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 乌克兰议会通过了共和国政府稳定经济和使共和国摆脱危机状态的紧急措施纲领。政府总理福金在就这一问题作报告时指出,共和国的反危机纲领在一年半至两年内实现。稳定共和国经济是实现纲领的第一阶段;然后将实现私有化、非国有化和向市场关系过渡。他还说,该纲领规定了刺激消费品生产的许多措施。

6月29日 格鲁吉亚和该共和国的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之间的第一轮正式会谈在黑海海滨城市苏呼米结束。双方代表团讨论了这两个共和国的相互关系问题,与会者强调指出了双方希望继续进行接触。据报道,格鲁吉亚和阿布哈兹之间的问题是在格鲁吉亚宣布独立以后出现的。阿布哈兹领导人坚决反对格鲁吉亚脱离苏联,主张格鲁吉亚留在联盟国家内。

6月30日 苏联外交部长别斯梅尔特内赫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星期一即将在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举行的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会议将是华约最后一次会议,会上将签署确定这一联盟停止存在的有关文件。他强调指出,生活表明,华约在过去几十年中发挥了自己的积极作用。当时欧洲被分成了两个对峙的联盟,分成了“相互竞争的两半”,当时面临着军事威胁。华约在当时既保证了苏联的安全,也保证了其盟友的安全,这是自然而然的。现在,正如事态发展所表明的,这种需要已经消失,在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不应人为地维持“那种要自然消亡的东西的寿命”,所以,“即将在布拉格作出的决定是很自然的”。他说,目前苏联同东欧的关系正在“向新的国际法基础过渡”,今后的关系将更加坚实,因为这些国家在认真考虑了自己的命运之后,正在自愿地与苏联签订新的双边条约和协定。

同日 俄罗斯共和党6月28日至30日举行了第二次代表大会,来自40多个地区的130多名代表出席了大会。大会的主要议程是: 讨论俄罗斯和苏联的政治形势;共和党的现状和任务;共和党与其他党的关系;选举该党协调委员会新的机构。党的协调委员会主席李森科作了报告,其他一些领导人也发表了讲话。会上还散发了一份大会“关于国家政局和党的任务”的决议。莫斯科市长波波夫到会致词。该党成立于1990年11月。

苏联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1990年全国2.87亿人口由一百多个民族和部族组成。其中俄罗斯族人口1.5亿多,占全国人口的52%;乌克兰族人口4520万,占全国人口的16%;其他人口较多的民族依次是: 乌兹别克、白俄罗斯、哈萨克、鞑靼、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摩尔多瓦等等。苏联不仅民族众多,而且结构复杂,全国按主要民族分为15个加盟共和国,而且每一个加盟共和国里又有众多民族自治单位。例如在俄罗斯联邦,除了俄罗斯居住的广大地区以外,还有16个少数民族为主的自治共和国。

列宁曾经指出: “沙皇俄国是各民族人民的监狱。” 但是,1922年成立的苏联也始终未能解决民族问题。几十年来,苏联政府强力推行以俄罗斯人为中心的民族融合政策,不承认民族文化的独特性,不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不允许少数民族自由地使用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字,导致少数民族对大俄罗斯主义一直怀有强烈的敌对情绪。这些种种的历史遗留问题多年积累,终于在改革、公开性、民主化的环境中逐渐爆发,民族利益的正当要求与狭隘民族主义、改革势力、保守势力交织在一起,使苏联民族问题具有极其复杂尖锐的性质。

早在一百多年前,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就告诫统治者说: “应该把人民的政治权利失而复得的时代看作是危险的危机时代。”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想解决苏联积重难返的民族问题,让各民族的“政治权利失而复得”,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打开了“魔盒”,却再也收不回“魔鬼”。他的改革宏图,最后不是被保守势力或苏共党内的政敌所埋葬,而是被民族矛盾的风暴所摧毁,以致于自己的政治前途也葬身于苏维埃联盟的分崩离析之中。

在美国学者罗伯特.康奎斯特等人于1986年主编出版的《最后的帝国——民族问题与苏联的前途》一书中有这样的文字: 民族“裂痕继续加深,民族主义与许多更明显的问题相比也许是苏联唯一的弱点。……随着好战的民族主义,俄罗斯和非俄罗斯的,与社会不满的其他原因——商品短缺和经济管理不善,生活水平恶化,信仰危机和意识形态信誉的完全丧失,特权阶层引人注目的消费和日益增长的阶级分化,或者明显的无能和腐败——结合起来并以此为动力;一种爆炸性的混合体便产生了,只需一个火花,它就会燃起熊熊烈火。”

1991年苏联解体的事实,说明了以上预言的准确性。下面,让我们用一些具体的事实进一步阐明这个问题吧。

荀路 2021年6月2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