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西藏独立党

被剥离了伪装外表的电子眼像个稍大的黄铜纽扣。摄像头、发射器和微型核电池铆合在壳内,两面和周边各有数个小孔供内摄像和录音。在与放羊娃的骨头玩具、小铁盒等混在一起两天后,被放羊娃的祖母看到,当成了一个好看的饰物,缝到了儿子平措的嘎乌带上。
嘎乌是装有小佛像的金属盒,相当于藏人戴在胸前的小佛龛,上面镶嵌着琥珀珊瑚松石等。比较大的嘎乌盒需用背带斜挎在肩上,背带上也会缀有饰物。那个电子眼被缝在了平措的嘎乌带正面。真是无巧不成书,平措恰是丹增的侄儿。丹增还俗后,不能再让喇嘛服侍,丹增也不想让原来的侍者加措跟他一块还俗,便让平措顶替了加措。这个电子眼便进入了藏人层议制的最核心。对于王锋决定西藏问题如何处理,进而到中国的民族问题如何处理,直至能不能在中国全面推行层议制,他都十分需要这样一只眼睛。「实地」项目为这个电子眼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对传回的内容进行翻译整理,编辑上报。王锋无论多忙,每天都看。因为平措跟着丹增到处走动,总是超出转发台范围,王锋特地开放了丹增经常活动范围的手机网络,让电子眼的内容能随时传回。

平措除了偶尔回拉松村的家,其他时间都在丹增左右。他是个虔诚佛教徒,除了睡觉嘎乌从不离身,所以电子眼几乎看得到丹增每日巨细无遗的活动。

随着层议制的快速发展,丹增的角色不断变换——在当选贡觉县层议制委员长后,他离开则巴乡到了县里,等到昌都的多数县都搞了层议制,各县委员长组成昌都市层议制委员会,又选举丹增为委员长,他便到昌都组建自治政府,管辖的范围扩大到了十一个区县。在整个藏区层议制的发展过程中,村、乡、县、市四个层次的首位当选委员长都是他,让他成为藏人自治运动无可争议的代表人物。

昌都市官方政府仍然掌握城市,管理当地汉人。层议制自治政府在市郊租了一处原来办农家乐的大院,日常工作是协调下面各区县自治,主要管理藏人。官方政府与自治政府保持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因为官方的宽容,是王锋的要求。既然石戈和欧阳中华都断定层议制会避免国家分裂,这本是改变政权要解决的最大难题,恰好有平措电子眼可以对此证实或证否,王锋宁愿先放手,直到观察出准确结果。这一点事关重大,哪怕最后证明是养虎为患,也要得到事实验证后再采取行动,不能因为怕承担后果失去目前唯一看得到的机会。

西部战区情报部门安插在印度达兰萨拉的线人送回情报,藏人行政中央派宗教部部长从喜马拉雅山密道潜入西藏。王锋要求只监控,不抓捕。他要看达兰萨拉到底会发生怎样影响。线人情报说,部长将要求丹增接受藏人行政中央的领导。丹增作为境内藏人的代表人物,是流亡西藏首先要掌控的。

从平措电子眼看到的情况,让王锋至少放下一半心。丹增很干脆地拒绝了部长的要求,也拒绝了达兰萨拉的拨款许诺,他表示只服从昌都层议制委员会的领导,因为他是委员会选举的。

部长是位仁波切,宗教地位比丹增高很多,虽然秘密潜入只能穿便装,言谈举止仍透出不容置疑的权威。「藏人行政中央是达赖喇嘛政府的延续,产生于比你的委员会选举规模大得多的民主选举,从哪方面讲也应是你作为一个藏人要服从的。」

丹增的态度不卑不亢。「仁波切,层议制是自下而上的制度,我如果不服从委员会而服从行政中央,立刻会被委员会罢免,那样我的服从只是个人行为,肯定不是行政中央要的。除非委员会愿意服从行政中央,那样每个委员得先得到他们的下级委员会同意。这样逐层向下获得同意,直到全体民众。如果是达赖喇嘛直接掌管的政府,我相信大多数藏人会同意。但是达赖喇嘛已经退休多年,行政中央不是达赖喇嘛任命的,是流亡藏人选举产生的,只代表流亡藏人。流亡的十五万藏人,让境内六百万藏人服从的理由是什么呢?」

