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5

戴维斯和张积慧

近年来,随着美、俄等方面关于韩战的档案相继解密,有关前苏联空军参加韩战并为共方空军作战主力的事实已渐为人知,中方高级将领如号称在韩战中击落击伤敌机最多(9架)并在文革后曾任空军司令王海上将也在其回忆录中首次承认了这个事实。很多过去的相关疑点——尤其是成军不过一年、平均飞行时间不过100小时左右的中共空军,如何能抗得住最强大的美国空军?现在都得以澄清;而许多被共方作为定论宣传的许多战例则被推翻或受质疑。

这里要说的就是一直被中国空军宣传最响的战例:飞行时间仅100多小时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张积慧,初战就击落飞行经历3000多小时的“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 戴维斯少校。

两机空中交手与两人地面搏斗有根本的不同,不是靠“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和天生的机灵就能弥补技术上和经验上的巨大差距的。如果根据戴维斯的僚机的报告,戴是遭偷袭而被击落的还好理解;但张积慧的故事却是:他靠机灵不但使戴的偷袭扑空,而且靠技术死死反咬住戴将其击落的,随后又击落一架美机。一个新手不靠偷袭击落一个顶尖高手的故事本来就够玄乎了,马上又击落另一个早有准备的对手就更玄了。这个玄而又玄的故事,是否能经得起目前已解密的资料来对证呢?我们不妨看看韩战研究者的新发现。

先介绍一下这两位对手的简历。

张积慧(少将):1927年生于(山东省)荣成市宁津镇桥上村,1945年入伍,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飞行中队长、大队长、团长、师长、军长、中央军委空军副司令员等职。在抗美援朝空战中,共击落美军F86喷气式飞机4架(其中一架为美空军双科王牌飞行员“戴维斯”)。荣立特等功、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获空军“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荣获共和国三级自由独立勋章,朝鲜二级国旗勋章。当选党的第九、十、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容成名人录》)

乔治·安德鲁·戴维斯(George Andrew Davis, Jr.),1920年12月1日出生于得克萨斯州都柏林市,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加入美国空军,曾参加战斗飞行266次,击落敌机7架,被誉为“空中英雄”。1951年10月奉调朝鲜参战,任第五航空军第四战斗机联队334中队少校中队长,数月内出战60次,击落敌机14架,被誉为朝鲜战场上“美军战绩最高的王牌飞行员”,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称他为“百战不倦的戴维斯”,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上将也曾两次从五角大楼致电祝贺。1952年2月10日,在接近中朝边境的空战中,在又击落2架共军米格15后追击第三架时遭袭,飞机中弹后坠毁身亡。此后被追授“荣誉勋章”,并于1953年被追授为中校军衔。

张积慧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 戴维斯的报道,一向作为老共论证在朝鲜战争中如何能以弱胜强打败美军的经典战例之一,至少在中国大陆一直是无可置疑的定论。然而,在韩战研究者根据近年来解密的各方资料重新分析一些战例时,有人发现这个战例的各方资料有诸多难以相互印证之处,除了各方公布的战果和损失不一致以外,连倒底是谁击落了谁都难以确定。

以下是Light在〈碧血长空──朝鲜空战探析完整版〉中有关此战例资料比较和分析:

———

例四、1952年2月10日

中国纪录:

空4师12团击落2架F-86。

损失3架米格-15。

苏联纪录:

第97拦截机师第148近卫拦截机团击落1架F-86。

联军纪录:

第4战斗机联队334中队击落2架米格-15。

F-86E喷气式战斗机,第4战斗机联队第334中队,编号51-2752,戴维斯在击落2架米格-15后自己被击落,没有跳伞。

F-51D螺旋桨战斗机,第18战斗轰炸联队第67中队,编号44-72428,迫降毁损。

此日发生了一次相当扑朔迷离的战斗。中方纪录是该次战斗中张积慧所属大队迎战8架F-86,击落两架,其中一架是著名美国空军王牌戴维斯少校。美方记录则是戴维斯2架F-86攻击米格-15编队,击落2架,然后戴维斯自己被击落。双方交战过程差异极大,有许多出入。

中方资料:

