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快乐的二奶

副市长黄梅毅支开司机,声称忘了批示几份文件又回到办公室,看到秘书小刘的座位空着,桌子上整整齐齐的,他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进入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他先在大皮椅上坐下,环顾四周,桌子需要收拾干净,窗帘要检查一下是否关得严严实实。对了,酒!副市长弯腰把xo酒从柜子里拿出来时,有些犹豫了:今天需不需要吃美国进口的壮阳药伟哥呢?

自己是靠真才实学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的。黄梅毅靠一手好字体以及从唐诗改编成现代革命诗歌的才能,一路从副科长升上来。想到这里副市长浑身打了个颤,感叹道,那个美女人可真对自己的胃口呀!

那是在一个月前,黄副市长在一个酒会上认识的叫什么“青青”的妇人,不过当天晚上和她单独在一起时,充满诗情画意的黄副市长已经改口叫她“亲亲”了。那亲亲可真是个天生尤物,人应该有三十多岁了,可是浑身透出妖冶和美丽,这可是五十五岁的黄副市长第一次认识一个同时可以用妖冶和美丽来形容的女人。黄副市长在官场上的人缘和口碑都不错,贪污腐败说不上,最多有时帮朋友做点小事,但都是以不和国家的利益,国家政策相冲突为前提的。虽然有时逢场作戏地偷偷情,甚至嫖一下欢场女子,但是心高气傲的副市长认为目前中国的风尘女子和二奶们除了美貌之外一无是处,如果真有象亲亲那样才色俱佳的美人儿,

天呀,只要她愿意敞开大腿,我就愿意敞开钱包!

所以黄副市长一直坚持不发展情妇,不包养二奶。当然,这想法是那天和亲亲上床前的,确切说,是到第二天两人一夜颠鸾倒凤起床后再次激|情云雨之前的想法。那天发生了什么?

女人温柔地伺候了自己一个晚上,所以黄副市长起床后一点不觉得疲倦。在床上坐起来后的黄副市长盯着身边玉体横陈的亲亲什么也没有穿躺在昨晚揉乱了的被单上,不觉滛兴又起,怎奈何有心无力。正在犹豫之间,亲亲翻了个身,媚眼朦胧地望住黄副市长的捰体,黄副市长伸手从亲亲雪白的大腿之间捻起两根沾乎乎的荫毛,举到亲亲眼前,原来只是为了博得美人娇羞一笑。

黄副市长没有想到的是,那女子娇柔一笑之后,竟顺口吟出一句“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唐诗绝句,让黄副市长浑身仿佛触电般。黄副市长伸出颤巍巍手把毛发重新粘到亲亲白嫩的大腿上,顺手抓住美人的两条粉腿,分开来看那昨夜销魂过的地方,同时也脱口吟出一句“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那美女人亲亲并不扭伲,就这样敞开着仍然粘着黄副市长jg液的阴沪娇羞地一边微微喘气,一边轻声吟对“花径不曾缘客扫,篷门今始为君开”。黄副市长陡然间有了“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感叹。没有想到,当初自己在一次次运动中靠临摹古唐诗抒发革命豪情,卑恭屈漆的跟着造反派摇旗吟诗,从一个小小的科长一路获得赏识,当上了副市长,在甚感“高处不甚寒”的今天,竟然在床上碰上了知音!黄副市长当时的心情陡然回到那如火如荼自己手臂上缠着红卫兵袖章的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似的。他强烈压抑着激动,深情凝视着女子的下体,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吐出“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算是对女子“篷门今始为君开”的谢意。那美女子显然也来了兴致,伸手过来抓住黄副市长垂头丧气的命根子,随即吟出“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和“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这两句诗来暗示昨晚搞得不过瘾,今天自己还想再来一次。

