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用生命丈量中国民主的征途

大约半个世纪前,中国报导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一部唤醒中国沈睡民心的电视剧《河殇》总撰搞人、现为《民主中国》杂志社社长苏晓康先生发言道:我同王策博士也是素昧平生,只是看了他的资料,非常感慨,分为两点:

苏晓康。图/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可以说王策先生是我们当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他投身于中国的民主运动,坐过牢,坐完牢又回到海外,做一个寂寞的异议分子,一个抗争者,以致身染重病,过早离世。像他这么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优秀读书人,选择走这样一条道路,我知道他是想得很清楚的,他的智力足够他来作出这样的一个政治性判断;

2、如今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太少了。联想到最近那个俄罗斯异议人士——纳瓦尼从德国毅然回国,立刻被普京逮捕,数以万计的俄罗斯人上街抗议示威。这样的情况在今天的中国是不会出现的。我跟朋友开玩笑说,如果我们要做中俄研究比较,恐怕从这一点研究起步非常有意义。俄罗斯表面上说也搞民主,实际上根本没有民主,他们的道路还很远,可想而知中国的道路有多么遥远,这同中国的知识分子未能起来领导中国的民主运动有根本性的关系。王策先生的意义就在这儿。看到王策优秀的简历和背景,我有两种难过:一种难过是他的早逝;另一种难过是中国目前的状况。即便是这样,我们还是要继续做寂寞的异议人士,继续做抗争者。

陈奎德:将儒学、基督文化与共和宪政融为一体

陈奎德。图/独立中文笔会,田牧提供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先生发言道:我和王策先生相交较久,从92年第一次见面,总共见过5、6次。他曾送给我他的著作《中国宪政之路》。我看过他的博士论文和送我的书,他是一个基督徒,对儒学也有很深的研究,对中国,他希望在文化上将儒学和基督教作某种整合,在政治上强调共和宪政,属于一种比较保守的自由主义理想,是一个有大志向的学者。他认定的事,就会义无反顾,付诸行动,希望用行动来推动变化。如果中国将来有变革的一天,一定不能忘记像王策这样为中国民运奉献了一生的人。

林培瑞(Perry Link):将学识倾注在毕生的民主事业上

现任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林培瑞教授,也是王策博士早年留学加州的老师。前年王策在电话里与笔者谈及林培瑞教授,我至今回味起他当年的激动与愉悦之情,能够体会他那种“尊师重道”的传统学者风范。

林培瑞教授居住在美国加州,那里还是早晨7点,他就上网络参加追思会。

林培瑞(Perry Link)。图/田牧提供

林培瑞教授说道:我很早就认识了王策,可一直不熟,相识于80年代他来美国读书时。他一直对我非常客气,每年会寄一张贺卡给我。后来失去了联系多年,一直到2018年,我受邀去海德堡大学,作为期一年的访问学者。圣诞节我打算带家人去西班牙度假,天琪跟我介绍了居住在马德里的王策。王策很热情地表示欢迎我们,并要为我们安排住宿。我还以为他成了富翁,拥有自己的旅馆。到了那里,才发现他住在一个非常朴素的公寓里,人也十分朴素,开着一辆老爷车,陪伴我们旅游。我对他的印象有两点:

1、他是一个听从自己内心道德理念的人。原本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的他,完全可以留在学界爬梯子,拿到铁饭碗,甚至可以经商,但他却舍弃这些,去追求对全人类有益的理想,那年回国明知有风险,却还是听从内心的声音,义无反顾。

2、做人有风度,能够包涵不同看法,比如他对儒学和基督教的兼容。他是一个外圆内方的人。

洛桑尼玛:他是中国民运之路的儒雅学者

几年前我去过西班牙,拜访了王策先生,通过同他短短几天的交流,我发现他是一个少有的温和之人,这种温和源于他优秀家族的文化传承。他本人的素养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儒雅风度,又结合了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这些不仅体现在他的学术著作中,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他的道德风范上,他是那种以柔克刚的能人。在我接触的华人中,他是一个少有的特别温和的人,他始终在坚持自己的理念,每一次的重要民运活动,他都带病参加,我看到他几步一喘息,几步一歇息……他是一个既有传统文化基点、又有自由民主理念的统一体。

