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片: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博讯网)http://boxun.com/news/images/2014/11/201411260218china1.jpg

在广州,上周三11月19日被警方移交检察院的唐荆陵“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一度“被消失”。唐的律师及家人向检察院查询时得知,案件并未移送,但警方却否认该说法。案件直到本周一11月24日才确认下落。唐律师的家人在看到起诉意见书后表示,起诉罪名“荒谬”。此外,在湖南,维权人士赵枫生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将于本周五11月28日宣判,其代理律师表示,目前公权力完全无视法律,可以莫须有罪名加罪于无辜公民,因此对案件结果不乐观。

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再现波折,上周三,唐荆陵的辩护律师刘正清接到广州国保的通知,唐案已呈送检察院,律师可以去办理会见手续,但当刘律师上周五到检察院申请会见时,却被告知没有收到警方移交的唐案。唐荆陵案竟然无缘无故“被消失”,家属及律师均十分愤怒及不解,本周一再向办案警方及检察院查询,才终于确认了案件下落。

刘正清律师周二告诉本台记者,星期一查到案件是上周四移交到检察院的,而他在上周五要求会见唐荆陵却遭拒。

记者:“案子什么时候到的?”
刘正清:“20号”

记者:“什么时候查到的?”
刘正清:“24号,我上星期五到看守所会见,但是没画押,就不能给我们见,如果明天还不能给我们见那就是故意刁难。”

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周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她怀疑当局有意制造麻烦:“在我们常人看来预审科递交了起诉书,检查部门应该马上就知道了。昨天律师又去了,才查到起诉意见书,但会见的时间还要再等。我对他们的工作流程是很有疑议的。”

汪艳芳还告诉本台,她在看了起诉意见书后感到很愤怒,认为罪名荒谬:“我这边也不纠缠关于时间的问题了,现在重要的是接到了起诉意见书,说唐荆陵发起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运动,说他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思想。首先在无罪的情况下就断定人家的思想有罪,而且就着这个前期的定论铺开来,说他从事的公民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都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依据,整个都是很荒谬的。”

据了解,唐荆陵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抓已近5个多月了,但警方一直不让律师会见,家人都不知唐在看守所内身体如何,十分担心。而唐荆陵70岁的老母,也因儿子被捕一事而长时间的过度忧伤,于今年的9月猝死,律师与家属多次敦促当局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给予唐荆陵取保,以使他尽快回乡给母亲奔丧,料理后事,但均遭拒绝。

此外,湖南民主人士赵枫生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将于本周五宣判。其代理律师陈以轩也是郭飞雄丶孙德胜“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中孙德胜的律师,由于孙案也安排在当天开庭,于是他们请求法院择期宣判,但被拒绝。他表示,不排除法院将两个案子安排在同一天审理,为了减少公众的注意。

陈以轩律师周二对本台说:“有可能有这样一种联想,我和法官也沟通了,我说一定要改期,因为(孙德胜)那个案子也很重要,法律文书也提前送达的。但他们说不能改期,他们说这个案子的审理期限已经到了,最高院延长了三个月已经到期了,一定要判。我们没办法。”

记者:“那你预计会有什么结果?”
陈以轩:“煽动颠覆罪以前的案例是判一到三年,我觉得现在整个氛围不怎么好,判决有可能会重一点,我不是很乐观。

据了解,赵枫生是湖南永州人。曾在北京筹建中华全国农民协会,后被当局从北京赶走。2013年10月,天安门金水桥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之后,赵枫生在网络中发表了致事件策划者“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公开信,内容呼吁不要伤害无辜百姓,并指共产党是矛盾的根源。而本周五的宣判日,正值赵枫生被拘留整整一年。

来源:自由亚洲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