这黄副市长毕竟是年纪大了,虽是滛心大起,怎奈下面跟不上,加上大概是听到亲亲诗中有“细”和“急”这样敏感的字眼,觉得也有必要提醒亲亲一下,昨天晚上自己是很勇猛的。于是他以低沉的声音念出“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诗不但让亲亲明白自己昨晚几度云雨,而且隐隐暗示自己是身份不同凡人的高级官员,如果在唐朝,他这个副市长大概也相当于征战沙场的将军吧。这亲亲果然是玲珑剔透的聪明美人,手儿只是轻轻耐心地抚摸黄副市长那“笑入荷花处,伴羞不出来”的小弟弟,等黄副市长稍微有点起色,只听那娇柔的声音又起“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这亲亲美女子一边抚摸一边已经摆好了姿势,黄副市长咽了口口水。他不喜欢荫毛太浓密的女子,那些可以用“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来形容。好在眼前的美人儿荫毛稀疏,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加上昨晚云雨过后并没有清理,看在黄副市长眼里,真是“桃花流水悄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于是他立即挺枪上马,乱刺一通,却不得门而入。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那美女子亲亲竟然还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边仍然可以吟出不连贯的诗句:“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也?”

黄副市长脑袋里的血液慢慢向下面冲去,不过还可以理解亲亲借这诗抒发的滛意,那就是自己的花朵一直很湿润,可恶黄副市长怎么还没有找到洞口呀?

黄副市长边想边抑制自己的兴奋,生怕没有上马就软下来,又是一阵乱戳,可是仍然不得法而入。于是有点埋怨地说:“重门深锁无觅处,疑有碧桃千树花”。

亲亲一边娇喘,一边向黄副市长抛了个媚眼,不示弱道“羌笛何需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听到这些脍炙人口的诗词,黄副市长又次回想起红卫兵大串连时他在拥挤的火车上身体顶住一个女红卫兵的激动,这时就是想下面不坚挺也不行呀。果然,不一会儿,黄副市长已经“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了。今天特别勇猛的黄副市长觉得自己的小弟弟也特别长,他使用深浅相间的方法,没两下就让胯下的亲亲“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了。这时,整个房间就剩下“时时闻鸟语,处处是泉声”了。为了延长快乐和多享受一下女人娇美的样子,黄副市长边使劲变继续强迫自己想唐诗,于是“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以及“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的句子就出现了。不行,黄副市长警告自己,快要“一江春水向东流”了。于是他马上闭上眼睛,想把亲亲那迷人的身姿排除在脑外,可是亲亲那小美人的娇喘声听在黄副市长的耳朵里,仍然有“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的效果。大概不到六分钟,黄副市长终于忍无可忍地“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回味,可是每次回味都有不同的新感觉。黄梅毅副市长把酒放好,决定不再使用壮阳药“伟哥”。黄副市长从心里不愿意承认亲亲是自己的二奶,他觉得正确的说法应该叫恋爱,并且这种感觉是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他暗暗庆幸自己在五十五岁时终于找到了红颜知己,否则时光如飞,不再上一层楼的话,五年后就要退休了。想到这里就觉得后怕,一旦退休,哪里还有什么机会?象亲亲这样的美人儿可能连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吧?!这些天他也做过思想斗争,甚至暗暗把自己和亲亲的关系与那些大贪官与情妇的关系作了比较。虽然每次都让他暗暗出一身冷汗,但最后他都会安慰自己一番,毕竟,自己和亲亲的关系要美好得多。至于家里的老婆,那不是一个问题,官当到这份上,不就象民间流传的那样“工资基本不动,烟酒基本靠送,老婆基本不用——”何况老婆也年级大了。哎呀,真让人感叹,弹指一挥间,老婆都变老太婆了。

走廊那边传来高跟鞋的声音,黄副市长马上夹住自己的双腿。听到亲亲高跟鞋的声音,黄副市长马上想到一点值得安慰的地方,亲亲并不是因为贪图钱和权才和自己上床的,她都表明了是喜欢黄副市长不好色,不贪财兼有才气。从黄副市长这边来说,也不全是贪图美色呀,那天如果不是云雨一夜后两人早上边吟唐诗边滛乐的话,黄副市长说不准就不再见亲亲了。不过现在不同了,一个月下来,黄副市长已经无法离开亲亲了。亲亲这个自称从湖南来打工的女人,美得让人不敢相信,而且才华横溢,每次zuo爱不是吟诗就是唱歌,并且还喜欢装扮成各种角色和黄副市长享乐。上个星期她突然打扮成护士进入黄副市长订好的酒店,结果不到三小时,接受了这位俏女“护士”两次“全面身体检查”的黄副市长就泄了四次。“都55岁的人了,”黄副市长不觉微笑着自言自语,“没有想到自己老当益壮啊!”

