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牛哈哈

李导演的儿子向大人们证明,网络时代正经严肃的作品远不如无厘头的恶搞受欢迎。李导演编辑滩歌村的纪录片费时良久,剪辑、音响、翻译等都按获奖标准要求,自然需要精打细磨。儿子用手机拍的视频没人当回事,那小子也跟谁都没说,自己编了个没头没脑的视频短片放到了网上,谁也没想到竟然会一炮走红。

那视频取名「牛哈哈」,让人不知所以,反而更吸引年轻人。镜头是按鬼步舞的音乐节奏剪辑,选取视频中能组合成鬼步舞的动作,通篇没语言,只如一部魔性鬼步舞的搞笑片,保安队混混趾高气扬,村民如受惊的兔子,散打冠军教村民拉胳膊拉腿制服了混混,大牛出场耀武扬威,被八个村民压趴后反复放开又压趴,直到掉裤子露屁股,最后是村民的方阵挥动农具,「拆迁维稳大队」落荒而逃。李导演儿子不求意义只求喜感,却迎合了弱者扬眉吐气的情怀。

李导演最初看见上网的视频,劈头盖脸训斥儿子,严令立刻从网上撤下。然而视频已被到处转发,尤其在三四线城市的青年中流传。片中的舞步风格在各种场合被摹仿,竟然成了一股时尚,进入了热点视频排名前十。欧阳中华立刻看到其中的价值,不但不会有损李导演的纪录片,反而可以蹭热度。虽然有点颠倒,却是时尚年代大众文化的特点。李导演不再骂儿子。短短几天,儿子的名气已经比爹大得多。

他们还算跟得快,不再等评奖时机,马上在网上发布纪录片。欧阳中华同时推出了「民主暴力」的理论。可想而知会引起争论。从政治正确的角度,只能接受民主是与和平共生,非暴力主义也一定会说即使从正义出发的暴力也会蜕变,以邪恶去除邪恶仍是邪恶,只是换了施暴者而已。质疑者确信滩歌村的连队会成为新团伙,最终用暴力毁掉自治,夺取权力。

欧阳中华不怕质疑,只怕不被关注。借着纪录片,正好成为推出滩歌村模式的机会。他表示愿意跟任何预言滩歌村连队会变成恶势力的人打赌,赔率随便对方定。他办层议制的讲座,接受媒体采访,做网络直播。他学聪明了,少谈主义,多从具体的操作进行论证。他论证的逻辑是,层议制的暴力属于全体村民,只是在不需要全体村民一块出战时推选了连队。连队成员就是村庄自治体的成员,不会去欺压自己的家庭、亲友和邻里,就像生物体不会自己吃自己那样,连队相当于生物体的一个器官,作用只能是保护生物体本身。

辩论的另一方反驳,连队成员可能在威胁下不得已地变成恶势力的一员,就像专制政权下的很多士兵和警察也是这样。

欧阳中华回答:「专制体制让人除了服从没有别的选择,所以不情愿也得服从。层议制却是首先让所有成员都不再不情愿地服从。」

对方抓住这一点争辩:「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正是少数人即使不情愿也得服从?」

「就像人对自己妈妈的要求即使不情愿也会服从,是因为对妈妈的爱高于对她要求的不情愿,因此是另一种情愿。自治体成员对规则的情愿高于对分歧的不情愿,就属于这种情愿。何况在长期合作的自治体中,这次的少数下次可能是多数,你这次不服从,下次人家也不服从,自治体就得解体,因此遵守规则符合自己的长远利益。」

多数人对理论之争没兴趣,好在有滩歌村可供现场观看。「牛哈哈」让滩歌村名声大噪,观摩者络绎不绝。媒体娱乐记者、网络写手、直播网红、找到新旅游点的粉丝,甚至好奇者专程来看大牛本尊。学者和NGO人士也来考察。让欧阳中华觉得最可贵的,是为本村搞自治来取经的农民,他派出村治会的工作人员去滩歌村给那些取经者培训,希望他们成为扩散层议制的播种人。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