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家书节选:青海玉树县行医给我的刺激二

Share on Google+

2014年11月26日

第一,老汉民干部们都承认,1958年之前,当时对藏区的政策过左,急着想改造藏区。他们回忆说,当时内地都已经合作化了,人民公社化了,藏区还那么“落后”不加以改造怎么行?

第二,汉民共产党干部都承认,当时自己认为“自己是最先进的”。藏民是特别落后的,用“先进”改造“落后”是天经地义的。他们瞧不起藏民。这一改造不要紧,引起了藏民的反抗。藏民上层认为这一改造违反了中共与原西藏政府达成的协议。随着冲突的不断升级,双方红了眼,相互展开了追杀。于是大批军队开进西藏。进行“平叛”。无组织的藏民当然不是正规军的对手。

第三,汉民老干部都承认当年“平叛”杀过了头。青海省原军区司令员孙光甚至下令实行三光政策。后来孙光因杀过了头,被撤职,成了一只替罪羊。

第四,总之,当地留下来的汉民老干部,事后对“汉藏冲突”大都进行了理性的反思。大多认为冲突的起因不在藏民,而在于过激的“改造”政策。在于对藏民文化不尊重的政策。孩子们,我只是上面泛泛的一说,你们大概没有什么印象。我举几个小例子吧!例一,有一个寺廟,里面躲藏着几百名喇嘛和大批藏民百姓,解放军喊话,叫他们投降,里面不投降,军队最后用火焰喷射器吧寺廟烧成了焦炭。当然,里面的藏民无一生还。这是一份内部发行的资料所讲的,我读过这一资料深感震撼。

例二,玉树是“全叛区”几乎所有男子参与了“叛乱”(藏人叫起义)。当然,杀的厉害,成年藏男,或被杀,或逃亡。剩下的藏民妇女们将小男孩全部打扮成小女孩。把他们围在中间保护“他们”用生命保护他们,以便留“种”。这“种”男孩在我抵达玉树那年有些已成人了。他们讲起当年的杀戮,泣不成声。我听了也跟着流泪。例三,一位藏民干部后来成了我的好朋友。我们无话不谈,他对我说:“虽然有些藏民干部是共产党员,但这是装的。一有机会藏民会报仇的。有人扬言将这里的汉人共产党员统统杀光。王医生,我告诉你如何应该保护自己。一旦发生藏民起义,你就对藏民说你是医生,我们藏民是不杀汉人医生的。我们知道好歹,汉人医生对我们挺好的、、、、、、

由此,我认识到,那场1959年的“藏区事件”给藏民留下的仇恨是极其深刻的,在短时间内是无法磨平的。当时我听了这位藏族干部的话,马上有了一种很不安全的感觉。

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8,7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