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图伯特

王锋采取的不干涉,让藏区层议制发展很快,各州地市都有了基本架构,覆盖人口远非达兰萨拉可比。筹备州地市委员长会议时,有人担心容易被集体消灭,提议开秘密会议,丹增否定了,透明公开是层议制的基本原则,第一次会议更不能违背。如果在最初就让各方都明白这一点——当选人只是委员会代表,消灭当选人不能让委员会决策有任何改变,以后反而会安全。

王锋明白这一点,抓捕或消灭是没用的,反而会把层议制推到独立的方向,因此否定了设卡阻止开会者到达昌都的主意,还要求出现断路或车坏情况时,军队不暴露身份地提供帮助。的确,境内藏人若不整合起来,一定会被达兰萨拉主导,然而整合的结果到底会怎样,王锋也没把握,如果同样是要独立,那就只有全面开战直至消灭所有的藏独势力!

昌都处于全藏中间位置。中国大力投资基建时修的公路带来很大便利,各州地市的委员长基本都能一天赶到昌都。最远的阿里地区委员长乘坐民航客机也没遇到阻碍,一切顺利。曲扎派来了一位加拿大籍的藏裔女士做他的特使,要求参加会议,丹增表示人人都可旁听。如果不是自治政府尚未接管电视台,应该进行全场电视直播,唯一的限制只是旁听者不能发言。

然而会议刚开始,女特使便从旁听席质问,流亡藏人是不是藏人的一部分?十五万流亡藏人比阿里地区的人口总数多百分之五十,为什么在讨论西藏向何处去的会上没有一席之地?他们是被赶出家园的,难道连自己的同胞也不要他们了吗?这质问铿锵有力,让来参会的各州地市委员长面面相觑。主持会议的丹增也神色歉疚,解释这是层议制会议,流亡西藏未实行层议制,特使也不是层议制当选人,因此无法请她正式参加会议。不过与会者还是通过动议,同意特使列席会议并且可以发言,只是不参加表决。

特使充分利用机会,从旁听席一进入会场就先声夺人,痛陈眼下藏人可以自我组织是难得的历史时机,是几代藏人流血奋斗的结果,不抓住这个机遇实现西藏独立的目标,是对先烈和民族的犯罪。这番话引起旁听席上的掌声。

丹增发言表示,如果独立不需要付出沉重代价,他也赞成,但是他不会把独立当目的,只是追求民族权利的手段。如果不独立也能实现民族权利,为什么要付出那种代价?藏人需要的自由幸福,宗教文化得到保护,层议制实现的高度自治都可以做到,外交和国防由北京代理反而有助于减轻负担。

「难道把权利视为负担?」特使语气讽刺。「民族领导人怎么可以持有这种态度?别说外交和国防,一针一线的权利也不能放弃!」

「人民的真正权利是人权。民族是个人的集合。有个人权利就会有民族权利。」日喀则的委员长是教师出身,汉文好,读过欧阳中华的原著。「不要把权利搞成权力。精英要power,人民要right,不能为精英的权力牺牲人民的权利。」

理论之争数个回合后,丹增提议暂时搁置,先考虑怎样解决问题。甘孜州委员长提出一个具体的担心——先不说独立能否实现,得付多少代价,即使当作一个梦也会发现其中有噩梦。目前甘孜州十八个县只有西部七县搞了层议制,靠近汉地的东部各县,汉人居民比例大,有的县超过藏人。如果搞独立,那些县到时候跟随哪边?当地藏人是驱赶汉人还是自己搬离?没有独立时各民族可以共存,一旦按民族发生了分裂,印巴分治时的大迁移和种族杀戮难免重演。甘孜州委员长有备而来,用投影放了缩减成几分钟的历史纪录片。当时双方政府虽按协议行事,印巴民间自发的种族冲突却造成了上千万人流离失所,上百万人死亡。西藏若独立,这些触目惊心的画面会不会再现?

甘南州委员长对民族关系更多一层担忧。甘南州除了有众多汉人,还有相当比例的穆斯林,冲突烈度可能更高。他表示独立已经很难,保持独立更难。如果说独立后维持与上百个国家和国际机构的外交已经很勉强,国防更是难以承受的重负。汉人比藏人多百倍,中国怎么甘心让西藏独立,西藏又怎么能守得住漫长边境?国民党共产党都从未放过西藏,将来中国民主派掌权也会一样。西藏能否承受没完没了的争斗?