今天是亲亲要求要在黄副市长的办公室zuo爱!一开始黄副市长有些犹豫,特别是想到前几年被判刑的湖北省副省长孟庆平,看到人家公司来办事的女秘书有几分姿色,竟然在办公室就把人家j污了。不过黄副市长马上强迫自己不要这样想,自己和亲亲的关系不是那样的。一想到亲亲装扮成女护士给自己带来的刺激,黄副市长是欲罢不能。其实,自己一直是有贼心没贼胆,当时听到孟庆平副省长在办公桌子上把那女人的衣服拉开,一边拿着笔批示文件,一边进入那女人时,自己不也是暗暗兴奋过吗?管他呢,自己为革命已经贡献了半辈子了,古人说得好“有花勘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呀!所以,今天下班后,自己先回到办公室,静静地等着亲亲打扮成公务员的样子来请示工作,然后——“哈哈,我就把她抓住按在办公桌上,扯掉她的套装,然后不经过前戏,就硬生生的进去——”

哎呀,不好,黄副市长想得太入迷,一不小心,又“飞流直下三千尺”了,结果“入云深处亦沾衣”,裤裆顿时湿了一块。这节骨眼上,高跟鞋声音被敲门声替代了。

“这么快就有消息告诉我?”深陷在火车咖啡座里的男人看见郭青青坐下来就迫不及待地问。

“当然,那还能错。”满面春风的郭青青自豪地说:“你以为我是谁?”

“我知道你是谁!”男人喃喃的嘀咕道,“就怕你忘记了自己是谁。好了,先告诉我,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黄副市长!”

“哎呀,”男人动了一下,“你怎么这么快就上手了?那个黄副市长据说有希望更上一层楼,奥运会后要到中央的。你真行!”

“谢谢夸奖了。”女人声音带点俏皮。“他人确实不错,没有什么把柄,也没有明显的弱点,我也是研究了好几天,因为他负责奥运会的主要保安工作呀,正是你需要的人呀。好在后来总算让我找到他的致命弱点——”

“他贪财?”男人问。

“贪不贪财我不知道,可是就算贪财是他的弱点,我也没有办法呀,以他这个级别的贪官污吏的平均水平,我就是把整容的那一百万美元都给他,恐怕人家也看不上吧。你看人家王宝森,陈希同——”

“那一定是好色!”男人说。

“男人当然都好色,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弱点。再说人家黄副市长才55岁,不知道电视台和演员学校有多少人愿意和他上床,就是好色我也没有办法呀。”郭青青边说,边故意做出媚人的表情。

“那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让你得手的了。”

“你也太小看人了,我是靠才色两手把他迷住的,哈哈。”

“青青,小声点。”男人耸了耸肩,“告诉我你在什么情况下得到的情报?”

“哦,你真想听?”女人有些诧异的样子。

“什么我真想听?如果不知道情报如何来的,我怎么知道这是否是圈套?不要废话了。”

郭青青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珍珠奶茶,开始讲述那天是如何得到三份重要的情报的。

那天我打扮成公务员小姐的样子进入到市长办公室,说了声“市长好”后就站在那里摆出一副一本正经随时听候吩咐的样子。你看就象这样,当时我肩上背了个小包,臂弯还故意夹了个文件夹。黄副市长就坐在他那张大皮椅子上,表情混杂着狼狈和后悔的样子。我想,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的吗?我慢慢走过去,等到走到他那张豪华的办公桌边时,就弯下腰恭恭敬敬地把“文件”送过去。我虽然穿着套装,可没有带||乳|罩,一弯腰,两只奶子就这样弹了出来。

黄副市长脸上虽然有点红润,但反应好象有些迟钝。于是我顺势坐在办公桌上,把身子倾向他,在我快要接近他时,我发现他表情尴尬地迅速把两腿合拢,哼,不过还是被我瞥见了他的裤裆有块湿印,哎呀,这个讨厌的老家伙,竟然在我来之前就忍不住在裤子里she精了!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烦躁,大概是花天酒地太多的原因,他本来就jg液稀少,还老逞能。上次为了让他感觉良好,我不得不胡乱在手上身上擦点润滑油假装说成是他的jg液,结果,他还真以为自己返老还童了呢。这次我好不容易说服他在办公室来一次,他却先情不自禁了,看起来又要费我一番口舌了。

我撒娇地嚷道:“市长老公,你肯定又和女秘书或者手下的小姐鬼混了,不嘛,我不干!”

