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国家安全机关法,明确了国家安全机关的使命、活动原则、职责、权力及对其活动实行监督的制度。这是苏联国家历史上通过的第一个公开的国家安全机关法。根据这一法令,国家安全机关在职权范围内保证苏联和各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并为此同反对苏联和各共和国的外国特工机关和外国特务组织的间谍破坏性活动进行斗争,保护宪法制度、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保护国家科技和防御力量。

同日 戈尔巴乔夫就苏联经济危急状态发布总统令,要求采取特殊行动拯救经济。总统令指出:“国民经济处于危急状态。生产下降,国民收入已减少31%。经济联系的中断实际上使几千家企业有停产的危险,千百万人可能失业”。因此采取六项措施:
一、责成苏联内阁、各共和国政府采取紧急措施保证电力、煤炭、石油、天然气、化工、石油加工等工业、冶金业和铁路运输的不间断工作。
二、授权各基础部门的企业自主地内销或出口10%的自产产品。
三、采取奖励、提高工资、增加企业消费基金等非常措施恢复和增加石油、天然气等产品的产量。
四、责成有关部门保证大力协助各基础部门企业的工作,不允许进行无理干涉。
五、认为有必要在1991年,在上述部门中实行某些特殊工作制度,如禁止罢工等。
六、责成苏联内阁、各加盟共和国政府在两周期限内作出能保证本命令切实得到执行的决定,以及起草关于对苏联的某些立法文件进行修改和补充的建议,以保证实行特殊工作制度的需要。
该总统令自即日起生效。

同日 苏联总理帕夫洛夫举行记者招待会,对日前举行的内阁会议结果发表评论说,联盟政府和各共和国政府的联合行动纲领终于变成了现实。他指出,向市场过渡是一个长期进程,首先应完成同劳动报酬挂钩的价格改革。在近期解决卢布的内部自由兑换和利润外流的问题之后,政府打算为大量引进外资创造条件。

同日 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西拉耶夫在同塔斯社记者谈话时说,只有向市场关系过渡才能稳定苏联经济和消除危机。他指出,俄罗斯联邦的经济计划同苏联内阁和各加盟共和国政府联合制定的联合行动纲领之间有本质上的区别。联合行动纲领只是为摆脱危机,而俄罗斯的计划则恰恰是本着向市场关系过渡的原则来消除危机。因此,政府正在尽力使反危机措施成为市场关系的开端和从行政措施改行到经济措施。俄罗斯联邦政府打算积极鼓励外国投资,并为外国伙伴开辟市场。

1987年9月12日,苏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讨论纪念十月革命70周年报告的草案。会上讨论时,大家对报告的评价基本上是肯定的。但轮到叶利钦发言时,他一下提出了大约20条意见,而且每一条都是有分量的重大问题。戈尔巴乔夫终于忍不住了,气冲冲地快步走出了会场。与会者都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大约30分钟后,戈尔巴乔夫又回来了,开始对叶利钦进行批评。

戈尔巴乔夫批评叶利钦性格特点如何不好,总是好批评别人,总好在政治局发表类似的批评意见,批评叶利钦把莫斯科搞得一团糟,还说:“叶利钦同志明知我在这个报告上下了许多功夫,可他还是要对我的报告如此大动干戈。”他一口气说了有40分钟,语气尖刻地质问叶利钦:“你是否在政治上太无知,需要我们给你上课?” “难道整个莫斯科都围着你转还不够吗?” “难道你的自命不凡和自以为是达到了如此的程度,以致于你将自己的野心置于党的利益之上吗?”

大家都静悄悄的一声不吭。戈尔巴乔夫讲完后,叶利钦站起来说:“刚才提的一些意见,我要想一想看它们是否符合实际。如果意见是对的,我会在工作中加以注意。但是,应当说,其中对我提的大部分责备性意见,我都不能接受。再说一句,我不接受!因为它们带有个人的偏见成分,并且表达方式也无法令人接受。”
讨论就此结束,大家神情沮丧地离开了会议室。

叶利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立即向戈尔巴乔夫写了“正式的辞职申请”。在信中,他用将近一半的篇幅猛烈攻击利加乔夫,说“他的风格对工作已经不合适”,并且说“利加乔夫的风格变成了中央书记处的风格”,因而使“在社会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中党组织落在了后面,在这方面实际上没有进行什么改革。”他还指责利加乔夫在两天前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对他的攻击“是一种精心调配的毒剂”,两年中“甚至一次也没有过问莫斯科党组织的事情,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最后,叶利钦请求解除他的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务。

戈尔巴乔夫收到叶利钦的信之后,原说与他见一次面,结果直到十月中央全会也没有召见他。

荀路 2021年5月1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