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就不说了,有太多的人骂他们。我着重谈谈那些挺川普的华人基督徒。

这其中有一个叫张洵,微信上有时署名基督张洵。这个人引起我注意是因为在一些微信群里时常会有著有他的名字的文章出现。他的主要观点是:民主宪政来源于基督教精神,中国要民主,大家都得先信基督教,不然中国没了赵家会变得更坏。他喜欢从中国文化的劣根性推导出中国知识分子混蛋,结果就是因为中国文化不如基督教,不信教的中国知识分子更坏,所以大家还是先信教为好。在他的新浪博客里有篇文章,题目是:从柴静看中国知识分子的丑恶。(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77b3d920102vqd0.html)文章从柴静女士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得到一些中国知识界人士的强烈支持,然后推导到中国知识分子不懂量化,然后依然归结于中国知识分子的丑恶。从这篇文章里基本可以看出张洵的说话风格,只有观点,没有论据。既然你说中国知识分子不会量化,你就量化给大家看看啊,说实在的,我也不懂他说的量化是什么东西。说了个大家都不知道具体指什么的名词,然后据此得出自己的结论,再断言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都一样,也不知这位号称基督的张大人是从哪里学的逻辑。时至今日,柴静的纪录片已经被禁,而这个张基督的文章却毫发无损的在新浪博客中挂着,谁对赵家无害不是一目了然吗?

在川普当选后,在一个我们共同都在的群里他发了一段文字,宣称奥巴马政府在执政8年当中引进了100万穆斯林,占到了所有穆斯林的三分之一。奥巴马的目的就是要将美国变成一个穆斯林国家。我一看这类荒唐的断语就要求他给出资料出处。在我的不断要求下,他在几天以后才给我英文的资料出处,承认他搞错了些数据,是奥巴马政府执政的2009到2013年5年当中给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颁发了68万份绿卡,但强辩还是差不多,奥巴马要将美国变为穆斯林国家的罪恶野心是错不了的。我转身查了最近几年美国的移民人数,每年都在100万以上。我又查到2011年到2012年,中国人获得美国绿卡人数为16.88万人,平均每年在8万人以上。若以100万为基数,华人移民超过了每年美国移民总数的8%。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在5年中移民人数不过每年才占到美国移民总人数的13.6%(注意,因为这些国家中还有信奉其它宗教的居民,到美国的移民不一定就是穆斯林)。世界华人总人口是约14亿,占全球人口的20%(全球人口按70亿计算),而穆斯林占多数国家人口总数约20亿占全球人口的约为29%。如果以华人移民的比例为正常移民比例,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移民到美国的正常比例应该是11.6%。考虑到近几年中东,阿富汗等穆斯林国家战乱不休,谋求移民的人会比较多,多出正常比列几个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也就是说,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的移民数相比较其它国家的移民并没有特别突出的增长.

要知道,这些移民数据是谁都可以在美国的移民局官方网站上查到的。这张洵以前就靠着给美国大公司做咨询起家,从这个世纪初就移民美国,还在美国开了家名叫盛中国的贸易服务公司,英文比我可好的多,怎么会这样信口开河呢?

当同一个群里,张洵的一个帮腔者发出下面这张照片,意图证明张洵的观点正确时,我马上明白张洵这类人根本就没有仔细去分析资料,而是将一个白人极右翼的网站的观点照搬过来了。这张照片上说,奥巴马要在美国安置6百万穆斯林。据此,这些极右翼宣称奥巴马要将美国变为穆斯林国家。

下面的图是美国一家权威调查机构的资料。

这家调查机构说,2015年美国的穆斯林有330万,按照他们的分析,预测到2050年美国穆斯林人口会增长一倍达到600万。即使这个预测正确,那时美国的穆斯林人口也才不到现在人口的2%,还要在美国人口基数不增长的情况下。现在美国白人人口占70%以上。不要老拿穆斯林的高生育率说事,美国笃信基督教的白人农村家庭生育率也不低。2001年本人就亲自在瑞士采访过生有十个孩子的基督教农民家庭。更何况,穆斯林移民到美国后,大部分会生活在城市中,受现代城市文化影响,会不会保持在家乡的高生育率还是个问题。所以,穆斯林人口要在美国超过白人,还不知是什么猴年马月的事,真的可以歇歇了。

当我把这些证据展示给张洵时,他开始破口大骂,各种粗鄙语言,基本每句不离屎尿生殖器,似乎这些东西时刻含在他的嘴里,随时喷薄而出。我很淡定地告诉他,在牢里面我见过很多暴力场面,污言秽语对我没鸟用,还显示你人品低下。

这个张洵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在网上找了些资料,基本搞清了他的路数。按照他在美国注册的公司的盛中国贸咨询公司(Access China Trade Services Co, LC)主页上介绍,他出生在1963年。于1984年在东北重型机械学院取得工学学士学位,并于1987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取得工学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即进入中国原子能工业公司任助理工程师、项目经理,直接参与了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核电站 – 秦山核电站的关键设备的海外采购工作。应该是这个工作环境让他有了与外国人打交道的经验和人脉,所以1990年开始做美国公司的驻中国代表,淘到第一桶金以后在1994年自己在北京开设咨询贸易公司,一直到2000年5月,以后移民美国开设了上面所说的盛中国公司。主营中美双边的生意。

在他公司的简介里,他自豪地介绍在中国他曾经给邓质方(邓小平次子)做过培训,到美国以后曾在2004年1月参加俄克拉荷马州长欢迎中国驻美大使杨洁篪的欢迎宴会。

其实,从他公司的简介里,可以看出,除了什么欢迎宴会之类的事情,他的美国公司基本没有做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坐吃山空,所以,张董事长就另辟蹊径,皈依了基督教,成了据说拥有70万会众的一家教会的唯一华人董事。

本来皈依了基督教的人本应为人恭谦,怎么会这样飞扬跋扈,毫无教养呢?

