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 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应冰岛驻苏联大使埃吉尔逊的请求会见了他。大使向叶利钦转达了冰岛政府和议会对波罗的海沿岸局势、在那里动用武力导致人员伤亡一事的严重不安。

叶利钦阐述了俄罗斯对立陶宛及波罗的海其他共和国事件的看法。他强调指出,不应怀疑: 一旦试图进一步动用武力解决波罗的海沿岸现存的政治问题,俄罗斯将采取相应措施。

叶利钦对其他国家担心波罗的海沿岸事态的发展表示理解。他说,绝对不能把其他国家根据国际准则希望捍卫波罗的海沿岸主权共和国的民主、人权的愿望看作是干涉内政。

同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对1月13日夜间维尔纽斯发生的人员伤亡表示“深切的悲痛”,并对“死难者的亲友以及受害者表示同情”。

苏共中央政治局今天就立陶宛发生的事件发表了声明,认为,“在立陶宛悲剧发生之前,该共和国最高苏维埃和国家机关通过了许多法令和决议,这些法令和决议根据民族、居住条件、职业、所属党派等特征限制了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实际上就是规定了禁止异端”。

苏共中央政治局追述说,1月10日戈尔巴乔夫总统曾建议立陶宛最高苏维埃立即在共和国境内全面恢复苏联宪法的效力和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的效力,取消早先通过的反宪法法令。 “但是立陶宛的领导人对苏联总统的建设性建议置若罔闻,他们不是对局势作出客观评价和寻求各方和解的办法,而是公开走上了歪曲苏联最高苏维埃和苏联政府和护法机关意图的道路,一味地躲避问题的政治解决”。

苏共中央政治局说,拉脱维亚、立陶宛、俄罗斯联邦和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主席致联合国秘书长的联合呼吁书是“对苏联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联盟主权的公开蔑视,是公开呼吁外国干涉我国内政,这一切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全世界都会引起严重的麻烦”。苏共中央政治局呼吁全国各族人民“在评价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发生的事件时要表现出慎重,要保持克制,支持为恢复宪法和秩序、克服危机、制止违反人权之事所作的努力”。

同日 苏联“民主俄罗斯”等组织宣布采取行动反对当局的国内政策。苏联人民代表、“民主俄罗斯”运动的两主席之一尤里.阿法纳西耶夫说,“民主俄罗斯”和跨地区议员团定于20日在莫斯科组织声援立陶宛和抗议“反动派”进攻的示威游行和集会,要求戈尔巴乔夫下台,还要组织罢工。

“宪法” “权利” “人权” 这些字眼在苏共权倾一时、不可一世时,连提都懒得提;而当它遇到深刻危机、摇摇欲坠时,却屡屡将它们作为缓解面临巨大冲击的挡箭牌。真是彼一时也此一时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对于苏共在民族政策上的偏差和失误,美国学者大卫.科兹明确指出,在勃列日涅夫时代民族主义已经在全国各个地方复兴,以至于到了“莫斯科面对的所有问题中最紧迫的和最顽固的就是由少数民族提出来的”地步。美国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邓洛普认为, “如果将来的领导人中包括一些民族主义者或者俄罗斯民族主义者的同情者,那么他们就会采取有力的措施改善苏联俄罗斯人民的条件,其产生的副作用很可能是俄罗斯民族撤离边境,放松对非俄罗斯地区的控制。这种让步减轻了压力,从而促进了真正的联邦制的产生,甚至导致某些边境共和国脱离联盟”。另外,西方学者还注意到了国际的影响。在20世纪更加广阔的世界范围内,民族主义是重要的政治话语,而苏联的民族群体自然也会受其影响。因此,正是长期被苏共和苏联政府所忽视的“民族的叛乱”,最终毁灭了这个社会主义国家。

荀路 2021年1月1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