“哪里有什么小姐呀,”他摆摆手,“我忙得要命呀。”

“有什么忙?”我一边不依不饶地追问,一边在市长办公桌上宽衣解带。

“看文件,批文件呀。”黄副市长把手摊开,两只眼睛就死死盯着我解扣子的手。

“哎呀,”我停准备脱三角裤的手,故意生气地嚷嚷:“原来抢走我老公的情敌是那些狗屁文件呀,它们在哪里?让我找它们算帐。”我开始东张西望,可是办公桌上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哪里有什么文件?

“它们在哪里?”

“什么它们在哪里?”黄副市长有些迷惑地看着我放在三角裤上的手。

“那些文件呀!”

黄副市长恍然大悟,笑了起来,“都在保险箱里,当然不能放在外边。再说,我们不是要在桌子上玩吗?”

我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不过随即我就噘起了小嘴,转身过背对着他,低声嘀咕道:“这哪里象办公室,桌子上干干净净的,哼,你拿些废纸张或者那些文件出来摆在桌子上,让我感觉到自己是在和日理万机的市长玩,我才干。哼!”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刚才已经扫视了房间,哪里有什么废纸。再说,我那一生气故意一转身肯定取得了特别效果,你知道我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裸背到屁股沟。我们以前吵架,我一把裸背和屁股转向你,你就顶不住了。想那黄副市长比你还好色,如何可以坚持住?果然,两分钟不到,他就走向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一扎文件,胡乱放在大桌子上。

我扯下三角裤,一下子滚到桌子上,故意把那些文件恶狠狠地拉到我屁股下,一边看着黄副市长说:“哼,今天就要让这些占去你时间和心思的‘情敌’在我屁股下眼巴巴地看我们俩人耍乐子!”

“青青,”陷在火车卡座里的男人用舌干口燥的声音打断郭青青有声有色的汇报:“我知道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看到的文件内容吗?拜托不要描述你的那些细节了。”

你以为我想描述吗?不是你想听的吗?不过要告诉你文件的内容的话,我必须得慢慢从当时的情况讲起。我听说苏联的se情间谍把照相机的开关装在荫道里,一开始进入就自动拍照,不过我可没有那玩艺,我得全靠脑子记忆,那么多文件我都得在zuo爱的时候偷看完,并且有选择性记下你指示要我搞的内容,你以为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呀?我是靠情景记忆法才记忆下来的,所以如果我不回忆当时的情景,那你也别想获得文件的内容!现在我可以接着讲了吧?你就当是工作汇报不就得了。

我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不过我看出虽然黄副市长已经有些兴奋,但是还没有放下架子在办公室脱光衣服,再一想他刚刚出了一次精,现在未必能行,如果不让他全力以赴陷进来,那么我就很难找到机会偷看桌子上摆满的那些文件。想到这,我只有舍身成仁了,哈哈,于是我就这样面对黄副市长坐在桌子上,一边让屁股在文件上慢慢的摩擦,一边把大腿一张一合,那老家伙看得眼睛都直了。他想伸手过来摸我,我一扭腰避开了,娇啜着说:“我不干,你对你的文件情人太好了,忘记了亲亲,我今天要罚你嘛。”

黄副市长从皮椅上站起来,抱住我边亲我的脸边结结巴巴说:“怎么惩罚?”

我说,罚你要我,亲我,从上添到下,亲遍每一处——

黄副市长显然很想我这样罚他,于是他嘴巴松开我的舌头,慢慢向下滑去。当他亲我胸脯时,我侧过头,顺手翻看文件,连看了几份,都是什么反腐败呀,党的建设呀什么的,没有什么价值。不过这时从屁股下抽出一份,看标题就知道和你吩咐我搞东西的有点象,当时黄副市长正抓着我的两个ru房,把自己的头夹在中间,我为了让他多享受一会,于是就轻轻吟道“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我知道这样一吟,黄副市长就会在我的两||乳|之间多逗留一会,好体会那“两岸青山相对出”的诗情画意,我于是就利用这个机会阅读这份文件。文件是社会科学院专家经过对公开和秘密情报的研究后得出的结论,他们认为,这些年中国的和平崛起势不可挡,引起国际上不同的反响——美国虽然主流认为必须两手对付中国,一是合作代替对抗,二是和平演变。但是这些年由于中国过快的发展超过了美国的预期,所以美国鹰派有所抬头,他们以中国威胁论为主,妄图影响美国民众和美国主流社会,采取对中国遏制的政策。报告认为,目前对于鹰派,要向中国开刀就苦于没有导火线——文件建议我们党和政府务必不要给这些鹰派以可乘之机——

