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去世,终年90岁。作为韩国第五共和国时期的首要人物,光州事件的始作俑者,他的死代表着一个时代残留的尾声也告落幕。而他的一生,也深深反映了韩国跌宕起伏、沉重复杂的政治与社会史。

回顾历史,全斗焕的成年时代贯穿了朝鲜战争之后韩国的历史。全斗焕出身平民,但成功考入韩国陆军士官学校,并在1955年正式入伍。他成为另一位同样军人出身的前总统、时任韩国陆军高级军官朴正熙的部下,并参与了朴正熙在1961年发动的“5.16政变”。此后他成为朴正熙的亲信之一,一路升迁,从一名低级军官逐步成为师旅级军事领袖,并在1979年任保安司令官这一要职。

同年,朴正熙遇刺身亡。这是韩国由军政府专制统治走向民主政治的机遇,在野的民主势力也趁机发动各种运动,试图促成韩国民主化。但就在这时,以全斗焕为首的一批亲朴正熙的保守派军官发动“双十二政变(发生于1979年12月12日)”,逮捕了同情民主的参谋总长郑升和等人,并在不久后强迫代理总统崔圭夏下野。1980年,全斗焕就任总统,开启了韩国第五共和国时代。

全斗焕政变成功后,很快对民主派进行了镇压。金泳三、金大中等反对派政治家被软禁,最大在野党新民党骨干成员纷纷被拘禁。工人运动、学生运动遭严厉打击,韩国上下一片白色恐怖的气氛。1980年5月,就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光州爆发了大规模民众运动,反对全斗焕和军部都独裁统治,要求实行民主,被称为“光州民主化运动”。全斗焕政权出兵弹压,酿成了血腥的“光州事件”。“光州事件”共造成逾500人死亡,3000多人受伤。

至此,朴正熙遇刺之后韩国本已摇摇欲坠的专制统治得以延续,刚刚露出希望的民主被残酷扼杀。这其中,旧政权残余势力中的军人集团的取向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全斗焕也在掌权后将这些参与政变的军人安排到各重要职位上,并启用了许和平等几位少壮派人士参与其政权运作。

全斗焕统治期间,一方面继承朴正熙的各项政策,继续大力发展经济,强化韩国国力,城市和乡村都有很大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也有一定提高;另一方面,又不断打击韩国民主运动,通过设立以打击黑恶势力为名的“三清教育队”镇压工运人士等“社会不安定分子”、实行管控媒体及舆论的“言论统废合”、进行分化瓦解学运的“绿化计划”,以维护其右翼军人集团主导的独裁统治。全斗焕统治期间,韩国还成功争取到了198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提振了韩国的国际影响力和国民的民族自信心。

全斗焕政权的这一系列举动,的确在中短期内维护了其独裁统治、打击了追求自由民主的力量。1980-1987年,韩国社会看起来相对稳定、经济继续高速增长,继承了朴正熙时代的“汉江奇迹”。但这些成就显然是以牺牲民主与人权为代价的,受惠者主要也是高官及财阀等权贵。广大劳工遭到残酷剥削压榨,知识分子备受压抑,官商勾结腐败横行,军情机构飞扬跋扈,人民的政治权利与自由被剥夺,社会矛盾愈演愈烈。

到了1987年,以大学生朴钟哲拷问致死事件为导火索,全国民主运动突破了政权的压制,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当年6月,运动已演变为覆盖韩国各主要城市的全国性政治运动,全斗焕政权的丧钟即将敲响。

1987年6月,韩国各地的民主抗争达到高潮。全斗焕一度试图再次动用武力镇压,但遭到部分军方高层的抵制。但是,此时的韩国大多数高级军官和执政党主要成员,均倾向于反对对民众动武。全斗焕虽是政治强人,却不得不考虑包括统治集团高层在内的普遍民意。

全斗焕最终决定妥协。6月29日,全斗焕的接班人卢泰愚宣布,将修改宪法,实行总统直选,并释放政治犯,即“6.29宣言”。这标志着韩国民主运动的重大胜利,预示着民主即将到来。

对全斗焕而言,他希望卢泰愚能够通过民主手段延续他的内政外交政策,并使他免于接受审判。全斗焕并非真的无条件信任卢泰愚,只是他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与其被左翼进步势力取代,他自然更愿意让“志同道合”的卢泰愚继承他的衣钵。

最终,卢泰愚以36.6%的得票率,力压金泳三的28%和金大中的27%(这二人得票相加显然远超卢泰愚),当选韩国第六共和国首任总统。

在反对党和强烈民意的压力下,卢泰愚决定软禁全斗焕,拒绝让其出席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之后,又正式将全斗焕逮捕。但卢泰愚曾为全斗焕政权的重要一员,对旧政权的清算工作一直能拖就拖、敷衍公众。直到金泳三上台后,拨乱反正、清算历史的工作才走上快速轨道。1995年,连卢泰愚也被逮捕。