在美国的一个中文采访中,张洵告诉记者,在中国时他的很多员工都恨他,原因是他非常以自我为中心,成功都归于自己。当然,他说现在他皈依了基督教后就改好了。

这就难怪曾经在他公司打工的他的大学同学要来揭发他在大学时就是共产党员了。

当我在微信群里问他是不是共产党员时,他除了谩骂以外始终不正面回答。然后,就退群了,和他在很多群干的一样。

有群友说,不要纠缠过去的事,只要现在三观相近就好。我回答说,我不是要去追究谁的过去,而是要探究一个人的思想轨迹,去理解他的行为模式。

张洵1987年毕业,1990年就出来自己做首代,在中国原子能公司仅仅做了三年。从最低级的助理工程师到项目经理,能够参与核电站核心设备的海外采购,业务能力在那个国营单位里肯定是很强的,起码外语算是好的。但我们也知道,能参加当时中国第一个核电站建设,而且参与海外采购,也是一定要政治过硬,深得领导信任的。很可能正因为他是党员,才能分配到当时还非常保密的原子能公司,并且参与重要的海外采购。所以他对我的问题才会王顾左右而言之,逃之夭夭。

我这里要向大家说明,在80年代,学生党员是非常少的,不像现在大学生党员成百地往外送。那时入党的学生一要听话,二还要会经营,要靠近班主任。入了党,也会有很多好处,能分到好单位。

对于张洵来说,他从来没有变过。在中国读大学时靠近老师,捞到党票,分到好单位。在工作中抓住机会,培养人脉,机会一到就跳出国营单位做外国企业在中国的首席代表。认识了更多的外国企业后再开自己的公司,为更多的外国企业服务。赚到钱后立即移民美国。

到了美国后商业机会没有了,就皈依基督教,将基督教当成生意打理,只不过生意对象变成了人的灵魂。

至于性格,也没变,过去做生意是以自我为中心,皈依了基督教以后中心还是自我。自己的意见就是真理,其他的都是垃圾。

因为真理在握,所以不需要论据,只有断言,结论,听者必须服从,如有疑问,那就是不忠心的表现,再提问,就是敌人了,不能杀而快之,至少要唾沫淹死你。

方法上一定是先拉自己人入群,如有讨论,一拥而上,群殴。极为擅长断章取义,先捏造一个莫须有的观点强加给对方,然后进行批判。

当然,危言耸听,强调危害是必须的套路,然后,大神出现,一切安详!

所以,尽管张洵之流上世纪80年代硕士毕业,靠着知识才混到美国,是个货真价实的知识分子,但却极力将知识分子污名化,俨然是知识越多越反动的2.0加强版。因为他们知道,一旦人们用知识,逻辑去分析他们的一切,谎言很自然就会像阳光下的污雪一样融化成一滩肮脏的污水。

这种蛮横的基督徒让我想起了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对他们来说,最上面的神是上帝,耄,还是太上老君其实都是无所谓的,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借着这个神获得心理的优越感并组织起邪恶的力量,可以控制别人的肉体和精神。这就是张洵之流可以在党妈和基督之间无缝切换的根本原因。

张洵这类皈依了基督教的华人有很多,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把当年对耄的崇拜变成了对上帝的崇拜,对知识的蔑视,对强权的崇拜一切照旧。所以我们在美国华人教会里会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东西,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这些发着恶臭的东西是哪来的。

我在《洗脑的历史》曾经说过,两只狮子为了一只鹿打得你死我活,并不是要去保护这只鹿,而是在争夺吃掉这只鹿的权力。但凡有人告诉你,世界很危险,知识很邪恶,不用思想,跟着我走就行,基本可以肯定,这家伙基本属于两只狮子之一,至于是左边的,还是右边的狮子,白狮子,红狮子都无所谓了。

所以,这些挺川普的基督徒们基本也是赵家的拥趸,只是赵家人是把他们当尿壶还是当自家人,就不好说了。说心里话,我真看不出来这张基督为什么要反对赵家,看看他公司的简介,邓二公子的见面,杨大使的宴会到现在还在津津乐道,估计赵家丢根骨头过去,他的尾巴得摇断了吧,也许,他一直就在偷偷吃着赵家的骨头也未可知,要不然他怎么总是撕扯赵家不喜欢的人呢,而且他的文章在赵家地盘从来无事,邪气的很。

一个朋友邀我加入了一个北美挺川普的微信群,里面很多挺川普的基督徒。看他们说话的语气,已经俨然不认为自己是华裔了。他们看不起在大陆的中国人,看不起黑人,看不起墨西哥人,看不起穆斯林,我有时会想,他们会不会晚上在家拿铁刷刷自己的皮肤,好让它们即使不变白也会变得跟美国中西部农村的红脖们一样。虽然圣经里说信奉了上帝的人都是上帝的选民,但当年上帝的选民3K党徒照样将同样的上帝的选民黑人兄弟吊起来烤全羊。这些恨不能当红脖的前华人看得起的人都是比他们强大的人,赵家人,特朗普,红脖,在强权面前他们的膝盖是软的,在弱小者面前他们的眼睛是长在头顶的,做惯了奴才,也习惯了媚上欺下。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