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报导新冠疫情而遭中国政府判刑四年的公民记者张展,18日获“无国界记者”2021年新闻自由奖的勇气奖。张展的律师告诉德国之声,张展因长期绝食,健康状况堪忧,她的家人周一再度尝试为她申请保外就医。

张展自去年5月在上海遭警方逮捕后,便被中国政府关押至今。她去年12月遭中国法院以“寻衅滋事”判刑4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专门关注媒体自由议题的非政府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18日公布了2021年的新闻自由奖得主,该奖项今年是由因报导中国新冠疫情而被中国政府关押判刑的公民记者张展获得。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德洛瓦表示:“‘勇气奖’得主抗拒审查制度,勇于提醒世人疫情刚爆发的实际情况,并为此入狱,她目前的健康状况非常令人担忧。”

张展自去年5月在上海遭警方逮捕后,便被中国政府关押至今。她去年12月遭中国法院以“寻衅滋事”判刑4年。然而,张展被捕不久后,便开始在监狱中展开绝食,而因她持续拒绝进食,她的律师曾对德国之声表示,当局曾用插管的方式强迫她进食。

今年8月,传出张展因长期半绝食,导致她严重营养不良,体重下降至不到40公斤。她的哥哥张举上个月底开始在推特发文分享对张展情况的忧虑,表示张展个性倔强,他担忧她无法活太久。他写道:“在即将到来的冷冬,如果她没有坚持过去,我希望世界能记住她原来的样子。”

张展的代理律师张科科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张展的母亲15日再次向上海女子监狱递交书面的保外就医资料,而消息人士表示,按照监狱称,文件本身因防疫因素,需48小时的“消毒时间”才能受理。以此推论,监狱应已在17日上午收到相关资料,不过目前各界都未收到进一步的消息。

张科科说:“张展的妈妈主动电话联系上海市女子监狱,再次口头提出保外就医,当时监狱就说妳有要求是否能写个书面材料,她妈妈说可以。在她表示希望能尽快提交资料后,监狱称他们周末不上班,所以叫张展妈妈15日再去监狱递交资料。”

张展母亲上回透过视频见到张展是10月29日,当时张展比之前还更虚弱,走路需要人搀扶,脖子也无力支撑脑袋。她的哥哥张举在一个向监狱申请保外就医的申请书中写道:“她脸上与额头上皮包骨头丶毫无血色,已经命悬一线。张展目前的身体状况不能独自走路,在搀扶与支撑下,勉强可以行走20-30米的距离。我母亲闻此噩耗,万分悲痛,甚至向监狱工作人员双膝下跪,希望他们能给予张展人道的照顾。”

一位长期关注张展案件与中国人权情势的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坦言,虽然张展的健康状况已十分危急,但目前很难预测当局是否会因此决定让她保外就医。消息人士说:“根据以往的情况,对政治犯的保外就医是比较少见的,那若可以出来,可能身体真的是病入膏肓,已无药可救了。张展是如此坚决的绝食,她完全没有顾惜自己的性命,这种绝食的惨烈程度也是非常罕见的。”

人权观察的中国研究员王亚秋也说,包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内的多名中国异议人士过去也曾在中国监狱内去世,或是在被释放不久后便过世。她告诉德国之声:“他们被放出来不久后便死去是因为他们在监狱中没有得到足够的治疗,所以张展的情况绝对不是个案。”

张科科提到,张展的哥哥与妈妈对于官方指控张展的罪行感到非常沈痛,但他们同时也很反对张展持续绝食。他告诉德国之声:“他们无法割舍亲情,所以他们也一直盼望有关方面能放张展一条生路。”

他说,张举之所以上推特,可能也是真的看到自己的妹妹没有活下来的希望,所以希望自己对妹妹不要太愧疚,因为妹妹若面临死亡的威胁,而哥哥没有任何作为,他应该无法忍受,所以他才到推特上分享他对妹妹的感受。

张展关注组:国际关注能帮张展家人争取空间
本月初,无国界记者丶人权观察与大赦国际都发布声明关注张展的情况。无国界记者在11月3日的声明中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生命堪忧的张展,也呼吁民主国家政府以行动向中国政府施压。人权观察11月4日也在声明中指出,中国政府应立即让张展得到适当的医疗照护及与家人会面,并要求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张展。

一位长期关注张展案件与中国人权情势的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坦言,虽然张展的健康状况已十分危急,但目前很难预测当局是否会因此决定让她保外就医。

除此之外,美国与德国政府近日也都公开对张展的情况表达关切。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 (Ned Price) 表示,美国对张展恶化的健康表达关切,并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张展。德国则是透过驻中大使馆向中国外交部提出交涉,要求北京立即释放张展。

旅居伦敦的“张展关注组”的发起人王剑虹认为,国际社会的声援越多,能为正在为张展的释放或保外就医争取到更多的空间。她向德国之声表示:“张展的案件完全没有个人诉求,从她被抓开始我们就很多人都说,她非常感人,完全是为中国人民争取该有的说话与知道真相的权利。”

她表示,这场疫情已在全世界蔓延,各国也都快学会如何与病毒共处,只有中国还继续用威权防疫的方法,让人民无法发声。所以张展在监狱中绝食,即便她也已经奄奄一息,但她的声音彷佛仍在说话。

王剑虹说:“她哥哥跟家人都认为她的健康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所以他们才鼓起勇气要给张展争取保外就医的权利,我觉得这时外界不该沈默。我觉得若没有外界关注,张展现在会是怎样呢?她家人会不会也还没发声? 所以说,出于道义的责任感,我们该声援张展的家人与传递张展的声音,这也是传递中国人要求说话权利的声音。”

长期关注张展案件发展的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表示,在中国的监狱中,也曾发生过被关押人不幸丧命的事件,所以中国政府应该“有智慧地”去处理张展的案件。消息人士说:“由于她的案件受到非常多的关注,所以有点打破过去的做事规则。我认为她的案件有突破性发展的可能性仍然是在的。但到底这个希望有多大,大家都说不一定。有的人抱着希望,有的人仍认为不能对这样的制度抱持任何希望,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希望中前行。”

人权观察的中国观察员王亚秋认为,虽然表面上各界都认为在中国的体制下,向张展这样一个人发声没什麽作用,但她认为张展的精神仍可感动公众。她告诉德国之声:“我觉得张展的激励作用是在精神层面的,可能以后中国社会有空间可以发出诉求后,大家会想到她,觉得她很勇敢。我觉得我们不该忽视精神层面的激励作用。”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