张积慧驾机升空后,首先发现远方美机,随即报告带队长机。带队长机阮济舟果断地发出”投掉副油箱,準备战斗”的命令。张积慧和僚机单志玉立即投掉副油箱,迅速爬高佔位,準备攻击,后丢失目标,即加大油门追赶机群,继续搜索目标。当前进至泰川、纳清亭之间地区空域时,发现在前方一批美机迎面飞来,张积慧立即投入战斗。戴维斯率领的8架飞机迅速右转向张积慧双机尾后袭来。张积慧双机立即右转上升,使美机扑空,并顺势咬住戴维斯的座机。戴维斯依靠优良的飞行技术,先俯衝,后向太阳方向作垂直上升,继又转入俯衝,极力摆脱。张积慧、单志玉双机死死咬住不放,迅速接近幵炮距离。张积慧第一次开炮未中,继续追至600米时第二次按动炮钮,三炮齐发,将其击中。之后,张积慧转入攻击另一架美机,在400米距离上瞄準射击,打得美机凌空解体,碎片飘撒地面。美国空军”空中英雄”、”王牌”飞行员乔治·阿·戴维斯来不及跳伞而命归西天。

中方一向公开资料未提张积慧及其僚机单志玉被击落,近年来才承认。单志玉阵亡,张积慧跳伞落地,距戴维斯机残骸约500公尺;同次战斗中,另外还损失了第3架米格-15。

美方资料:

当天戴维斯带领18架佩刀机在米格走廊担任巡逻工作,保护攻击朝鲜目标的F84战斗轰炸机群。但是戴维斯没有留在巡逻区域,只带著僚机立特菲德(Littlefield)中尉就向北飞到鸭绿江边寻求接战机会。他们在回程南飞途中发现有约10架米格-15在较低高度,绕到后者后上方俯衝而下。戴维斯第一次开火就击中一架米格-15,毫无防备的米格-15马上被击落;其餘米格-15发现被攻击,四散逃逸。此时戴维斯本该迅速爬升,取得高度后再俯衝一次就该脱离;但是戴维斯没有爬升,反而右转攻击第二架米格-15,将其击落,而立特菲德没有看到该机飞行员跳伞。戴维斯再接再厉攻击第三架米格-15时,突然不知从哪裡窜出一架米格机,立特菲德警告不及,戴维斯的座舱就被击中,飞机坠落撞入山间。立特菲德与米格机纠缠一阵后脱离,回到基地,报称戴维斯击落两架米格机,自己被击落。当天美军只损失戴维斯一架F-86,而也没有其他飞行员报称击落米格机。

美国空军当天确实只损失了戴维斯一架F-86(51-2752),KORWALD中记载的另一架F-86(50-645)受创,右侧水平稳定翼中了一发机炮,更换稳定翼和升降舵后修復,此机应是第4战斗机联队队部飞机,不是戴维斯所属第334中队的飞机。这架飞机在快到停战的1953年6月24日时才因机械故障而失事,当日的飞行员是Jackson。此机当天受创的经过不详,也无记载时间地点。另外KORWALD中有关戴维斯4机与10架米格-15交战记录有误,近年研究人员已排除,同样记录有误可见费席尔被击落一条。

苏方资料:

当天,第97拦截机师第148近卫拦截机团的Mikhail Averin中尉「击落两架正在攻击友军米格机的F-86中的一架,该机中弹后反转坠入山间。」

分析:

这里资料比较详细,但有相当矛盾。美方和苏方资料比较吻合,与中方资料有较大差异。

美方私人研究人员近年来仔细研究美方原始档案资料,并对立特菲德和其他老飞行员进行访谈,已经确认当天跟米格机群交战的只有戴维斯和立特菲德两架佩刀机。特别是当年立特菲德在戴维斯被击落后,受到非常大的责难,许多空军高层认為是他没有善尽僚机职责保护戴维斯的后方,由於他的失误才让米格机偷袭成功。如果当时真有其他佩刀机在场,他可能就不用负这麼大的责任,也就不会承受这麼大的压力。但经过50年的漫长光阴,他都已经是白髮苍苍,行将就木,但是他还是重述著当年相同的经过,并未就已经过去五十年的这件事进行翻案。

而在战斗经过中,其他不在场飞行员从无线电听到的呼叫,也可以支持立特菲德的报告。例如,其同队飞行员道格拉斯·伊凡斯(Douglas Evans)提供了对当年多次空战相当可靠的个人回忆。戴维斯被击落当时,伊凡斯在东南稍远处的不同空域巡逻。但是他清楚地记得从无线电裡听到戴维斯冷静熟悉的声音说:「Look here, Baker Two。」这种呼叫是当时飞行员间的惯用呼叫,通常是长机即将攻击敌机,或者已击中敌机,提醒僚机注意看一下来确认战果的用语。第一次呼叫后不久,他又听见戴维斯呼叫一次,过后不久后就听到立特菲德的声音:「Look out Backer Lead! Oh! No!」伊凡斯的叙述基本上和立特菲德的报告非常吻合。