洛桑尼玛。图/田牧提供

与会者寄托著对王策的哀思与怀念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著名民营企业开创者之一、前民主中国阵线主席万润南,写了五言绝句悼念王策:

西山暮色苍,壮士落残阳。义薄云天处,长歌欲断肠。

曾在中国前总理赵紫阳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严家其与夫人高皋,最近因身体欠佳,且操作网上会议不方便,不能参加网络追悼会。特意委托李恒青在会上表示:“惊闻王策病逝,很悲痛。王策是一个好人。请代表我们向他的家人表示慰问。”

中国民运著名理论家、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说:惊悉王策博士离世,不胜哀痛。记得1988年我赴夏威夷活动,和当时还在夏威夷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王策初次见面,距今33年了。此后又和他有过多次见面以及书面往来。王策先生温文坚毅,富於哲思文采,待人宽厚友善。今日远去,痛哉痛哉。谨向王策家人致以衷心慰问。

追思会上,还有很多朋友的发言:王军涛、王有才、曾建元、王国兴、陈立群、林樵清、黄慈萍、蔡咏梅、陆文禾等,每个人的发言都很重要,这里就不一一纪录了,读者可以直接进入文章结尾处的“致敬,中国民运志士王策——全球网络王策博士追思会”链接,聆听他们的视频发言。

由于各种原因,王策家属不方便直接参加Zoom网络王策博士追思会,特意委托活动筹办者之一的笔者,宣读王策家属的《答谢辞》。

日本前众议院议员、前経済产业副大臣、前法务政务次官牧野圣修、中国著名记者高瑜、向王策致以哀悼!

王策好友与助手李力敬挽:

毕生求共和,积劳成疾壮志未酬哲人其萎!
热血争民主,忧国忧民矢志不渝风范永存!

南朝文学家沈约有“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意即:虽然知道万事都有尽头,可还是令活着的人徒增忧伤。这是今天全球朋友纪念王策先生心情与哀思的写照。

通过网络连线出席追悼会的还有:唐元隽、王进忠、梁友灿、朱学渊、陈维健、薛伟、席海明、钟锦江、汪岷、唐婕、长平、郑源、王涵万、谢维勤、陈忠和、吴倩、宋书元、刘刚(丹麦)、陈和平、金召、相林、杨崴、于大海、草庵、刘伟民、董鹏、谢维勤、黄济人、林牧晨、李东澄、汤光中、黄奔、赵晓薇、徐英朗、杨铮、任松林、万宝、梁诚、安娜(光传媒)、刘燕子、萧劲、郑钦华等世界各地400余人士。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

在 “田牧:毕生献宪政 丹心照千秋(下)” 有 1 条评论
  1. 悼念王策先生

    蕭東方
    1/25/2021於舊金山灣區

    今年一月二十日,從吳倩姊妹那裏獲悉王策先生仙逝的消息,立時感到無語。因為這個消息實在讓人感到無比錯愕,也實在讓人難以相信和接受。

    筆者與王策先生有一種“不謀而合”的“機緣”。早年與他素昧平生,除了追求信仰和熱愛自由,我們之間也沒有任何交集的地方。然而早在1994年,正當筆者北京市国家安全局被构陷,仍然深陷囹圄的時候,他出於對中國人民自由事業的敬虔與忠誠,前往筆者在北京的寓所,深情地探望筆者的親屬,但是,直到十幾年後的2009年,我們才在南加州得以相見;從此筆者才親眼目睹和體驗到了這位長者在追求自由的事業中,那種獨特又出奇的品格和氣魄。