我觉得记得差不多了,于是又伸手翻阅其他的文件,可是黄副市长还在我两||乳|之间乱啃,我有点不方便。为了让他快点移下去,我就又吟道:“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你别说,还真灵,那黄副市长的嘴巴就开始向我小腹移去,这样我稍微躺下一点,又抓到好几份靠近桌边的文件,就发现其中一份重要的。我看到上面标明是国家安全部的情报,还是机密件呢。那文件上说到奥运会有关的保卫工作,其中说了你想知道的国家安全部迄今已经掌握的诸多危险因素,我看有七条,当时我想一一看,可是很有点不顺手,要是再躺平一点就好了。这个时候,黄副市长的嘴巴已经移到“篱篱原上草”的位置了,为了让他的头再低一点,在无法想得起什么适合的唐诗的情况下,急中生智地念出了一句“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黄副市长听到这伟人的诗句,浑身一哆嗦,嘴巴很快就滑到的我两腿之间,我于是可以详细的记忆了这七条。第一,——

大概足足有三分钟,我才默记完毕。我放下文件时,本来以为今天已经够了,可是回头一看,瞥见最重要的一份文件,也是你特意要我留意的。可是我现在躺在桌子上,那文件也躺在我头旁边,我总不能够把文件拿起来举着看吧?!怎么办?我急得身上都冒出了汗珠。这时黄副市长已经快惩罚完自己了,只听见“桃花潭水深千尺”的声音——

看起来只有这样了,哎呀,现在想起来脸还红呢。我当时轻轻推开黄副市长的头,义无反顾地就地翻了个身,改成趴着的姿势,四肢撑在桌子上,翘着大白屁股对着黄副市长的脸。哎呀,我都不想讲了。当时虽然黄副市长只是愣了五秒钟,可是对我简直就象漫长的五年!我不知道黄副市长会拿我的大白屁股怎么办,我更加不知道黄副市长会怎么想。好在就五秒钟,黄副市长那做过无数次报告,讲过无数大道理的嘴巴就毫不犹豫地添了上来,搞得我浑身一颤,一股麻簌簌,酸乎乎,暖融融的感觉从那里迅速传遍全身,差一点顶不住瘫软下来。不过想到你交代的工作,我勉强坚持住,开始借着他伸舌头进去时故意扭动身体的方式翻动面前的绝密文件。

那文件说,根据国家安全部的情报,美国政府中强硬派在多年无法阻止中国和平崛起以及和平演变屡次失败后,认为只有采取极端措施才可以成功。他们目前暗中商议要以对付前苏联的方法使用软件炸弹,经济破坏或者更加严重的手段对付中国。他们声称绝对不能让中国利用举办2008年奥运会向世界宣示中国完成了和平崛起。有人甚至提出,必须想办法让这次奥运会成为奥运会历史上的耻辱,成为中国永远无法跨越的羞耻——

哎呀,当时虽然看着如此重要的情报,可是后面传来的那一阵阵放松的紧张终于让我忍不住大声哼起来。黄副市长听到了我的呻吟声,从屁股后面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我好紧张呀,深怕他发现我在看文件。为了把文件看完,我得马上找出一句唐诗来拖延时间。于是我边哼哼边断断续续地吟道:“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他们声称,奥运会作为中国和平崛起的里程碑具有重要意义,美国不能够让中共在这次奥运会上出风头。美国必须为了美国和全球自由世界的长远利益插手奥运会,让中国一蹶不振——

黄副市长受到我唐诗的鼓励,深深地硬是把舌头挤到里面去了,哎呀——

“太好了,这第三份文件太重要了!”火车卡座上的男人脸色黑沉沉的,突然阴沉沉地说:“你能够确定文件是国家安全部的吗?”

