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6, 2021

德国“红绿灯”联合政府领导人。左起绿党领导人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德国自民党党魁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右2)。图/撷自贝尔伯克脸书

德国社民党、绿党、自民党三党组阁,德国社会俗称“红绿灯”联合政府,经过漫长的谈判,现已基本成定局。德国每日新闻报导,若无重大变化,新政府执政的方针与政策将尘埃落定,近日内联盟协议将由执政三党各自走程序——表决通过。

什么是新政府的“拐点”?

“红绿灯”联合政府不说是“变更”,但至少可以使用“调整”梅默克尔时期的“德中关系”。德国每日新闻以“对北京更有信心”为题的报导:“‘红绿灯’政府并没有计划完全改变对华政策,但新政府期望呈现比“红黑”联合政府更加自信。

有评论道:这将导致新政府与北京政府的冲突。

默克尔执政时期,德中关系侧重于经贸合作,2016年,中国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天下皆知,梅克尔的对华政策“塑造”了德国和欧洲的对华立场与政策,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推动了默克尔任内德国经济的增长。但近年来,默克尔一直遭遇反对党与人权组织的批评,称默克尔使德国“过于依赖中国”,且未能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提出批评与谴责”,批评默克尔的对华政策实质是“人权务虚、经贸务实”,采倾向性与怂恿的“绥靖政策”。

新政府政策的根本区别在于:遵循普世价值观,正视与直面“人权问题”。新政府的协议强调:德国希望“在伙伴关系中展开竞争,及在体制对手上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并寻求与争取在“基于人权的前提下”与中国合作。

新政府与北京的“结”

这个“结”,无疑结在普世价值观与人权意识上。

从德国民族的风范与精神来说,具有这些特质:

1、从待人处世来说,坚持原则,严守规定和法律,遵守秩序和成规,但并不古板和蛮横。

2、从治理事务来说,严谨而沈稳,认真而细腻,责任心极强,宁肯失之笨重,决不虚有其表。

3、对弱者极富同情心,虽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但德国民族就是不一样,不知是否因“二战”时的罪恶感阴影所致。

4、坚持普世价值观,人权意识极强,执着于真理与原则,并不易因为别人而改变自己的立场。

“二战”以后,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分别建立,1990年两德统一,国名延用西德国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实质是:东德被纳入了西德。自1949年至2021年,在这72年中,联邦内阁政党执政统计是:联盟党(CDU / CSU)单独组阁,或者以联盟党为主建立联合政府共有13届半,其中1980年至1982年,社民党与自民党建立联合政府,1982年联合政府关系破裂,自民党部长集体辞职,社民党总理施密特遭遇罢免,由基民盟科尔接替总理一职。故此联盟党执政迄今共52年,占联邦政府执政期的72.2%。以社民党为主与自民党、绿党建立联合政府执政共计5届半,一共执政了20年,占联邦政府执政期的27.8%。

联盟党属于传统上的保守主义和基督教政党,并不完全信守自由民主的原则,以实用主义原则来维系人民与国家利益。

现今德国执政联盟三党派,以社民党(SPD)为主,结合联盟90/绿党(Bündnis 90/Die Grünen)和自由民主党(FDP),均属于德国中间偏左的政党,而从实际执政地位来说,除社民党外,绿党和自民党一直处在配角的位子,在反传统方面与社会变革方面,自然是坚持价值观不偏移的蓄势待发。新政府表示:德国有着改变的意愿和愿望,新政政府将愿意负起责任。三党签署了达成联合政府的协议,内有多个政纲和改革方向。在对华政策上,面对台湾、新疆、香港等问题,在德国人的价值观天平上,以强欺弱、忽视人权、强奸民主等,都是不能被接受与认同的。

