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棺材

现在用不着再去算时间,在这黄土原上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石戈感觉自己已经像挂在窑洞墙上的那架老纺车,原来牵扯的线头全断了,只剩空线轴,与外界全无关系。他在仙人村住了四个月,似乎被外面的世界遗忘,他也离那个世界越来越远,倒是感觉唯一的亲人就在这里,真正的家就在这里。生活就该是这样,坐在院里枣树下,石磨当桌,看书,喝茶,或是什么都不做,只是听母鶏咯咯,看麻雀蹦跳,身边环绕春天萌芽的植物,头顶笼罩蓝天和白云。每天他会去村外黄土岭散步,路线不一样,但是都要经过那片人造杨树林。这个季节,几十亩纵横排列的杨树树冠连成一片,阳光透过风中抖动的新叶,如同嫩绿闪闪的穹顶,美到令人感动。

今天树林里不寻常的是有一口棺材摆放在树下,棕色的新漆如镜面反光,四个抬棺人坐在地上抽烟。树林靠着土路,为何要把棺材抬进林中?抬棺人看见石戈后停止聊天。

「要在这里起坟吗?」石戈问。

「不呢,在这等人。」抬棺人起身。

「等谁呀?」照理说周围的人大都见过,这几张脸却陌生。

「等这个人。」年龄最大的抬棺人拿出一张照片。石戈摸出了花镜,凑上去看。照片上的人正是他自己。

还没等石戈抬起头,几人已经把他架起,抬进打开盖子的棺材中。年龄大的抬棺人有皱纹的笑脸从棺材口俯视,话语温和。「别怕,不会伤害你,不出声就没事。不然就得给你放麻醉气,这么大岁数没必要。」

棺盖合上,光线消失,棺材里亮起一盏LED灯。能感到棺材被抬起,感到土路的颠簸和拖拉机的机器震动。身下铺有垫子,躺在上面几乎像软床。棺材里有通风装置,不,应该是空调,吹出的微风才会凉爽,否则晒在太阳下棺材里必定是闷热难当。如果是绑架,倒还挺人性,甚至有点太人性了,连供方便的尿袋都挂在手边,贴着提示字样。石戈没有喊叫敲打,既已被装进棺材,那不会有用。从二神死后他就等着自己的这一刻,如果说奇怪,也只是奇怪这时才发生,而且这样温柔。

石戈预感到自己会成为目标,却不知道下手的具体会是谁。他不认识沈迪,没听过这个名字。会所拿得到从公安到国安各个系统监控二神的档案和视频,逐一分析,相互印证,排除到最后,只剩一个小时是空白。而二神恰恰在那之后就开始推动「猜想Z计划」。不知道那一小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本来相互从无来往的二神与石戈,却是在那一小时中待在一起。

那是二神家唯一未被监控覆盖的一间工具屋,平时只有园丁偶然进。

石戈是去参加二神家的一个派对时,中途两人先后进了那工具屋。既然二人都不是同性恋,能在里面干什么呢?石戈的角色难道不是呼之欲出?他有消息来源,有策划的头脑,他不仅可能是深喉,甚至二神都可能只是他的工具。

沈迪没有拿到直接证据,这个结论却是不错的。石戈就是二神冠名的深喉。不同在于水门事件的深喉提供的是确切情报,石戈提供的只是一个猜想。既然「Z集团」以默契方式进行无形共谋,注定了确凿情报不可能存在,只能猜想。而把猜想拿到公众面前也得用游戏方式。石戈选中了二神,以前只是闻名,知道二神热衷挑战权威,愿意搞事,乐为江湖领袖,他的国际声名有安全保护作用,是发起游戏的最佳人选。将Z计划冠以「猜想」之名,其中没有具体的指控对象,无需承担法律责任,既是行为艺术,又有道德形象,立于不败,按照对二神的分析,他没理由不乐于承担。

通过一系列看似巧合实则精心的安排,两人进行了工具房会面,石戈详细讲解了他设想的游戏方式,给了二神那份打印的Z计划。兴奋的二神那时看到了自己永载史册的前景,却没想到会命赴黄泉。二神之死也是石戈没有想到的,给了强烈冲击。那比什么都能证实Z计划一定存在,却同时让石戈彻底灰了心。二神已是能量最大,没等发出一声就丢了命,还有谁能阻止Z计划?虽然石戈并不知道二神给他冠了深喉之名,但是猜得到自己会被牵连,从二神死后就等待跟随二神而去的一天。

拖拉机的颠簸变得平顺,从土路上了油路。不久有一次换车。听得到外面的声音,抬棺人叮嘱要轻放,对方奇怪棺材上为何有密码锁,抬棺人回答别多问。而当抬棺人问对方的车去哪时,回答同样是别多问。这种安排是让两边都不掌握全貌。石戈随即闻到一股微甜的气味,人随即朦胧。睡去前他想到是抬棺人施放了麻醉气,费此心思,目的何在?