问题是,美方只有2架F-86参加那次战斗,1架被击坠,1架安全返回基地,如果张积慧击落2架F-86后,才与单志玉被击落的话,那他跟单志玉又是谁击落的呢?立特菲德报告说他自己在戴维斯被击落后曾跟在场米格-15缠斗一下,开过一次火,但是检视其照相枪相片后,没有发现击中目标的跡象。中方损失的第3架米格-15又是怎麼一回事?另外,中方在从美国报导中获知戴维斯死讯后曾进行搜山,所以发现了戴维斯座机,被张积慧击落的另一架飞机却又不知所踪,到哪裡去了呢?诸多疑点一直无法解答,还有待更详细的原始档案资料开放后才能进一步分析。

——————-

老古的分析和推论:

既然苏军的战果记录与联军损失记录完全吻合,而美军也没有理由要隐瞒被张积慧声称击落的另一架美机损失,而且中方也没有发现其残骸踪迹,因此可以推断张有谎报战果之嫌。由于张及其僚机单志玉在中方机群后追赶编队,当遭到戴维斯袭击时在一起的只有僚机能看到交战的情况,而单又被击落身亡,死无对证,张本人战机上的射击照相记录也随其坐机而毁,因此击落戴维斯的全部故事都只是张的一面之词,可信度本来就小,既然他可能谎报另一架的战果,当然也可能谎报全部战果。

而根据苏、美双方相互吻合的记录和相关资料,当时的战况更有以下可能:

戴维斯突袭击落的第二架是单志玉的(因为飞行员没有跳伞),在追击第三架时被赶来救援的苏军米哈伊尔·阿维林(Mikhail Averin)中尉偷袭击落。中方损失的第三架可能是戴维斯被击落前追的那架,由于逃得太慌张而失控坠毁(据记载,米格15在转身过急时容易失控,中方在韩战中由于新手太多,此类损失不小),而立特菲德在戴维斯被击落后已自顾不暇,没有看到第三架的下场,因此美方不知。张的飞机不是被戴击落的第一架就是坠毁的第三架,很可能是后者,因为他“跳伞落地,距戴维斯机残骸约500公尺”,显示两机失控时间应该很接近才是。张在跳伞后看到此后的战况,不但看到戴机坠地,而且看到立特菲德被苏机围攻的情形,估计他也可能要被击落,所以干脆就谎报了他击落长僚两机的战果。

苏方当时是秘密参战,此后即使能推论出是阿维林中尉击落的戴维斯,也不可能公开与张积慧争功。而且,苏方即使可能事后向中方高层说明此事,但从宣传中方空军能独力对付联军的神话来看,从鼓舞共军士气和迷惑美方的心理战角度来看,维持张积慧的谎话当然有百利而无一害。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中方即使在战后宣传这个故事,长期一直也不透露张、单也在该役中双双被击落的事实,很难设想只是为了维护英雄的战机未被击落过的光辉形象,如另一空军“一级战斗英雄”王海,曾被击落的事实就没被隐瞒。很有可能的合理推断是:中方高层也知道张是说谎,但如果提到此一事实,那美方就很容易推断出他俩只可能是被戴维斯击落的,而戴则很可能是被不能被宣传的苏军飞行员击落的。不过,天长日久,共军高层管宣传的人换了好几代,没人再记得这些相关的忌讳,近年来不慎就漏出了这个关键的事实。

综上所述,在有更多资料被发现之前,最合理的推断就是:

张积慧和戴维斯,谁也没击落谁;但戴追得张坠毁,自己却被阿维林偷袭击落!

