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邻村信步记

Share on Google+

图钦布罗克城堡俯视图

今年以来,疫情起伏不定,每个人锁足宅屋。笔者差不多日复一日,出家门,穿过村中心广场,沿着莱茵街向东,经过“卡西莫多敲钟”(雨果小说里的钟楼怪人Quasimod)的天主教堂,然后斜插过巴士站,在村小学校的对面,步入自行车道,漫步于一望无际的田野,围绕着广袤农田,转悠一大圈,再从莱茵街一路向西回到家。每日一转悠,慢慢地麻木了,似乎失去了原有的新鲜与清馨感觉……。

一日闲来无聊,黄昏时分,自己一个人驾车,几分钟进入邻村图钦布罗克(Tüschenbroich)村口。其实时常开车路过这里,距我们村仅三公里,可能是我的兔子意识,对“窝边草”没感觉。不曾想停车场居然停满了车,无奈,我只能泊车在一个路口。

蓝天白云,湖泊环绕

沿着村边小道信步,一眼望去,蓝天白云,绿树成荫,湖泊环绕,粼粼碧波,苍鹭戏水,有人垂钓碧溪上,尽收眼帘,嗨……真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湖光潋滟,粼粼碧波

苍鹭戏水

有人垂钓碧溪上

图钦布罗克,属于袖珍村落,小到可怜,根据2017年的统计资料,这里的村民只有433人,几乎全部从事农业经营。

乡村不在大,有历史则名。言及村史,却一时难以清晰表述,犹如我居住的小镇埃克伦茨(Erkelenz)周边所有村落一样,人类居住起源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由于当时没有文字,也就谈不上书面的记录,只是凭借考古的发现,比如:石材工具和陶瓷产品等,作为历史考证的解决方案。最早的文字记载已经是1172年,距今已过千年。在遍地尽是大公国的日耳曼神圣罗马帝国年代,图钦布罗克先是隶属于距10公里之处的瓦森伯格(Wassenberg)伯爵领地,后隶属于30公里之外的尤利希(Jülich)大公国。这小小村落,后一直成为大家族的私人财产,几度辗转于世家贵族所有。

图钦布罗克的城堡建于1624年,在三十年战争(1618-1648)中被毁,现仍留下了旧塔的遗迹。重建的城堡、磨坊和小教堂,再次构成了图钦布罗克领地的统治中心。1876年,这座城堡在遭受严重的风暴破坏后,又进行了一次修建与翻新。图钦布罗克的居民区,在城堡西边约800米处,作为城堡的一部分,据传说较早时是仆人居住的地方。茅草屋顶的磨房,据传建于14-15世纪,今天这里是艺术家的工作坊。

建于1624年的图钦布罗克城堡

被战争摧毁的旧塔遗迹

茅草屋顶的磨房,据传建于14-15世纪

早在1856年,图钦布罗克合唱团,有表演古典喜剧,其中有一部剧目作品是:莫里哀的“乔治•唐丹”(Molières George Dandin)。

我这才获知,这小小村落,还属于我们北莱茵-威斯特法伦的自然保护区,是自然公园的南门,被纳入欧洲自然保护区域。图钦布罗克村,位于莱茵河下游最南端,属于施瓦尔姆河水域,如今大部分已通过管道流淌送入村落四周的湖泊,据当地人说,周边有三处水源:一处位于教堂下方,一处位于旧学校附近,一处位于旧养老院附近。从地质特征来说,属维斯瓦河冰川作用,该地区的土壤砾石材料,由莱茵河和马斯集水区的岩石组成。主要有石英岩,硅酸盐板岩,粘土板岩,砂岩和火石第三纪,中生代和泥盆纪时代等。

苏轼是怎么说来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进入图钦布罗克村口,迎面就是穆勒酒店,镶嵌于湖光潋滟美丽氛围中,周末与节假日总是宾客满堂,酒店提供当地特色的农民美食,环顾周边碧波荡漾水天相依之景色,眺望湖岸边千年古塔城堡之遗址,当您举起酒杯时,视线穿过琼浆玉液,是否已陶醉于时光岁月的历史隧道中…… 此时我方才恍然,数百次的穿行与路过图钦布罗克村口,今天刚刚才相识相知,苏轼是怎么说来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来源:欧洲之声

阅读次数:8,04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