对于这样的“结”,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感触颇深。2019年7月,林德纳携代表团访问亚洲的马来西亚、日本、南韩、香港和中国,但在最后访问中国时,林德纳受到前所未有的冷遇,事前早已安排好的多个与共产党高层的会晤,均被一一临时取消。甚至在一次会晤时,林德纳遭遇一名中国官员就香港问题怒吼了30分钟。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此前会晤了香港的反对派人士。

林德纳主席在新近德国之声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比起默克尔及其政府对中国问题的立场,他的态度将会更坚决有力。他还补充指出,不能因为贸易利益而在人权上让步。

自民党党魁林德纳。图/撷自林德纳脸书

协议强调了“对华政策”

德国留守内阁总理默克尔,近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她执政初期对待某些合作伙伴的关系,可能“过于天真”,现在德国及欧盟都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相互学习经验,“在我看来,完全‘脱钩’不是正确的做法,它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德国每日新闻报导,新政府的联合执政协议有九个章节、含序言在内共177页,提出了一系列核心的施政目标。

特别是在对华政策方面,协议文本中有12次提到中国,尤其在外交政策的第七章“德国对于欧洲及世界的责任”中,多处与中国有关。文件将中国描述为是一个“系统性的对手”,呼吁德国要在“欧盟-中国共同政策的框架内”,制定全面的中国战略。

在表述涉华政策的部分,明确了涉台、涉港和涉疆问题,其中明确表示态度与立场,“支持‘民主台湾’实际参与国际组织”,台湾冲突只能和平解决;批评与谴责中国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一国两制”在香港需要得到全面恢复等。

新政府明确表示,在面对中国政府时,将使用更自信、更开放、更直接、更勇敢的语言——少一些外交花哨与含煳遮掩。简而言之,直言不讳表达理所当然,也符合欧盟的总体政策。

德国留守内阁总理默克尔,近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她执政初期对待某些合作伙伴的关系,可能“过于天真”。图为2019年3月7日习近平访问法国,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会晤。撷自cctv影片

新政府新领导新气象

目前德国新内阁也已现雏形。社民党的奥拉夫·欮尔兹(Olaf Scholz)担任未来的新一任总理,他希望“新内阁能够为德国的未来发挥开创性作用。”新政协议指出,德国将会提高最低工资,同时保持养老金和儿童福利的稳定,每年还将新建40万套公寓,为此德国将进行大规模的投资,但债务刹车原则不会改变。朔尔茨特别强调,德国目前新冠疫情形势非常严峻,他呼吁民众团结一致,积极接种疫苗,共同抗击疫情。德国也将尽快组建“疫情危机小组”。除总理府外,社民党将掌控内政部、国防部、卫生部、劳动与社会事务部等。

绿党主席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将担任副总理兼新设立的气候和经济事务部部长,另一位党主席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将出任外交部长。贝尔伯克在竞选过程中一再表示:德国的对外政策应告别梅克尔时代的含混不清,突出价值观导向。不久前,她在联邦安全政策学院出席讨论活动时指出:中国试图在很多国家通过投资基础设施,使其产生经济上的依赖,“作为欧洲我们必须保持警觉”,她表示:一带一路的投资项目已延伸到欧洲,这表明欧洲必须保护自身及其基础设施。

贝尔伯克主张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贸易政策,捍卫欧盟的安全利益,并更加坚定地为人权发声。

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将出任财政部长。

德国新政府强调了德国和美国进行跨大西洋密切合作的必要性,表示要“与志同道合的国家进行合作,以求减少战略依赖性”。图/撷自林德纳脸书

民主联盟将得到巩固

在以美国为首的世界民主联盟中,德国新政府的出台,无疑在“民主与专制”最后的博弈与对决中,显现出天平倾向。

新政府的协议,还强调了德国和美国进行跨大西洋密切合作的必要性,表示要“与志同道合的国家进行合作,以求减少战略依赖性”。而在谈及南海问题等事关中国领土主权的问题时,协议明确表示:中国应为周边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发挥负责任作用,德国将致力于“确保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在国际海洋法的基础上得以解决”。

来源:台湾《民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