麻醉不深,石戈半睡半醒,感知到棺材中途换过直升机,又被换上列车,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逐渐加快。随着新鲜空气注入,他清醒过来。听到头顶声音,棺材盖打开,眼睛适应光线后,看到俯视的王锋脸上是看滑稽剧的笑容。

「这种方式迎请大驾,失敬失敬。」王锋大笑起来,似乎和石戈是终于相见的老友,此前他们虽在官场有过共处场合,从未有私人来往。王锋和宋秘书扶石戈出了棺材。石戈只是稍微有些发软,不影响行动。他置身在一间如同办公室的列车车厢。车窗外划过山的景色,满山花开。热好的军用盒饭已摆在桌上。

「棺材里挺舒服吧?」王锋又笑起来,看来是他想的点子,颇有得意。「解释一下为什么用棺材。」王锋示意宋秘书放出大屏幕卫星图像,回放四辆疾驶的越野车接近仙人村的画面。「这队人只比我们晚了几个小时。他们不会把你放进棺材,但是不会让你比在棺材里舒服。山西属中部战区,直接派飞机跨界麻烦多,用棺材是为防范卫星,那片树林也会帮助遮挡。只是委屈石先生了。」

「里面挺舒服,我还没待够呢。」石戈打趣。「何况这辈子还没进过棺材,经历难得。」

卫星图像中几辆车直奔桂枝家。有人进窑洞搜查,有人在周围搜索。没有找到石戈让他们感到意外,明明手机定位信号在。石戈想起手机还在身上,拿出看没有信号。「是你们搞的?」

宋秘书微笑。

「不知道我在那儿的东西会不会有问题?」

「有什么需要担心?」王锋问。

「别的无所谓,只是八一本里有些文件……不过有密码。」

「你的密码?」王锋语调调侃,对他自己的八一本说:「把石戈先生的本取回来。」

石戈正惊讶怎么取。宋秘书给了石戈一个新八一本。上面已有传输条走动,走到头后变成黑屏,当屏幕再亮起,界面、图标、应用软件、文件内容等已经和石戈在仙人村的八一本分毫不差。

「那边的本已如婴儿般纯洁。」宋秘书对学者说话有点故意文绉绉。石戈明白是说他的旧八一本已清空内容且不可恢复。宋秘书接着说明:「为了避免暴露您的踪迹,这个新本设了限制,只能接收,不可发送。唯一可以和首长的八一本互动。」

新八一本在石戈手里,又跳出老K对话框,上面只有「Z计划」三个字,打了个红叉。石戈抬头,见对面王锋向他眨了下右眼。从知道是王锋指挥封锁金门,石戈便猜到他就是K,眼下是证实。而石戈对「Z计划」三字未显不解也未提问,同样让王锋确信深喉就是这老农样的家伙。以前只是猜测,没证实,直到「替身」发现沈迪在布置抓捕石戈,是一种侧面的证实。

「谢谢王将军。只是我与将军素昧生平,费这么大周折,有什么需要石戈效力?」

「彼此彼此,不光我需要先生效力,先生也需要我效力,因为你我有打垮Z计划的共同目标!你当深喉没有成功,我封锁金门也没成功,何妨咱俩联手一试?」王锋这样直截了当,除了信任深喉,也是因为已相当于进了他的保险柜。石戈躲避沈迪的抓捕,今后只能切断所有对外联系躲在这。

对王锋的坦言,石戈找不到合适的话表达心境,竖起两手拇指,再握拳向下一砸,让王锋笑起来:「明白,明白,只了解到石先生英语不错,看来哑语也地道!」

尽管王锋只被允许带一个秘书上任,却不势单力孤。他在总装备部时常下野战军,结交广泛。兼职国防大学教授时,靠超前的军事知识和国际眼光得到军官学员的敬佩。他没有官员的谨小慎微,观点犀利,语出惊人,为人豪爽义气、有性情,成为众多青年军官的偶像。

苏建军被判刑让王锋能趁机洗牌,提拔忠于自己的军官。藉新疆战事调动军队,打破原来格局,迫使地方政府与他合作。做到这些,王锋靠自己脑子就够,但是他知道苏建军事件犯了中国官场的忌讳,事后白冀武一定报复。一旦他被剥夺了权力,就失去了阻止Z计划的可能。如何能抢在前面?他连封锁金门都没有效果,往下又该怎么做?到了这一步便觉得自己的头脑有些不够了。权力是自由也是禁锢,善于用权顶多是带着镣铐跳舞,解脱镣铐改变历史却要靠智慧。方向已经清楚,只有解决Z集团才能阻止Z计划,但是Z集团掌握着最高权力,就意味着要进行彻底颠覆。对捭阖那么大的格局,一个智慧的头脑胜得过百万大军。所以王锋明知抢先转移石戈可能生出很多麻烦,却没有犹豫。

石戈此时已经顾不得谈话,全神贯注于卫星图像的回放中……,桂枝爹抡着拐棍赶来人走,被推倒在地。骑摩托车赶回家的桂枝,正撞见搜查者拿走石戈的物品,争抢中也被打倒,跟她爹一块被胶带捆住手脚,关进窑洞。那些人把车开到隐蔽处等石戈回来……
王锋不打扰石戈,去接着处理自己的公务。宋秘书为石戈准备好了一套军队文职制服,请专注卫星画面的石戈穿上,还有墨镜和反面部识别口罩,他以后在外面都得戴。

专列已经进入兰州,马上要停靠车站。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