看,偏偏停着车,在P4这儿看,肯定有名堂。 ”

天网工程早几年就覆盖了全国,小李点击着鼠标标,令车窗两边建筑的隐蔽摄像头上下左右翻转,电脑屏幕出现两个或四个分镜头,Kcriss的左耳左眼、右耳右眼、鼻子、嘴巴,大特写一个接一个。 毛孔放大了。 小李说:”嘴角起燎泡,上火厉害啊。 这麽个小帅哥,也不泡妞,是同性恋吧。 ”

“你懂个屁。” 老赵说。 接着示意屋内其他人都过来。 七个脑袋碰在一块,聚焦电脑屏幕。 “赵队,这么久了,”胖子小周提议说:”收线吧。 ”

“对对,带回局里再说。” 小刘赞同。

“再说个屁。” 老赵皱眉。 “你以为他是本土方斌? 抓一下放一下,网上闹翻天也没关系? ”

“此话怎讲?”

“你们看这装备,德国大众越野车,顶级防护服,超大屏幕手机和高清摄像头,举手投足,那土鳖方斌岂能相比? 都是和党中央作对,方斌蹬一破自行车,陈秋实骑一破摩托,拍的视频也没外景…… 。 ”

“有外景啊。 人家方斌拍医院,镜头全都尸体一样横挺着,一句’死了八个’至少说了八遍。 ”

“所以啊,这个Kcriss有来头,他在凤凰卫视和中央电视台都做过主持人,竟然辞职不干,这脾性,活脱脱一个红二代、红三代、红N代的公子哥儿。 万一…… 。 ”

“万一他是上面的某个,哎呀,这派那派,咱也搞不明白,这次死人太多了,从来没这么多,谁都担戴不起…… 。 ”

“废话少说。 我们是这里的国保,按理说,为了确保P4万无一失,任何闯入者,都可以先抓起来。 可这个帅哥嘛,还是让国安局去处理。 ”

老赵拨通当地国安局长的电话,简单交流了一番。 局长说人手不够,况且国安局是”隐蔽战线”,对Kcriss的背景摸底和危害级别评估,我们尽量提供,但按合作惯例,明面事儿还得国保做。 老赵斩钉截铁说不行,他是你们范围的人,”隐蔽战线”也该浮出水面了。

国保们是抓人行家,动作比打雷还快。 Kcriss之前的两名通过自媒体播报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和方斌,一个没来得及留下证据就”人间蒸发”,害得一把年纪的陈妈妈也天天翻墙上推特”寻人启事”;另一个隔着铁栅和铁门,刚嚷嚷”我没发烧,不用你们 隔离”,门就被砰地撞开,人也转眼被按倒在地——这种粗活儿,文化程度偏高的国安们,自然逊色些,他们的强项在高科技领域或”打入敌人内部”——所以,当国安局长指令手下丁剑,带两个人去执行公务时,同时也叮嘱不能用有国安标志的警车。

丁剑略一迟疑,就带人下到车库,寻了一辆白色的越野,亲自驾车出去。 此刻的Kcriss,在车内憋了几个钟头,瓶装水也喝完了,依旧口干舌燥,周围啥都没有,于是想去P4领地之外买一些水。 不料他的车刚驶出巷子口,丁剑的车就从单行道迎面逆行而来。 他以为它这样违反交通规则,只是为抄近道,拐弯儿进巷内。 却不料,它嘎吱一声,突然横在路中。

克克里斯手脚并用,拉踩刹车,轮胎冒了两股青烟,才没撞上去。 他反应贼快,轰隆隆倒车,穿回巷子,从另一头飞逃——这是国安的疏忽,如果换作国保,另一辆车早就横在另一头——没被瓮中捉鳖之魂飞魄散之Kcriss,也逆行好长一段,以至少两百码的速度,冲上正道,后面的车紧追不舍,不管他听没听见,都一直在呼叫”立即停车,我们命令你立即停车”。

可是,除开这场疯狂的追捕,这条似乎通向彼岸的公路,一望无际,没任何生命迹象。 夕阳缓缓落下,连绵起伏的楼群犹如深海排浪,在上帝的掌心流淌,拍打。 曾几何时,这方圆数百里的江汉平原,塞满了车和人,船和货。 武汉是历史名城,也是古往今来最大最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从地图上看,这颗华夏心脏位置居中,四通八达的路线如细密的血管,交织、搏动、穿流,而京广铁路和滚滚长江犹如两大动脉,带动着这个独裁帝国的日常运转。 1966年,七十三岁的怪兽毛泽东要发动整死国家主席刘少奇,顺带给八亿中国人带来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就首选武汉,并在此下水漂流几公里,上岸写诗:”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引起八级精神地震,当地的《红卫兵战报》以讹传讹,称最新科学检测结果表明,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目前的身体健康状况,至少能保持150-200年以上…… 。

如今,若干类似的武汉神话都随风而逝,与之相反的真实神话,如文革中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在民间传播:P4团队将蝙蝠体内提取的SARS病毒,经过降温处理和”中介宿主”,而诞生的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具有发明者赋予的”人工智能”,例如潜伏和伪装,都是中共早期地下党最拿手的——被传染的患者,开始不发烧 不咳嗽,稍后有轻微的发烧和咳嗽,直到喘不过气来的晚期,才突然如浪峰陡起陡落,眨眼就跌入死亡谷底——海外中文网络传言蜂起,”武汉病毒”是独裁击败民主的”终极生化武器”,本来首选攻击目标是不屈服的香港,却不料跟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一样,因官僚体制的管控漏洞,意外泄漏和扩散, 接着为了国家利益而打压”谣言”,欺骗公众,失去再次关闭”潘多拉盒子”的时间,让计划中封城军管的香港眨眼变成武汉。

初生牛犊Kcriss,对坊间种种P4谣传,也有所耳闻。 因为武汉封城,位于城中的P4,是每个武汉人心里都清楚、而嘴上却不敢触碰的政治禁忌——Kcriss真是不顾死活啊,正如三十多年前的六四凌晨,一个叫廖亦武的诗人在天安门的枪声和惨叫中朗诵《大屠杀》…… 。 接踵而至的追捕和入狱是注定的,可是,,青春的正义的骚动岂能按捺得住——在30多秒的SOS求救视频中,Kcriss感觉整个车在飞,方向盘快不听使唤了:我在路上,我现在被国安的人开着不是警车的车,在追我. . . . . . 。 我在武汉,我开得很快很快,他们在追我,他们一定想隔离我…… 。 ”

随后他冲上一座立交桥,速度稍慢,后面的车就上来,擦着车身超车。 他朝左甩了一下方向盘,如同谍战电影,对方嘎吱退后。 他将油门一踩到底,不要命了。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6,91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