    這些天來,這位長者的面容一直浮現在眼前。這是一位何等忠實、誠懇和執著的人啊!這是一位多麼罕見而又激情四射和忠誠的勇士;我們很難看到這麼一位在任何事和任何人面前都無比認真、慷慨、大度和襟懷寬廣的人。他的離去,無疑帶走了一個無比巨大的損失;不僅給我們的心靈造成了一個無法彌補的缺憾,也給中國人民的自由事業造成了一個無法彌補的缺失和一個偉岸的形象。這些天一直在想寫點兒什麼,但由於內心的傷感,始終無法下筆。如果不為這位英雄寫點兒什麼,絕對不是筆者做人行事的風格,也不是筆者個人的本色,更是無法面對英雄在天的英靈。於是,直到今天方才提筆,有感於英雄人格的偉岸和氣質的軒昂,方可造就悲壯的樂章!

    我們這個無比淒涼和悲哀的時代啊,
    你引以為榮的英雄王策已悄然仙逝;
    一代自由的鬥士,堅定的真理捍衛者,
    突然被病魔這頭黑暗的犀牛挑翻在地,
    竟然再也沒有像西班牙鬥牛士一樣站立起來,
    而是無聲無息地倒在一張可悲的病榻上。

    請不要在專制主義盛行的地方向人們談論,
    免得上帝的仇敵因此幸災樂禍;
    請不要為了表達一時的哀傷,就大肆張揚,
    免得那些喜歡英雄遭難的人興高采烈;
    請不要隨便縱論英雄那些無比感人的事蹟,
    免得那些犬類小人別有用心,玷污逝者的英名。

    西班牙的瓦倫西啊!我願人人都忘記你的名字,
    忘記你這塊土地,忘記你那令人無比哀傷的河流和山崗;
    2021年1月4日啊!我願歲月忘記你這一天,
    願這一天從今以後不再計算在年歲的曆法裡面。

    這是一個多麼黑暗、幽冥和悲哀的日子啊,
    願黑雲壓城,永遠地遮住這一天,
    願你的夜裏,繁星消失,月亮隱遁。
    因為一位自由的鬥士,在這一天離去,
    一位心靈無比堅強和勇敢的人從此一去不復返;
    我們的英雄,他的鐵甲在你這裏鏽蝕失色,
    他那曾經令仇敵望而生畏、閃閃發光的盾牌,
    在祢這裏被無情地擱置一旁,從此黯然無光。

    英雄王策!你為何在此時躺下,靜臥不動呢?
    你為何竟像一個凡夫俗子,甘願在病榻上瞑目呢?
    你為何眼睜睜地看著未竟的自由事業嘎然煞車呢?
    你為何竟想忘記一切,拋開自己的親情和友情,
    在人類走向歷史盡頭的進程中,獨自先行?
    在人類走向自由而又光輝燦爛的未來,捷足先登呢?

    英雄王策,你的利劍曾是那麼銳利,鋒芒畢露,
    不刃強敵,總不回鞘,且絕不有辱使命;
    你的勇氣曾是那麼的高昂,令專制者聞風喪膽,
    在幾十年的戎馬徵程中,你從不曾退縮半步。

    美麗而又能歌善舞的西班牙少女啊,
    願你們為自己失去一位好舞伴盡情地哀傷;
    因為我們的英雄曾經跟你們一樣,舞姿飄揚,
    他在與專制主義的鬥爭中,激情壯烈、奔放。
    勇敢而又瀟灑自如的西班牙鬥牛士啊,
    願你們為自己失去一位好同伴痛惜悲傷;
    因為我們的英雄曾經也像你們一樣,英姿勃發,
    他在冥頑不化的專制者面前,揮灑自如,敢於發出挑戰!

    王策啊! 我願你像先知以利亞一樣,飛昇而去,
    願你丟下的衣袍成為分開紅海的強勁東風,
    開拓出一條讓億萬人民擺脫專制主義的大道。
    我願你曾經躺臥的病榻,成為烈火戰車,
    成為承載歷史和自由事業的滾滾車輦,
    繼續把英雄未竟的事業推向更加光輝燦爛的未來!

    1/25/2021,早晨7點,於舊金山灣區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