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5日 立陶宛的局势仍然非常紧张。立陶宛领导人在继续加剧反共情绪。今天在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发言的副主席莫捷卡建议代表们 “剝夺CP员的代表资格”。几乎在立陶宛所有地区都在对CP员施加压力,以肉体消灭威胁他们。尤其在帕斯瓦利斯,当地电台要求区党委书记迈诺尼斯放弃党的活动,威胁他说,否则,他将被列入包括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立陶宛CP中央第一书记布罗吉亚维丘斯在内的 “死亡名单”。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说,军人在道路上进行的交通车辆检查是 “非法的”。他认为,这一步骤 “可能造成新的流血亊件”,并为“抢劫创造条件”。他还说,占领军抢空了占领的太楼,搬走了里面的家具。

同日 在匈牙利国会昨天举行的一次特别会议上,总理安托尔宣读了匈牙利政府就立陶宛目前形势发表的声明。他说,匈牙利政府以震惊和忧虑的心情注视着立陶宛事态的最新发展。匈牙利人民同情立陶宛人民,他们正在为自由、独立和实现民族自决进行着英勇斗争。他表示,匈牙利一贯的立场是,只能通过和平的、谈判的途径才能解决各种问题。

同日 正在北京访问的罗马尼亚总统伊利埃斯库今天批评了苏联在立陶宛采取的镇压行动,指出了其潜在的更广泛的后果,但是他说他已接受了戈尔巴乔夫推卸责任的说法。

同日 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发言的戈尔巴乔夫说,大约有40位代表向他提出这样的问题: 据报道,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1月14日说必须建立俄罗斯军队。我们认为,这样的言论是粗暴违反苏联宪法的,是向苏联最高权力机关的挑衅。我们请求1月15日就叶利钦的声明在最高苏维埃会议上阐述您的看法。

1月15日 根据戈尔巴乔夫总统的提名,苏联最高苏维埃同意53岁的瓦连京.帕夫洛夫任总理。帕夫洛夫是以279票的微弱多数当选的,他1986年任国家价格委员会主席,1989年改任苏联财政部长。 目前,副总理的人数已由过去的11人减为4人,部委和主管部门的数量也将减少一半左右,总数为40一50个。至此,1985年9月出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雷日科夫(去年12月25日突发心肌梗塞)终于离职。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批准57岁的别斯梅尔特内赫任苏联外交部长,取代上月突然宣布辞职的谢瓦尔德纳泽。

随着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苏联改革事业的推进,长期被掩盖的民族问题便浮出了水面,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愈演愈烈,从要求本民族权利的民族主义发展成民族分离主义,直接导致了苏联这个联盟国家的解体。

多年来,苏联官方宣称苏联的民族问题早就解决了,实际上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只不过在相当长时间内被强力压制着。法国学者埃莱娜.唐科斯在其《分崩离析的帝国》一书中认为, “60年中,苏联政府完成了一些巨大的社会改革工作,无疑它遇到过许多问题。但在它面临的所有问题中,最急需解决而又最难解决的显然是民族问题。像它所继承的沙俄帝国一样,苏维埃国家似乎也无法走出民族问题的死胡同”。作者认为 “苏联不是一个消除了一切差别的完全统一的大家庭,各民族对自己领土和文化的感情并不只是对往事的回忆。……这些大小不同、情况各异的民族之间的共同之处,就是它们都与中央政权发生了明显的危机”。

沙皇俄国是 “各民族的大监狱”,列宁把它砸开了。苏联的历史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的。但在布尔什维克的统治下,它并不是各民族的大乐园。苏联的历史就是大俄罗斯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压迫和反抗压迫的历史。

荀路 2021年1月1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