从平措电子眼看到部长语塞的尴尬,王锋不禁对丹增刮目相看。达赖喇嘛当初在流亡西藏推行普选,赢得舆论一片叫好,被称为赐予了藏人民主,从政治角度却是一种失策,是将流亡西藏最大也是唯一的合法性——达赖喇嘛本身丢掉了,让流亡藏人成了一个没有代表性的流亡社区或自说自话的NGO组织。当时的中国涉藏部门正是看到了丹增说的这些理由,为达赖自废武功暗自高兴。不过不知道他们现在该怎么评估,如果还是达赖喇嘛控制流亡西藏,境内西藏便可能搞不起层议制,以统战手法忽悠一个心慈手软的达赖喇嘛,可比搞定层议制容易得多。

情报部门一直在收集达兰萨拉的动态。自由环境生活的人大都缺乏信息安全意识,藏人行政中央工作人员的私人电话、电邮和社交网络会在无意中透露大量信息,可以分析出基本准确的情报。新当选的独派司政认识到达兰萨拉若代表不了境内藏人,会被甩出西藏的历史进程。他的当选只比曲扎多了百分之三选票,相当于在流亡西藏也只得到一半支持,而他的名字却基本不被境内藏人知晓,所以他主动与曲扎和解,允诺只要曲扎支持西藏独立,就让曲扎支配藏人行政中央用于争取西藏独立的一千万美元基金,并由曲扎作为藏人行政中央的代表,领导境内藏人。

在争取西藏独立的旗号下,独派议员占多数的流亡西藏议会很快批准了独立基金。失去司政权位的曲扎面对一千万美元的支配权,同时能当境内六百万藏人的领导者,比坚持无人看好的中间道路风光得多,稍示扭捏便转而支持西藏独立。曲扎在位十几年中,抓住每个公开场合追随达赖喇嘛左右,天长日久,境内藏人看到的达赖喇嘛照片、视频和报导里都有曲扎的身影,自然而然把他视为达赖喇嘛的心腹,甚至有人把他当成达赖喇嘛的世俗化身。曲扎从司政职位离任时未交出他掌握的境内联系管道,此刻都被用于他在西藏境内的活动。他成立了西藏独立党,自任领袖,要求境内藏人接受他的领导,为西藏独立斗争。曲扎的形象和口才都好,善于表演,在藏人民众中获得广泛支持。一些已实行层议制的村庄乡镇也在本地民众要求下倾向西藏独立,个别基层当选者向曲扎表示效忠。虽是个别情况,但曲扎为了表现他的工作成效,对外宣称境内藏区有数万人加入了西藏独立党,亦表示大部分自治村庄都接受他领导。

王锋清楚曲扎的话大半是吹牛,却会让外界认为独立诉求在西藏成了主流,前一段被冷落的各个反分裂部门趁机渲染危机;军队内部也出现要求实施镇压甚至对藏地进行军管的呼声;汉藏混居区的汉人呼吁内地汉人和北京政权支持他们与藏独的斗争。这让一直回避在藏区引发冲突的北京坐不住了,王锋也受到压力,但是王锋坚持按兵不动。此刻正是节骨眼,他要继续观察丹增对达兰萨拉不买账后,情况还会如何发展。以往都认为境内藏人一定会被达兰萨拉主导,这次通过平措电子眼看到,层议制中越高的层次与曲扎的距离越远。
达赖喇嘛一直没出面说话给了丹增自由。只有达赖喇嘛说的话他无论如何要听,即使和层议制委员会的意志有冲突,他辞职不干也不能违背达赖喇嘛的意志,这是他作为藏传佛教僧人的原则。达赖喇嘛在微信视频中已经对丹增表示了支持,对丹增就足够了,现在达赖喇嘛只要不说话,曲扎说什么丹增完全可以不理会,就像不理会中国政府说什么一样。

不过还是要认真对待曲扎。西藏独立的口号清晰有力,容易唤起民众热情,获得支持,不像中间道路那样需要均衡把握,动辄陷入迷茫。丹增作为昌都市委员长可以不理会曲扎,然而昌都只是藏地十七个州地市之一,曲扎煽动是针对全藏民众,一旦在民众中出现广泛呼应,便可以说成是全藏民意,那时再要求举行公决,即是国际公认有合法性的民族自决,结果非常可能是多数赞成独立,那种结果将不可逆转。避免出现那种结果,得尽快让全藏层议制整合为整体,在国际上取代达兰萨拉成为境内藏人的代表。这个考虑促使丹增向藏区其他州地市的层议制委员长发出邀请,共赴昌都,商议下一步大政方针。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