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弟弟的血

维吾尔学生的手机被公安装了监控后,伊力哈木与艾沙的通话常常无话可说,两人有千言万语,却只是长时间默默对视,问天气、身体、吃什么,已经说尽,真想说的却不敢说。手机上的国外通讯软件会被监控自动封锁,只有微信自由使用。虽然微信语音和图像质量不错,但都知道进了微信就等于一丝不挂,尤其是维吾尔学生一定被特殊监视。

伊力哈木今天用宿舍电脑与艾沙做视频通话。电脑暂时还未安装监控,且是全宿舍公用,不像个人手机那样直接。不过伊力哈木似乎已经不在乎,担忧家人的焦虑压倒了谨慎,他表示一定要回新疆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应是从私下听到了一些消息,无法再自我安慰是因为新疆断网才跟家里联系不上。至少通信没有被禁,前面家里一直有信,这两个月却不见只字片语,无法解释写了那么多信都不见回。艾沙劝阻弟弟说家在沙漠边上,通信邮路可能会断。话虽这么说,他实际比弟弟还担心,因为他看了沙漠鹰拍的视频。中国有防火墙阻隔,弟弟看不到。路透社报的是邻村名字,但是他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家的村。路透社的报导重点放在美国记者被杀,用的镜头多是局部近景,能判断环境的画面少,炸成废墟的村庄也失去了准确判断的特征。

艾沙一直没把怀疑告诉弟弟,甚至没提这个视频,除了怕被中国警方当成传播暴恐信息,也因为知道弟弟看了会同样怀疑,更要回新疆去搞清楚,远在美国的他根本挡不住。家里情况固然令人担心,好歹弟弟现在还安全。新疆是恐怖之地,他需要弟弟留在他能看到的视线范围,不能也消失在黑洞般的新疆,那样家就全没了。

通话过程中,艾沙看到伊力哈木身后的同屋维吾尔学生显得紧张,弯着腰凑到窗前向外看。窗外传进逐渐增大的嘈杂人声,伊力哈木戴着耳机反而不如艾沙听得清楚。艾沙每天从各种管道了解新疆信息,知道中国媒体正在渲染乌鲁木齐维人的暴行。电视播放的是维吾尔恐怖分子向和平示威的兵团游行队伍开枪;中国士兵被维人从楼顶扔的燃烧瓶变成火人,而维人大弹弓弹射的燃烧弹,引发了汉人居民区大火,老人小孩被烧死,众多汉人无家可归等,却无人指出电视镜头颠倒顺序,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法。开枪打兵团的明明是军队,却是给维吾尔人扔燃烧瓶的画面配上枪声,下个镜头接兵团人倒地。这让各地汉人憎恨维吾尔人的情绪再次爆发。

宿舍楼的这一层都是新疆送来的维吾尔男生,学习后将被送去新疆偏远地区修路架桥。年轻男孩血气方刚,以前常和汉人学生打群架,现在知道形势不对,撤回宿舍不敢出去。突然一块石头砸破玻璃打进来,外面喧嚣顿时放大。人群喊「维吾尔猪,出来!维吾尔猪,出来!……」,伊力哈木摘下耳机回头看。又一块石头砸进窗子,伊力哈木下意识地躲闪,石头砸破了另一个维族学生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那学生气愤地捡起石头,艾沙高喊「不要」,石头已经砸向窗下。下面一声惨痛尖叫,随之发出群体怒吼和席卷而来的人潮声。

艾沙看着弟弟和其他维族学生用桌椅顶宿舍门,急得心要跳出却帮不上忙。疯狂人声从走廊涌来,剧烈撞门震耳欲聋。维吾尔学生挤在一起,不知还能做什么,眼睁睁地看着顶门的桌椅终于支撑不住,门被撞碎。首先冲进的不是汉人学生,而是头戴安全盔的民工。他们平时在社会底层,今天终于能扬眉吐气,铁棍木棍向维吾尔学生猛打。学生毫无抵挡之力。伊力哈木双臂抱头却无从躲避,随着每下打击鲜血从他手臂间溅出。艾沙在美国地下室的显示屏前凄惨嚎叫,只觉得每一下都打在自己头上。弟弟终于倒地,那些疯子仍不停手。一根木棍打断,断掉的一半飞起砸在电脑上,又力度很大地弹起。艾沙看到的最后瞬间是棍子上沾的鲜血甩上了摄像头,画面和声音便一块儿消失……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