1996年,韩国法院对全斗焕等人发动“双十二事变”和制造光州事件进行了审判,一审和终审分别判处全斗焕死刑、无期徒刑。卢泰愚被判17年监禁,其他相关责任人则普遍被轻判。1997年底,即将上任的新任总统金大中宣布特赦全斗焕和卢泰愚等人,以实现社会和解。

可是,被特赦后的全斗焕在直到如今这20多年间,并未表现出悔过的态度,而是通过出书、演讲的方式颠倒黑白、粉饰暴政。其他许多被特赦或免于被追责的前军警和情报机构人员,大多也未表现出充分的悔悟姿态,反而纷纷利用新政权出于善意给予的自由,千方百计为自己制造的暴行辩护。例如,他们普遍将光州事件说成是“市民暴乱”、“北方(朝鲜)渗透”、“市民先杀害军人”等,为军方镇压寻找借口。他们也以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稳定等局部的成就,为朴正熙、全斗焕统治时期贴金。而现在韩国的右翼势力,也和朴正熙、全斗焕等人颇有渊源,对全斗焕多有维护、对其罪恶也有掩饰。

因此,韩国进步势力一直在与旧政权残余作斗争。金大中、卢武铉、文在寅,都致力于清除积弊、革新吏治、推进公正,但遭遇激烈阻击。金大中和卢武铉都未能善终,就表明了韩国政治环境的险恶、反抗旧势力的艰难。

韩国进步势力也在舆论和司法上与全斗焕等人展开博弈。韩国光州受害者家属等市民团体多次发起对全斗焕的抗议、诉讼,要求追缴其非法所得、不得诽谤光州事件死难者和篡改历史等,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而韩国的知识分子则在努力记录历史、拒绝遗忘、对抗谎言。其中,韩国文艺界一直站在铭记历史的前沿。电影《出租车司机》、《辩护人》、《华丽的假期》、《26年》、《挖掘机》、《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爱的色放》……都在反映光州事件那段血腥的历史和前后那些年的黑暗岁月,让韩国人民不忘曾经的残酷专制年代。而电视剧《第五共和国》,更是全景式的展现了全斗焕专制时代的历史变迁,当然也包括对光州民主化运动从兴起到被镇压的史实。

韩国政治界、知识界、艺术界一直铭记历史,也是为了对抗前专制政权头目及其爪牙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行为。因为全斗焕等人一直在粉饰专制时期的丑恶、掩盖当年暴行的真相,所以更需要有人站出来驳斥谎言、道出真相。

但直到去世,全斗焕都未对光州事件及其中死难的市民道歉。

现在,全斗焕终于死去。而第五共和国另一位重要人物卢泰愚也于一个月前去世。这标志着韩国军人独裁时代的尾声也告终结,第五共和国已经是过去完成时。韩国进步势力控制的青瓦台也拒绝吊唁,文在寅也料将不会向全斗焕致哀。而保守派相信将会进行吊唁活动。

全斗焕等人的死,并不是代表一切历史都烟消云散了。相反,韩国反思历史、开辟更加公正社会的努力,还在不断进行中。

在韩国现代史上,光州人民用生命谱写了追求民主、反抗强权的悲歌。这些纪念活动、文艺作品反映的是人性的伟大与脆弱、人民对正义和光明的向往。通过这些作品,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人用生命在捍卫作为人的尊严与权利,不惜一切与邪恶和暴行抗争。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深刻反思自身历史上的悲剧、祸乱,才能痛定思痛、醍醐灌顶,认识到暴政的可耻和人权的可贵,实现持久的民主与安宁。否则,历史悲剧就会以各种形式重演,民族要不断受到暴政的祸害,人民的尊严与利益也会一再被践踏。正视历史,是治愈民族创伤的前提;挖掘真相,是维护公民权利的基础。相反,忘却历史,民族就没有未来;无视真相,时代就会被谎言覆盖。

正是在正视历史、反思悲剧的前提下,韩国民主化才取得巨大的成功,让全斗焕等人粉饰历史、歪曲真相的目的落空。死者已矣,我们不需再对恶人加更多恶言。我们更要缅怀的,是那些在抗击内部暴政和外敌侵略中牺牲的先烈,这样的逝者才更加值得纪念。无论韩国,还是世界任何国家,人民都要继续努力,追求与捍卫民族独立、民主政治、社会公正、民生富裕,让逝者得以告慰,让现在和未来的人民享受自由与幸福。

来源:上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