//////////////////////

百战经典空战篇八:“空中王牌”大对决

——————————————————————-

2006年03月29日 08:28 来源:海峡之声广播电台

纵览经典战事风云变幻,评点军事王者兴衰成败,大家好,欢迎收听本期的《百战经典》。今天的节目中,将为您介绍抗美援朝战争中著名的“空中王牌”大对决。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年轻的志愿军空军面对强敌,毫不畏惧,越战越勇,连战连捷,在世界空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其中,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年仅20多岁的志愿军飞行员张积慧,居然击落了曾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有几千小时飞行经历的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 。这场中美“空中王牌”的对话,以年轻的张积慧的完胜而告终。

1952年2月10日凌晨5时,天气寒冷,空中布满薄云。志愿军雷达发现美机数批先后侵入平壤、沙里院和价川地区,其中F-84、F-80战斗轰炸机16架,在18架F-86战斗机的掩护下直向铁山半岛飞来。

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为了给敌人以出其不意的打击,改变以往在清晨一般不出动的惯例。志愿军空军立即起飞34架米格-15歼击机,其中16架为攻击队,18架为掩护队,急速飞往战区。 机群疾速飞行,一朵朵云团不时从机身旁闪过。耳机中不时传来命令:“加强戒备,注意敌机利用云层隐蔽偷袭我机。”

机群很快飞到鸭绿江上空。忽然,第12团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隐约发现远处天水相连的地方有一道道白烟。张积慧脑子里一闪:这是飞机拉烟!有敌机!谁都知道,在空战中,敌我双方如果谁先发现对方,谁就能争取主动,谁就多一分胜利的把握。 张积慧以飞行员特有的敏锐迅速地判断出敌情,并立即向带队长机报告:

“301,301,前方发现敌机!”

“301明白!”带队长机也同时发现敌机。

只见从远处海面上飞来了黑乎乎的一群苍蝇式的东西,再仔细看,变成了一个个小黑点。在美军机群的前面,乔治·阿·戴维斯驾机傲慢地向前疾驶。

戴维斯,是美国空军赫赫有名的”空中英雄”。1951年11月,戴维斯作为”王牌”飞行员派到朝鲜战场后,被美军空军称为”中国空军的克星”,是美军空军中”特别善战的勇士”,每次重要的出击都要派他参加。今天,戴维斯又率队出击了。

敌我机群迅速接近。带队长机当即下令:”扔掉副油箱,准备战斗!”

张积慧一听,扔掉了副油箱,猛一推操纵杆,率僚机单志玉爬上了一万米高空,准备攻击。可是,一下子却不见敌机的踪影。这一来,不仅丢失了目标,张积慧和僚机单志玉又脱离了编队。张积慧见一时找不到敌机,便率僚机加大油门,追赶编队。他们一边向前飞,一边搜索目标。空中战场瞬息万变。那群黑色敌机突然消失,让张积慧意识到来犯的这批敌机飞行员一定是老手,非常狡猾。虽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批敌机领头的就是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但张积慧料到今天要打一场恶仗。

突然,一批敌机从前方的云层中直窜下来,为首的正是戴维斯,他带领8架飞机以右转咬尾攻击之势向张积慧和僚机单志玉猛扑过来,眼看就到了开炮的距离。

敌机的突然攻击使张积慧大吃一惊,他发现敌机共有8架,还占据了有利的攻击位置,而他们只有两架,还处于劣势。在这紧急关头,如稍有不慎,后果将不堪设想。

张积慧马上镇定下来,并沉着地提醒僚机: “注意保持编队!” 然后,他猛地作了一个右转90度上升的动作,一下子将美机压到了自己的右下方。本来已准备开炮的美机扑了个空,从张积慧的后下方冲了过去。敌长机飞行员戴维斯冲过去后,一时找不到对手,茫然地将飞机提起。说时迟,那时快,张积慧在右转中迅速地率僚机向左反扣,反而形成了对敌机咬尾攻击的有利态势。

然而,戴维斯毕竟是一个久经沙场的飞行老手,他见势不妙,急忙使出浑身解数,进行机动摆脱,先是急俯冲,随后又朝太阳方向作剧烈的垂直上升。这样既可利用阳光隐蔽自己,又可使对手处于自己的正后方,伺机转被动为主动。 强烈的阳光刺得张积慧睁不开眼睛, 根本无法攻击。他暗骂一句:”狡猾的家伙!”仍紧追不放。

戴维斯见自己战术动作成功,心里暗暗得意。他见张积慧和单志玉还没追上,就再次向下俯冲,企图从低空逃之夭夭。 但是,张积慧岂能放走敌机。他乘敌机俯冲观察不便之机,率领僚机单志玉向敌机猛烈冲了过去。

