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鹰之眼

路透社播发的影像皆为空中俯视,所谓的鸟瞰——如飞禽眼睛看到的影像。飞禽就是新疆被毁村庄上空的那只沙漠鹰,其实是个被装上了羽毛做成鹰状的无人机,逼真得在高倍望远镜中也看不出假,异常的只是不扇动翅膀。然而鹰的滑翔能力超强,常可以藉助气流滑翔很久不动翅膀,所以不易引起怀疑。沙漠鹰装备了精良的电子眼,全程不间断拍摄视频,还有每秒拍摄一张的高清图片,清晰完整地展示了美国记者被杀的场面,全世界的主要媒体皆做了转发。

沙漠鹰是被苏建军枪杀的美国记者的。他以旅游身份进入中国,希望抓到震撼新闻一举成名,卖出高价。西方媒体最重视图像证据,美国记者在美国定制了沙漠鹰,带进中国组装,事先计划的目标就是新疆。在希望世界了解新疆真相的维吾尔人帮助下,美国记者让德国女友留在安全地带操纵沙漠鹰,自己尽量接近被毁灭的维吾尔村庄,争取从地面拍到更好的图像,结果却付出了生命。沙漠鹰成了他的死亡见证。在地面监视器中目睹了他死亡的德国女友抛弃掉所有设备,只带着记录视频的存储卡,穿越戈壁逃出新疆,离开中国后交给了路透社。

沙漠鹰没有拍到军队的炮击。只拍到了炮击后被毁的村庄,燃烧的余烟,塌掉的房屋,平民的尸体。因为缺少毁灭村庄的过程,路透社把新闻重点放在了美国记者被杀。被毁村庄当成背景,报导中连村名都没搞清,说成了旁边村庄的名字。沙漠鹰的鸟瞰角度看不到站立人的正面,但是从吉普车押下的人被军官踢倒时面孔向上,清楚地看出是白人。经过司法认可的面部识别,确认就是那位美国记者。美国记者被军官连开五枪射杀。路透社将镜头放大放慢。除了看到记者死前恐怖的面容,还专门指向开枪军官的肩章。专家向观众解释那是中国军队的中将,当时在新疆的中将只有西部战区参谋长。士兵给苏建军的欢呼让西方观众厌恶而愤怒。片子穿插死者的德国女友讲述,从制作沙漠鹰到装成旅游者,到维吾尔人舍命相助,还有两人如何约定分工,最后的吻别,情深意切让人心碎。她辗转逃离中国带出视频的经历简直如惊险电影。各大媒体的播放吸引了全球数亿观众,YouTube点击跃居首位。

片子到此完整和清晰,黑白分明,然而突然横生枝节,另一个军官向天开枪后打了中将耳光,并用枪指住中将,让士兵对其缴械押走。那军官的军衔是上将,专家断定只能是刚上任西部战区司令的王锋。这情节让观众对如何判断中国军队产生了困扰,反而冲淡了毁灭村庄和杀害记者的暴行,把中国上将打中将耳光当成了重点。路透社在编辑片子时就有这种担心,只是以西方媒体奉行的客观平衡原则,真实素材如此只能和盘托出。当然这也增加了戏剧性,让更多观众关注后面事态会怎样发展。

亏得王锋打苏建军的耳光让中国方面避免了世界舆论一面倒的指责。中国方面迅速编出一套开脱说法,将村庄被毁说成恐怖分子所为。因为村民支持政府,恐怖分子就对全村进行屠杀。中国军队去解救时到得晚了,村子已毁,只击毙了一批恐怖分子。苏建军枪杀美国记者是面对百姓的惨状痛心自己失职,精神太受刺激而失控,杀死了他认为是国际恐怖分子的美国人。王锋上将严厉制止他的行为并且当场收押,才是中国军队的常态。苏中将不代表中国军队,他的行为违反中国法律,会由军事法庭进行审判。中国政府对死者深切哀悼,给予优厚赔偿。死者遗体将由专机送回美国,中国驻美大使会亲自参加葬礼。

路透社的报导让王锋缓了一口气,否则真不知道白冀武会出什么招整他。中国政府应对世界舆论编的故事成了他的保护,让白冀武一时无语。苏建军必须受审也必须判刑,否则无法对国际社会交代。军事法庭当然只是做表面文章,苏建军坚定地拒绝认罪,中央制定的政策就是不许走漏任何现场情况,让美国记者活着无法处理才进行枪决。然而这种中央政策不可作为对外的说法,军事法庭要与中国政府的故事脚本合拍,一方面判定美国记者违规进入军事禁区有过失,一方面对苏建军判刑三年,虽然按国际标准太轻,在中国却是前所未有。中国政府没有计较死者本身的过失,给死者的赔偿按美国标准也算优厚,因此国际社会总体还是给予肯定。

判决后苏建军被白冀武派人接走,名义是到北京的军事监狱服刑,实际根本不会进牢房。这个事件本来可能酿成大危机,结果却让中国当局加了分,增加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任,符合Z集团的需要。平顺度过这个危机的关键在于王锋打苏建军的那个耳光,王锋在国际上成了中国当局的正面形象。众多评论把王锋归为总书记改革派在军队的同盟,他指挥封锁金门时遭到的谴责没人再提。

搞掉苏建军就排除了白冀武的掣肘,王锋获得了新疆行动的主导权,可以实行自己的路线。以前那种哪出事调兵去哪镇压的方式,让军队整日东奔西跑,疲于应付,却无法清楚地判断汉维双方到底哪边加害,哪边受害。面对证据的罗生门没有客观的仲裁者,军队怎么做都不得好,反而生出更多麻烦和矛盾。前面发生的种族清洗导致双方民众躲避异族,与本族抱团自卫,使得汉族与当地民族自然形成相互隔离的地带。王锋的措施就是把军队部署在这种隔离地带,让汉维双方民众不再接触。军队将不介入谁是谁非的裁决,只进行隔离,手段严厉,明确宣布任何越界者一律击毙,而不管是哪个民族。在冲突严重地区使用铁丝网、探照灯,建隔离墙,甚至在分界区埋设地雷,以武装直升机巡视等手段维持隔离。新疆地域太大,军队相比太少,不可能完全避免越界仇杀,却毕竟少了很多。虽不能从根儿上解决问题,至少减少新的流血,仇恨不再进一步增强。在没有其他办法时,时间是唯一的办法。

百姓早就盼望和平,民族主义再煽动也压不倒人自保的本能。和当地民族的民众隔离开之后,武装游击队和国际穆斯林志愿军在单纯的军事较量中不是中国军队对手,能量大减,多数被打出了国界之外。

时而还有的冲突被当作可以接受的常态,符合秦邦向王锋交代的节奏。为防止冲突势力串联,新疆全境一直切断互联网和手机讯号,大部分现代经济陷入停顿,政府的功能也几乎瘫痪,军队成了唯一有效的力量,接管了全疆的交通系统和道路,给两方的居民点配送物资。目前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用品,无论如何不能持久。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