“当然能够!”郭青青脸上红彤彤的,有点害羞地回答。

“还记得文件开头第一句话吗?”

郭青青想了想才说:“记得,好象是‘据我们海外消息来源——’”

“明白了。”男人若有所思的样子。“青青,谢谢你,干得好。我不是要获得这边的情报,而是按照保密制度我根本无法知道全貌,可是现在我知道国家安全部获得了这个情报就放心了,不然,我们国家就处于危险之中了。我怀疑陷害我们的那个人正在策划更加巨大的阴谋,我不能就此停手的。青青,谢谢你!”

“说到哪里去了,是我自己要求干的呀!何况,只有你可以为我洗刷冤屈。”郭青青说。

“我想,你还是继续呆在黄副市长身边为好。”过了一会,男人才幽幽地说:“青青,对不起,为了工作必须要让你去当二奶,你不怪我吧?”

“哈哈哈——”郭青青先笑了起来,随后一本正经地说:“你呀,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实话告诉你,当初一是协助你,其实不就是为了我自己;加上我也喜欢冒险,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我真是好开心,我没有想到当二奶竟然这么快乐。我都在想,如果任务完成后,还想接着当二奶呢。”

“你真喜欢上了这个黄副市长?”

“什么呀,他都快退休了,我哪里会喜欢他。我是说,今后我想继续当人家的二奶,最好过一段时间就换一个。”

男人目瞪口呆地吃惊的瞪着眉飞色舞的郭青青,好了一会才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么夸张!”

郭青青安静下来,脸上看不到开玩笑和夸张的表情,相反多了几分真诚地说:“我是认真的,当黄副市长用嘴巴舔我后面的时候,我的感觉真是如痴如醉,就是现在我那里好象还有感觉呢。以前做个有文化的女人真是太无知了,看着那些没文化的女孩子给人家当二奶,满脸的不屑,可是现在想想,当二奶还真有快乐开心的一面,当大婆有什么好?

“就拿我们两个来说吧,打打闹闹了这么多年,可是直到上次我们最后一次zuo爱之前我们至少都是充满激|情的。如果我们当初真到了一起,你猜多久之后你就不会再激|情地亲我,更不用说让你添我下面了。我想可能一年到两年吧!你再看看我们身边的亲戚朋友老同学,他们的婚姻早就变样子了,哪里还有什么爱情,仍然在一起的不是因为经济难分难舍就是为孩子。还有,你在广州生活这么多年,你不是不知道那里的男人稍微成功点,有了几个臭钱有几个不沾花惹草的?可怜的是他们家中的老婆,一边自我安慰‘我的老公不一样,他不到外面鬼混’,一边每天看着老公提心吊胆的,还不知道老公的那副正人君子的嘴脸刚刚从哪个女人的大腿中间收回来呢。你看,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乘自己这一百万美金买回来的美丽多让人家包几次?!当二奶的感觉真是好极了,你不用操心家里的柴米油盐,不必担心孩子读书出国找工作,每天那男人都把你当祖宗供着,驱寒问暖的。如果有一天我不高兴了,或者我腻了,收拾好银行存折,包好金银首饰,一声‘拜拜’走人就好了。

“再说,你知道,曾经沧海难为水,我都和你这么优秀的男人分分合合十几年了,什么样的痛苦什么样的快乐没有享受过?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去谈恋爱。再说,你知道一个男人不经过痛苦,特别是不经过家庭生活熬煎的话,哪里称得上好男人?但是你总不能指望我去找个小男人,慢慢‘熬煎’,等他们成熟长大吧?所以呀,我觉得把那些受过十几二十几年家庭生活熬煎,受过老婆们折磨的成熟成功的男人拿过来当自己的情人特别有味道。怎么告诉你呢?不要以为我是在故意刺激你,其实当二奶的感觉就象一直在恋爱——”

“别说了,我明白了!”男人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两人就这么又坐了一阵子,男人说:“你先走吧,别让人看到!”

郭青青不情愿地起身,回头看了好几次火车座上的男人,姗姗走出咖啡厅。男人结完账,仍然坐在那里愣了好一会,然后借着昏暗的蜡烛光,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裤子,裤裆刚才湿掉的一块已经基本干了,于是他才鬼鬼祟祟离开。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