阿坝州的藏汉冲突最烈,仅自焚者就占了全藏自焚人数的一半,独立诉求被当地民众广泛呼应。阿坝州委员长是特使争取的同盟,他不像特使只强调不自由毋宁死,而是以蒙古国为例,反驳独立难以保持的说法。蒙古国人口只有藏人一半,比藏人实力更弱,却在摆脱中国后保持了百年独立。

玉树州的委员长是位历史学者,则详析了蒙古国的独立完全靠苏联。当年全境驻扎着苏军,蒙古独立基本是名义。只是到苏联解体时独立名义持续了七十年,已被世界接受,才能在新的国际秩序中延续下来。而那种背景是藏人没有的。

当各州地市委员长进行的协商,首先考虑的必然是可行性,而不是情感因素。既然争取独立会带来诸多冲击和难题,就不如自治更有利。层议制本身已经达到高度自治,能实现藏人所求的权利,便没有必要非得独立。会议形成共识——只要中国政府不干涉境内藏人的层议制自治,藏人便不要求独立,可以保持在中国的宪法框架内,服从中国政府。这被确定为境内藏人的总体态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代表流亡藏人,主张的独立可被视为流亡藏人观点,是派别的,不是整体的。会议倡议达兰萨拉也在流亡藏人中实行层议制,而后合并进境内藏人的层议制,实现藏人大家庭的统一。

女特使参与不了决定。旁听席虽是普通民众,多数听得懂委员长们讨论时讲的道理,至少现在不必急于独立,因此没有太多人呼应女特使的指责。女特使多次违规发言和议会斗争式的言辞,会议没有按规则制止,是出于尊重她代表的流亡西藏,但是会议不受她的干扰,进入下一步议程。

下面花费最多时间讨论的是对一国两制的疑虑。共产党最初进藏搞的就是一国两制,最终达赖喇嘛流亡,形成延续大半个世纪的西藏问题;香港的一国两制同样毁了香港,至今危机尚在;台湾则坚定拒绝一国两制。这些前车之鉴都说明,中国也得实行层议制才能与藏区的层议制共处。如果中国继续延续专制统治,实行层议制的藏区迟早会与其分道扬镳。即使中国实行代议制,仍然解决不了民族问题。不过与会者都知道不可能现在要求一步到位,暂且搁置这个问题,先专心搞好藏区的层议制。

下一议程是确定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甘肃、四川、云南四省藏区的统称。历代中国政府出于分而治之目的,将西藏名称限于目前的西藏自治区范围,对全藏没有统一称呼,造成很多概念混乱。会议作出决定,以历史所称的图伯特作为全藏区统称,获得与会者无异议通过。

但是对是否恢复图伯特的传统三区划分,争论比较多。历史上的图伯特分为安多、卫藏和康。从历史传统和文化关系上,三区划分是合理的,也是作为政治正确被西藏民族主义者坚持的。不过会议最后决定,还是仍然沿用中国框架下州地市的行政区划,延续五省藏区接口,以求保持平顺稳定,尽可能减少冲突,避免刺激中国当局和汉人民众。

会议决定由十七个州地市的当选委员长组成图伯特层议制委员会,为了避免与中国现国家框架冲突,这个委员会暂时不作为政权,只作为协调机构,由十七州地市的界时当选人轮流担任主席,从昌都开始,半年一轮。首任主席为丹增。

透过平措电子眼观看了会议全程的王锋,对西藏实行层议制打消了最后顾虑。而对于王锋,若西藏实行层议制,中国也得同样实行。这倒不是出于考虑一国两制难以为继,而是以层议制解决民族问题只是满足了国家不会分裂的前提,并非是最终目的。王锋改变政权的目的在于阻止Z计划,采用层议制是因为只有层议制能做到这一点,因此在证实层议制可以避免民族分裂后,王锋的下一步就是要在中国实行层议制。

不过此时的王锋还是留了个心眼,他曾经利用过对方布在自己身边的监控制造假象,引导对方做出符合自己所需的反应。丹增会不会也知道平措的嘎乌带上有那个电子眼,因而让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精心安排的演戏呢?这一点是最后要搞清楚的。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