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至2012年,被告人薄熙来在担任大连市市长、市委书记、辽宁省省长、商务部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及该公司总经理唐肖林、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谋取利益,收受唐肖林给予的钱款,明知并认可其妻薄谷开来、其子薄瓜瓜收受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 20,447,376.11元(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特此判决无期徒刑。

判决书一开始就确定了这部电视剧的长度,从1999到2012,总共13年。这么长的电视剧经过了三代导演之手。在元老薄一波先生举贤不避亲的引荐下,江老爷子作为伯乐“发现”了薄熙来这匹千里宝马;3年后,胡大总管在和谐社会的高调下,继续栽培提拔了薄熙来这匹千里宝马;13年后,以不同方式秉承了唱红打黑伟业的习大博士终于长缨在手,制伏了薄熙来这匹千里宝马,把他送进秦城监狱,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至此,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亲手除去了她亲手培育于体内的一颗毒瘤。再一次证明了党大义灭亲的伟大光荣的过去。

共产党整人有个科学的传统,坏人从一开始就是坏的。刘少奇在去安源的路上就成了叛徒,林彪在井冈山的时候就反对过伟大领袖。这次斗倒薄熙来只追查到大连市长,而没有涉及到他联动的背景和进看守所的经历,算是手下留情了。但是人们仍然会问,既然这家伙从1999年就腐败了,为什么政治局还要重用他,提拔他,从市长、省长、部长,直到政治局委员、封疆大吏。难道组织部瞎了眼,难道中纪委瞎了眼,难道江泽民和胡锦涛都瞎了眼。当一个拥有无限权力的执政党在抖落出薄熙来13载的丑事的时候,他还在骄傲地拍着胸脯说,这事和我们毫无关联。

对薄熙来的宣判实际上是对党的宣判,党和她的代理人根本没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里。他们提拔重用一个干部是为了拉帮结伙,着眼于血统门户之见。只要你有家庭背景,只要你听我的话,跟着我走,符合我的利益,不管你多坏,多贪,我都要提拔重用。至于国家和百姓的利益,根本用不着考虑。薄熙来案要是刨根问底,还得找到江泽民的头上。起码老人家有渎职之罪。

至于胡锦涛,他的十年不过是个过渡性的戏班子,没有大戏。背对一群元老虎视眈眈,他能自保10年安然无恙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不管他喜欢还是不喜欢薄熙来,凭他的实力还不敢把熙来拿下。但是不管怎么说,薄熙来在胡锦涛的十年里做大,胡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用人失察。起码是身在其位,不谋其政。或者用俗话说,占着茅坑不拉屎。到了胡、习换届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熙来野心勃勃,阴图大位,成了埋在党内的隐患。为了红色江山的万年牢固,不得不忍痛割爱,为弱势的王储清除潜在的威胁。

至于习近平,他和薄熙来有着共同的出身和类似的经历,本来都是铁哥们,按人之常情,应当相互提携才是。习近平把薄熙来判为无期貌似执法严厉,其实倒反映了他缺乏自信和内心的不安。薄熙来仪表堂堂,办事干练,他考进北大,有个实在的硕士,还有获得部分民众拥护的政绩。事事靠走后门的小习则相形见拙,因此不得不把薄踩在脚下。当年曹丕逼曹植七步成诗,如今习近平给了薄熙来的无期。其心肠狠于曹丕。从薄案的判决不难看出习近平色厉内荏、嫉贤妒能的笑面虎嘴脸。对刘志军的重罪轻罚和对薄熙来的轻罪重判,反映了习总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的7不讲的人治路线。也看到了他对红色政权的危机感。

从逮捕到审判哩哩啦啦了16个月;从审判到裁决,又花了一个月。习近平从一开始就想通过作风给人以清新的感觉。可是他所追求的只是形式,好像一个丑女人换上几身新衣服就变成了美丽。事实证明,他的亲民是假,专治是真。拖延数日的审判漏洞百出,不能自圆。薄熙来的翻供打乱了党中央既定的部署。以至于不得不继续回到暗箱,由政治局的高层,(不是法院,)拍板。刘志军的配合换来的“坦白从宽”,薄熙来的狡辩却落得个抗拒从严。中国的法制还是一条漫长晦暗的路,至少在毛泽东二世,习近平,的10年里不会实现。

薄熙来不算好人,但是比他坏的领导还有多少?薄熙来受贿2000多万成了无期,今天还在主席台就座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大员们,你们被判无期的日子还远吗?

2013-09-22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