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5, 2020

美国大选尘埃落定,拜登以306选举人票战胜川普的232票,与2016年川普战胜希拉里的票数相仿,历史在4年里走了一个轮回。不过,当年希拉里虽然输了选举人票,但普选票比川普还多2百多万票,四年过后,拜登以同样的选举人票赢了川普,普选票比川普多了5百多万票。美国的选举制度显示了其古怪的一面,即有时输赢与你的普选票没啥关系,决定生死的就在于几个关键州你能不能拿下,这些平日里默默无闻的小州到了美国总统大选之时总是牵动世界的心。

与大多数人的预测一样,川普拒绝承认失败,声称大选存在大规模作弊,在那些决定输赢的关键州都发起了诉讼,企图改变大选结果。因为没有事实作为支持,川普的诉讼大部分被驳回或撤诉,有些律师事务所甚至宁愿不赚钱也不想再代理川普的竞选诉讼,因为这类诉讼会损伤这些律师事务所的声誉。负责竞选监督的联邦和各州官员也都声明没有发生大规模作弊现象,其中很多官员还是共和党人。

尽管有一万名左右的川普的支持者在周六(11月14日)在华盛顿参加了支持川普的游行(川普将参加者的数量扩大了数十倍,他的新闻发言人号称有百万人参加游行,警察的估计是数千人),但这改变不了川普在2021年1月20日搬出白宫的命运。就像我在大选之前说:“我本人对大部分美国人的民主意识,行动力还是极为信任的,不然美国不会有今天的成绩。川普现象是久已有之的人类顽疾的再一次展现,会越来越不得人心的。

至于川普搬出白宫以后的命运,无非是官司缠身,最后是不是身陷囹圄,就看他的造化了,传说中的竞选2024年的总统,想也别想,他的子女也没戏。

其实川普现在已经是过去式,他现在的表演无非是给全世界的新闻界和好莱坞提供更多素材。

老傅在这篇文章里着重要谈的是在美国大选之后,中国反共川粉们圈里流行的为川普败选洗地的主要理由以及隐藏在这些理由之后的恶毒。

大选结束以后,反共华川粉们与选举前一样异口同声地坚持美国各大媒体(当然也延伸到欧洲各大媒体)都被收买,集体撒谎,集体对大选舞弊现象视而不见。这类说法主要通过各种微信公共号文章流传于微信朋友圈。

如果你接受了这种说法,那么其实你就是承认了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自由世界还是专制世界,新闻媒体都是可以被收买,被控制的,区别仅仅在于是用暴力还是金钱。也就是说,如果你承认了西方媒体这次集体造假,也就意味着你必须承认这个世界其实是没有什么新闻道德的,也不存在什么事实,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利益来杜撰,篡改。那么,新闻自由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作为一个因为写书而坐过中共牢房的人,老傅深深知道中共是知道自己是多么地不得人心,也知道自己从头到尾都在撒谎。一方面他们将我这样说真话的作家打入牢房,禁止发言。另一方面,为了找到继续存在的理由,他们就要告诉被他们统治的人民,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真实,我们撒谎,自由世界的媒体也在撒谎,都是半斤对八两,没必要为什么自由而斗争。因此中共会一直说,西方的媒体都是被大财团控制的,所以没有真话。当然,中共会说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不过没人信它。

如果西方媒体没有了诚实,那么西方怎么会有诚实?那么民主社会与独裁社会还有什么区别,甚至民主社会还不如独裁社会有效率。

所以我说川普为中共真的送去了很多弹药,达到了中共宣传部努力多年而达不到的目标,即将西方民主污名化!

再仔细观察关于美国大选的谣言在中文圈传播的速度,你可以发现非常迅速。就拿刚刚发生的说美国军队突袭了西班牙公司Scytl在德国法兰克福的服务器,查获了美国民主党在大选投票中舞弊的证据这个谣言为例。虽然这家公司在德国既无公司,也没有服务器,而且美国驻军也不可能在德国采取警察行动,不然就是件巨大的国际政治丑闻,但这个谣言的中文版本几乎与英文版本一样迅速在微信圈里传播,点开朋友圈,转发这个消息的人很多。如此的翻译和传播速度,没有组织是无法想象的。

那么,谁是这些谣言的组织者呢?

我在《蠢与恶——川普现象分析》说过:“在微信圈里充斥的各种抹黑拜登,希拉里,吹捧川普的文章都是由类似张洵这样的美国华人基督徒从美国极右翼网站或小报有组织地下载,翻译成中文,然后再有组织地安排国内的基督徒们到处转发。”

在美国有着大量信徒的福音派教会支持川普,而其中有不少中国人。福音教会不但在美国有人有钱,而且在中国也有很多信徒。很多还生活在中国的反共人士因为失望,也因为要抱团取暖,纷纷加入了福音教会(实在说,大部分的中国人是分不清基督教里的各门各派的)。一旦有抹黑拜登的谣言出来,在美国的福音教派就会第一时间组织翻译成中文,发给国内的教友。这些教友们互相转发,很快就席卷微信朋友圈。由于大部分的中国人信息渠道都是通过微信朋友圈,这类谣言就变成了中国人对于美国大选的全部知识。前几天我看了段周孝正接受李肃的采访,在采访中,周承认他在美国的信息源是微信和油管。而油管上的中文自媒体,绝大部分信息与微信同步,又由于油管推送相关信息的功能,信息的同类化程度相当高。

谈到油管上的中文自媒体,就要谈到法轮功。油管上有法轮功背景的中文自媒体相当多,再加上新唐人,大纪元等法轮功系媒体,海外法轮功的媒体覆盖率非常高。由于法轮功也是坚决站在川普一边,抹黑拜登,神话川普的功劳也要算上法轮功一份,对各种谣言法轮功系的媒体和自媒体都不遗余力地传播,其中最主要的谣言就是西方媒体集体造假。法轮功国内也有很多拥趸,在谣言的转播上居功甚伟。

上面所说两大组织的高效率传播加上中共暗中支持,给抹黑美国大选,抹黑西方媒体的文章大开绿灯,所以关于美国大选的谣言,对拜登的抹黑,对川普的崇拜就席卷华文界,成为了中文世界的主流,当然也成为文明世界的异类。

纵观历史,所有的独裁者或独裁妄想者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取消媒体的独立性,如果做不到,就会去消灭媒体,甚至消灭媒体从业人员的肉身。在美国,川普既不能取消媒体的独立性,也无法消灭新闻从业者的肉身,就只好攻击媒体的可信度,将媒体抹黑为说谎者,这样以后媒体报道他干的坏事时,就没人相信媒体的话了。(这是川普多年前对一名女记者亲口说的)

现在中共的政策与川普的政策相同。既然控制不住信息的流通,那么就将西方自由世界媒体的信誉抹黑,让人们怀疑西方媒体的可信度,将来这些西方媒体报道中共的恶行的时候,中共就可以向川普一样简单说:假新闻!

而现在那些号称反共的人们却在跳起脚来咒骂西方媒体,丑化西方媒体的形象,将西方媒体视为与中共喉舌一样的撒谎者。

老傅想问这些人,如果这世界上不存在正义,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坚持的呢?如果没有正义,我们如何与邪恶相区别?

当有人想告诉你这世界不存在正义之时,此人不过是想让他的邪恶统治世界,川普是这样,中共也是这样,那些假借上帝之名的人还是这样!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在 “傅志彬:当正义不再存在,邪恶就会流行” 有 1 条评论
  1. 写得好。不过,国内也有维护美国主流媒体信誉和民主制度,四年来大量批评川普的职业收费媒体。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