戴维斯见势不妙,加速逃窜。张积慧一加油门,猛扑过去,距离越来越近,2000米……1500米…… 其他敌机见戴维斯被套住,迅速向张积慧围抄过来。

僚机单志玉见状,立即拉起机头,翻入高空。接着猛冲下来,把围抄张积慧的敌机冲得四散开来。张积慧一面摆脱其他敌机追尾,一面加大油门直扑戴维斯的飞机。

戴维斯自参加朝鲜战争以来,从来都是抓住对方穷追猛打,像今日这样叫人追打的情景还从未遇到过。他虽身经百战,此时也乱了阵脚,头上大滴的汗珠淌了下来。爬高来不及了!俯冲也来不及了!只能照直朝前飞去。

张积慧像猛虎扑食一般,发疯似地尾追敌机。距离越来越近,张积慧果断地按下炮钮,可惜,因角度差了一点,一串火舌紧贴敌机身边飞了过去。张积慧咬紧牙关继续猛追过去,在600米的距离上,终于再次将敌机套进瞄准光环,一按炮钮,3炮连发。只见敌机先是跳动一下,接着拖着一股浓烟,打着螺旋,一头栽在山坡上。

见敌长机已被击落,张积慧迅速拉起飞机,又向另1架美机扑去。此刻,该机飞行员见长机被击落,早已吓得不知所措,驾驶着飞机像一只无头苍蝇,四处乱飞乱撞。正当张积慧逼近到开炮距离时,美机突然来了个上升转弯,企图逃脱。张积慧正求之不得,他充分发挥米格-15的优越性能,敏捷地作了个上升转弯,并从内圈切半径,向美机迅速靠近。在400米的距离上,张积慧打出一串炮弹,这架美机顿时被打得凌空解体。

这次闪电般的短兵相接,张积慧和单志玉两机密切协同作战,在不足2分钟的时间里,就获得了一举击落两架美军F—86佩刀式喷气式战机的可喜战果。

天空中,敌机的碎片纷纷扬扬地落了下去。张积慧刚转过机头,发现大约20架敌机赶来增援了,当敌机发现志愿军的飞机只有两架的时候,倚仗绝对优势,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张积慧用力将飞机拉起来,侧过机身,瞄准一架敌机,一连揿了几下按钮,炮没有响,炮弹已经打光了……这时敌人的两架飞机同时开火了。张积慧感到机身剧烈地震动起来……飞机快速向下滑去……几架敌机从后头追着射击,张积慧的飞机连连中弹……此时,张积慧用力按了一下弹射钮,”嗖”地一声,整个身子被弹出了飞机……飞机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箭一般朝地面扎了下去。

张积慧安全地着了地,他四下看去,只见有十几个志愿军士兵朝他跑过来。看到是自己同志,张积慧这才松了一口气。

空战结束后,当地的志愿军地面部队从美机残骸中找到一枚不锈钢的驾驶员证章,上面刻着: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这一情况迅速报至志愿军空军司令部。

戴维斯在被击毙之前,已在朝鲜执行了60次空中战斗任务,击落11架战斗机、3架轰炸机,在当时是美军中”战绩”最出色的王牌飞行员。然而,这个不可一世、骄横跋扈的”王牌飞行员”竟被年轻的志愿军空军驾驶员张积慧击毙,葬身于朝鲜战场,永远地失去了头顶上的光环。

戴维斯被击毙对美国空军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戴维斯所在的美军第4联队空军基地,一连三天举行了哀悼仪式。 戴维斯的夫人带着失去丈夫的悲痛,致函美国空军,提出了强烈抗议:“为什么要让我的丈夫,参加这样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战争?既然美国空军是世界上最好的空军,戴维斯又是美国空军中最好的飞行员,那么他为什么会死去!”美国空军中,没有人敢站出来回答戴维斯夫人的质问。

美军远东司令威兰中将也远道赶来,参加了追悼仪式。他非常沉痛地说:“戴维斯的阵亡,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实,是一个悲惨的失败,是对远东空军的一个沉重打击……”而在多年以后,威兰将军回忆到:“中国空军对我们来说,一直是一个谜,他们好像一个晚上便学会了一切,飞行员只要很少的时间,就能够空战,他们好像在冥冥之中似有神助,对于我们来说,很多事情不可思议!”

当年在朝鲜上空,志愿军空军正是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与世界头号空军——美国空军进行着力量悬殊的空中搏杀,使得美军“王牌”飞行员频频折戟。而志愿军空军在战火中迅速壮大,发展到27个师25万人,拥有飞机3000多架。美国人情不自禁地哀叹:“中国几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世界空中大国。”

来源:独立评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