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党的18大上,老、新总书记先后发出了感人肺腑的警世恒言,‘贪腐不除,亡党亡国。’ 毕竟是党的大当家的,始终把党的利益放在首位。因为惧怕贪污腐化最后会端了共产党的老窝,所以才要打几个响雷,以示神威。遗憾的是, 雷后无雨。贪官们照样敛财,地方上照样圈地,将军们照样搂小蜜。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贪官多了不烦。

贪腐之所以严重,因为官场上隐性贪腐太多。人们只注意成克杰,陈良宇,郑筱萸,王守业,这些已经被揪出来并绳之以法的罪犯,对光天化日下的贪腐现象却孰视无睹。这些现象也正是贪官滋生的原因。

毛泽东的嫡孙毛新宇同志猪头驴脑,不谙军事,又无丽媛金嗓,却当了少将,享受高干待遇,这算不算贪?胡锦涛的公子以中国第一儿的身份在清华公司任职,以乃父名声在商场钓钱,这算不算贪? 习近平的兄弟姐妹依仗红色人脉在商界大发其财,后移民海外,这算不算贪? 江面横有何德能居然黄、白两道全吃,颐指气使,权利双收,这算不算贪? 邓小平的女儿靠老爹的地位,把画卖到天价,这算不算贪?李鹏的儿女们在官场、商场招摇撞骗,得意忘形,逍遥法外,这算不算贪? 党和国家领导人靠关系和影响把子女送往哈佛镀金,这算不算贪? 领导干部的福利待遇以及三公消费,这算不算贪? 如果说陈希同、陈良宇和薄熙来的贪污是暗偷,那么上述的这些隐患则是明抢。只抓暗偷抢,不罚明抢,就不是彻底的反贪。既抓暗偷,又罚明抢,就会大家一块儿都玩蛋。有几个新老政治局的成员具备敬爱的林副主席‘玩蛋就完蛋’的大无畏气魄?反贪不过是句空话,仅此而已。

古语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其昏昏, 使人昭昭。政治局里有几个人敢拍着胸脯说:‘我全家两袖清风,一尘不染。’儒道讲究齐家治国,让一个连自家人的屁股都不能擦干净的领导人,去揩他人的屁眼,如何服众。追本溯源,贪腐的源头还在邓、陈、江。邓小平让一部份人先富了起来,他的子女身先士卒,有的当了高官,有的当了总裁,有的靠卖画骗钱。陈云让红二代当官掌权,因为这些人不会挖他们的祖坟。一时间,黑压压一片,当官的孩子都有了头衔,形成接班之势,在中国有权就会有钱。江泽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儿子官商两栖,妹子进了政协,就连死去的养父都得卒谥中华百人英灵。老先生在64后捡了大便宜,却还欲海难平,到处安插亲信,权倾朝纲。官去人不走,用一双黑手遮住半个中国天,只为了保护他的不法子孙与亲眷。至今,邓、江还在党章里享受着神社般的殊荣,他们的余威还在威慑政坛。反贪不过是句空话,仅此而已。

康熙大帝的成功在于清除了权奸。 他早年除去多尔衮算是容易,后来再除一个鳌拜也不难。当今,共产党面临的是要除掉几十个多尔衮,鳌拜,几百个鳌拜的家眷和子孙。君不见这些鳌拜们在18大上指鹿为马,阴魂不散。不要忘记,台上政治局委员们都是这些鳌拜的门生亲信,随便动上哪一个大佬都会有人反对。共产政权的几代人的势力和血肉已经有机地融成了一株立地太岁,随便摘除哪一块机体也会鲜血淋淋,疼痛难忍。反贪不过是句空话,仅此而已。

贪官是党的股肱, 贪官是党的依靠,贪官是党的鹰犬。除掉一个贪官时,下决心容易,杀一还可儆百。然而,当你面临从上到下密麻麻漫山遍野的贪官的时候,你还能动手吗?把他们都杀了,政权架空,党运到头。乾隆大帝曾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烧掉了御史整理的黑材料,因为他离不开他们。俗话说法不责众,在无官不贪的党政机关里,反贪不过是句空话,仅此而已。

消灭蚊子的最好的方法不是一个一个地去抓,而是要翻盆倒灌,除去积水,这盆盆罐罐的积水就是党的事业,就是国家制度。贪官的滋生就是因为中国有这样的制度,为贪官提供了生存繁殖的土壤和养分。反贪最终要涉及制度,而总书记又发誓不走邪路,决不易帜,自然贪官还会继续存在。反贪是一柄双刃剑, 最后为了不伤及党,只好刀下留人。反贪不过是句空话,仅此而已。

身正不怕影子斜,如今,在10官9 贪的官场,在人民没有发言权的舆论界,在没有一个独立的执法系统的情况下,反贪不过是让贪官去查贪官,贪官有福了;反弹不过是让流氓去抓流氓,流氓有乐了。反贪不过是句空话,仅此而已。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人多地大,百姓宽容忍让,贪官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贪官的数量可以翻一番,翻两番,绝对不会激发百姓造反。这才是贪官爱听的福音。

总书记发狠话容易,但做狠事难。展望未来,中国贪官的队伍将会日益壮大,贪官的财富将会日益增多,贪官的行业炙手可热。他们是封建制度的骄子,他们执政党的中坚。习近平新一轮的反贪运动最终不过是一曲广东音乐,旱天雷;抑或是剧院摘牌子,没戏;或者是舞台上转三圈,走过场;要么就是多次怀孕没孩子,习惯流产。

2012-11-24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