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布莱德国际作家会议,和平委员会成员,左起:斯洛文尼亚的Franc Miksa(副主席)、 英国Simon Mundy(副主席)、法国Emmanuel Pierrat(主席)、廖天琪(副主席)。图/欧洲之声

廖天琪, 和平委员会, 提交第53届布莱德国际作家会议
53rd International Writers’ Meeting at Bled
8th-12th June, 2021

吉姆·班克斯先生(Jim Banks)是美国印第安纳州共和党议员。班克斯觉得奇怪,为什么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国会议员每天接收美国媒体报章(例如《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之外,还能同时收到中国的宣传媒体《中国日报》。因此,他写了一封信给美国众议院行政首长菲利普·基科先生(Philip Kiko),敦促他调查此事。

这其实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中国共产党不仅向白宫,而且向世界五大洲进行媒体宣传,其中非洲居首。

自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于2009年提出“软实力倡议”并启动“大外宣传战略”以来,中国的宣传机制已成为国家战略中重要的一环。目的是“抓住主动权,获得发言权,保持积极作用,并掌握权力,提高我们在公众舆论和国际广播中的吸引力。”

习近平于2013年上台以来,中国在舆论领域增加了侵略性,以此拓展信息宣传、文化和艺术的国际平台。“讲好中国的故事”是习近平在2013年8月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关于中国对外宣传的口号。这位中共中央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强调:“发出中国的声音”,“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故事”,“传播优秀文化的故事和中国和平发展的故事。”

2011年,中国政府在纽约时代广场租下了巨大的广告板,白天和黑夜都展示著美丽的风景和中国人民富裕的日常生活面貌。这种柔和的洗脑方式具有积极作用,纽约市民对此印象深刻,他们逐渐认为这个美丽而富裕的国家就像我们一样,它甚至更加和平务实,不像美国那样商业化和肤浅。

我们务必了解,当今的官方中文避免使用“宣传”这个词,而是越来越多地使用“公众形象”来代替,但其背后的意图仍然是相同的。中共希望重塑自己作为一个和平、可信赖的合作伙伴的形象,营造世界对中国有正面的印象,认为中国是绵羊而不是狼。

2020/2021因疫情关系,布莱德会议以半实体,半网络形式举行,本照片为2019年布莱德国际作家会议期间所摄。图/欧洲之声力

中国政府采用了各种隐蔽柔性的宣传手法,这里仅指出其中两种主要的文化和媒体入侵手段:

1.孔子学院

由中国教育部国际汉语协会附属办公室提供支持。它与世界各地的大学合作。 CI的目的是在东道国推广和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提供文化和艺术展示。正常情况下,主办国提供地点和场地,中方派遣中国语文老师,支付所有人员和教材费用。 从2004年在首尔成立首个CI至今,在154个国家/地区拥有550多个CI和1193孔子课程。CI确实是一种通常的设施吗?它可以同宣传英国的英国文化协会,法国的Française联盟或德国的歌德学院这样的推广本国民族文化和语言的机构等同吗?答案是“不”。中国政治局高级干部李长春曾说:“孔子学院是中国海外宣传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时间的流逝,对CI的批评家越来越多,许多人认为,这种中国设施干扰了学术自由,掩盖了工业间谍活动,破坏了民主和自由的价值,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巧妙地欺骗了年轻人的大脑。难怪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日本、瑞典、挪威、澳大利亚、法国、比利时和德国,都有一系列关闭学院的事件。威权主义的思想和游戏规则渗入西方乃至全世界的高等教育机构是不可接受的。在斯洛文尼亚,CI自2010年以来在卢布尔雅那大学成立。根据他们的网站:“卢布尔雅那CI的主要目的是在学生,社区和公司中促进中国语言和文化,鼓励在中国的商机并采取行动作为斯洛文尼亚和中国商业环境之间的桥梁。”这听起来很正常而且高尚,但是斯洛文尼亚人民真的了解“桥梁”伪装的背后是什么吗?

德国特里尔大学(University Trier)的孔子学院于2021年4月停止一切活动。示意图/撷自德国特里尔大学(University Trier)的孔子学院脸书,2019.10.12

2.单向宣传—国有的中国全球电视网(CGTN)在西方国家广播其节目

最近,《无国界记者》(RSF)发表了一篇令人震惊的文章:〈民主国家需要互惠机制来打击威权政权的宣传〉。它警告说:中国国家电视广播公司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欧洲采取的法律行动突显了专制政府出口宣传的程度,同时禁止了国内独立新闻媒体。它表示,CGTN直接由中国共产党的宣传部门控制,CGTN在全世界以英语、西班牙语、法语、俄语和阿拉伯语广播,但是在中国境内的外国媒体广播受到极大限制。英国媒体监管机构Ofcom(通讯办公室)于2月份撤销了CGTN在英国播放的许可,并因在3月播放了前记者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的强迫供认而对其进行了罚款。但是法国广播高级委员会(CSA)在3月3日裁定,由于外国卫星电视频道无需获得法国法律的事先许可,因此CGTN可以继续由法国卫星运营商Eutelsat免费进行广播,而无需事先进行正式手续。 例如,在德国,在Ofcom决定之后,CGTN被禁止电缆分配,但在CSA决定后又恢复了。这种情况说明了民主国家可用来对抗北京的激进宣传的资源有限。

2019年布莱德国际作家会议,廖天琪发言。图/欧洲之声

CGTN实际上是央视,中国官方垄断的电视设备,它于2016年更名。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它在四大洲设有广播中心。北美(华盛顿特区),非洲(内罗毕),欧洲(伦敦),亚洲(北京)。全球有70个局。

CGTN虽然在中国境外工作,但仍收到命令并处于中共控制之下。它不遵循自由世界中的媒体规则。

自由,独立和多元化不是国外CGTN媒体工作者的座右铭。没有事先的控制,它将无法广播新闻或评论。如今,世界媒体经常报导新疆的“再教育营”,那里有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族人被拘留在那里。中国政府指称其中许多人是恐怖分子,没有受过教育,因此应将他们安置在这些“职业中心”,在那里接受汉语和职业培训。包括美国,加拿大,荷兰和英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称其为“种族灭绝”,并指责中国犯下危害人类罪。但是在CGTN的网站上看到,新疆被描述为一个天堂,人们生活在这里,他们生活在繁荣和幸福中。我们应该相信什么,天堂还是地狱?

RSF明确声明:“一方面,具有新闻自由的开放民主国家与控制信息和出口宣传的威权国家之间的不对称,另一方面破坏了新闻业,更广泛地说,这破坏了认为自由的信息的可靠性,独立和多元化。这种不对称使独裁政权比民主政体具有竞争优势,而没有服务于新闻事业,而独裁政权在输出宣传时会在国内封锁。因此,RSF呼吁建立“互惠机制”,使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处于同等规模。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必须允许外国媒体公司像CGTN在国外一样在中国开展业务。西方忍受与中国不平等对待规则的时间已经太久了。尽管共产主义思想和操纵信息在西方自由流动,但自由,独立和多元化的信息却被封锁在国外。并不是说威权政权强大,而是因为民主国家软弱和不相容。独裁国家必须打破信息封锁的墙。他们的政治宣传在自由世界中的自由流动需要受到阻挠。

2020 和2021因疫情,会议采半实体,半网络。图为2019年布莱德国际作家会议现场。图/欧洲之声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

在 “廖天琪:信息全球化与制止专制政府的出口宣传” 有 1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