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希腊离岛避难所火灾引发欧洲难民风波

Share on Google+

2020-09-15

莱斯沃斯岛难民营火烧后,难民举行示威抗议。图/撷自德国每日新闻网,田牧提供

希腊的难民事宜,一直是欧盟难民的疑难杂症之一,新近又起风波,莱斯沃斯(Lesbos)岛的难民营,先是陷入猖獗疫情,上周三又被一场大火焚烧殆尽,约1.2余万难民无处安身、供给中断,引发新危机,这些天成为欧盟与德国的焦点新闻。

莱斯沃斯岛的难民历史

希腊莱斯沃斯(Lesbos)岛的难民问题,一直是希腊政府之困扰,也是欧盟之难题。这是由这个岛的地理位置所决定的,希腊位于欧洲、亚洲和非洲的十字路口,而莱斯沃斯岛是希腊的离岛,位于爱琴海东岸,与土耳其相望,相距仅10公里。

自2010年底以来,“伊斯兰国”在伊叙东北部肆虐,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国家的难民,经地中海及巴尔干半岛进入欧盟国家,希腊是难民进入欧盟的第一站。而后大部难民辗转前往西欧和北欧国家,人往高处去,水往低处流,西欧和北欧国家自然是经济更发达,社会福利更好。

目前滞留希腊境内难民的大部分被希腊政府安排在莱斯沃斯、希俄斯、萨摩斯、科斯和莱罗斯岛的难民营,总数达到2万余人,对这些岛屿旅游业,及当地居民生活造成严重影响,这些岛屿被外界称为“希腊难民岛”。

莱斯沃斯岛上居民中,约有三分之一是1922年逃往该岛的小亚细亚希腊难民的后代,如今每天见到的是,疲于奔命的难民,及频繁发生海上难民溺死的悲剧,小岛始终笼罩在悲情与晦暗的阴霾中。

土耳其埃尔多安总统动辄甩出“难民牌”,替难民打开通往欧洲的大门,这通道与门户,也涉及到这一海域。每一次土耳其的要挟,都令欧盟难以招架。

莱斯沃斯岛乱象酿疫情与火灾

莱斯沃斯岛上难民营,安置、转运等管理一片混乱。今年4月,联邦德国发展援助部长穆勒(Gerd Müller ),实地参观了希腊难民营,亲眼目睹原设计容纳两千人的难民营,却接纳了大约两万人。他说:“这简直是一个丑闻,即便是非洲大陆的难民营情况也没有这么糟糕。”

他特别批评说,“莱斯沃斯岛难民营的境况极其凄惨。欧盟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否则一旦爆发新冠疫情,后果将不堪设想。”他指出:“欧洲情况最糟糕的地方,偏偏是在希腊莱斯沃斯的难民营里。”

9月2日,希腊移民和庇护部发布新闻公告,莱斯沃斯岛莫里亚难民营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月7日,已有35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希腊公民保护部、移民和庇护部共同决定,对莫里亚难民营实施14天封锁,该决定于9月9日起生效。

莫里亚难民营是欧洲最大的难民营,约有1.2万余难民居住此营。9月9日凌晨,该难民营突发火灾,而且是几个地方同时起火,由于简易住宅易燃,以及有强风助燃,火势熊熊燃烧,难民营几乎被完全摧毁。所有难民被迫转移到安全地带。据媒体报导,怀疑这是一起人为纵火案,有指周边岛民害怕疫情传播所为,更有疑指难民本身所为。

莫里亚难民营是欧洲最大的难民营,约有1.2万余难民居住此营。 图/撷自DW网络影片

担心冠状病毒的传播

火灾之后,原先被隔离的感染新冠病毒难民,乘机混入其他难民群,很有可能感染了更多的人。眼下该岛供给都跟不上,更别说医疗检查监控了。

大火以后,莱斯博斯岛的居民不希望在他们家门口建难民新营地。当局只能安排直升机,将防水油布运送至新营地施工现场。但是无论当局要在哪里安置难民,当地人都会设置路障,一名愤怒的男子表示:“我们将不再容忍在我们岛上设置难民营地。”他说,最重要的是他担心难民会传播新冠病毒。

希腊当局承诺尽快加强援助。政府在距离烧毁的莫里亚营地两公里外,在一个前军事射击场上搭起帐篷。有网络新闻报导称,不久将安置500个帐篷,每一帐篷可供6人居住,总共可容纳3000名难民。但仍有万余难民尚未得到安置。

希腊莫里亚难民营9月9日凌晨,该难民营突发火灾,难民营几乎被完全摧毁。图/撷自卫报网络影片

德国的救援引发高层争议

眼下,欧盟紧急商讨对莱斯沃斯岛难民的救援对策。近十年来的难民问题,不断困扰著欧盟各国。蜂拥而入的大批中东战争难民,引发欧洲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危机,导致社会严厉抨击欧盟的难民政策,“认为欧盟长年的人口自由流动,及开放边界的政策,严重影响欧洲的国家安全,导致渗入了伊斯兰恐怖主义、伊斯兰教推行者,进而导致右派民粹主义在欧洲各国抬头与发展。”德国的梅克尔总理一度遭致社会尖锐批评,支持率一度跌至执政以来最底点。

现在共有十个欧洲国家同意参加这项救援行动。欧盟移民专员玛格丽特·希纳斯(Margaritis Schinas)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正在与各方交涉,为了支持希腊,决定从营地救援约400名无成年人陪伴的青少年。德国的联邦内政部长霍斯特·西霍弗(Horst Seehofer),提出联邦德国收受其中150名未成年难民。这只是莱斯沃斯岛大火以来无家可归的1.2万余难民的八十分之一。法国准备接受与德国数量相近的难民。

西霍弗部长提议“接纳150名”难民的方案,面临着德国政界与社会的双重压力,他的态度比较保守,遭到了德国政界的普遍批评。有一百多个城市地区在救援与接纳莫里亚难民问题上,显释了非常积极的态度, 甚至有人建议照单全收。

发展援助部长穆勒否定了西霍弗部长的方案,他表示:德国可以树立榜样,接受2,000人。德国副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也持相应的态度。穆勒指出:莫里亚是对欧盟的最后一次警钟。在难民问题上,穆勒部长一直十分关怀与重视,今年4月,他在视察莱斯沃斯岛难民营时,已经对欧盟提出严重警告。穆勒说,“经过五年的难民辩论之后,现在不再依赖统一的欧洲路线了。”据最新消息,13日穆勒部长已提出辞职,宣布退出联邦政治。

莱斯沃斯岛的原住居民,也在被烧毁的莫里亚难民营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政府对难民管理的混乱,直接影响了岛上居民的正常生活。图/撷自DW网络影片

难民呼吁梅克尔救助

9月12日,德国每日新闻报导,数百名难民在米蒂利尼港的街道上游行,并高呼“自由”和“无营地”口号,一些抗议者举起了手写的海报,上面写着“我们不愿出现莫里亚困境”,及“梅克尔女士,你能听到我们说话吗?”五年前,德国总理安格拉·梅克尔(Angela Merkel)开放德国边境,让成千上万的难民涌入德国。许多欧盟国家,纷纷仿效酌情接纳了一批难民。在成千上万无家可归的战争难民心目中,梅克尔总理是人间真正的救世主与上帝。

远在希腊离岛上的难民期盼梅克尔总理发声,联邦德国的一些政界人士也希望梅克尔总理站出来表态,发展援助部长穆勒的辞职,无疑是在逼迫梅克尔发声。其实总理始终处在社会道德与现实的双重压力之下。

同时,莱斯沃斯岛的原住居民,也在被烧毁的莫里亚难民营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政府对难民管理的混乱,直接影响了岛上居民的正常生活,警察对一群示威者使用了催泪瓦斯。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10,47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