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04, 2021

中共在国庆期间上映电影《长津湖》。中共一贯做法是和美国不好了,放《上甘岭》,关系好放《黄河绝恋》。老傅不用看,也知道《长津湖》一定是告诉大家中共军在如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打败了美军,歼灭美国陆军第7师31团,即北极熊团,击毙团长,缴获31团团旗,美陆战一师被打得屁滚尿流地逃回了海上。

在《洗脑的历史》第十章里我描述过长津湖战斗的过程。为了让没有读过我的书,且对朝鲜战争不太熟悉的朋友对这场战斗有所了解,这里摘录我书中对这场战斗的描写。读完,你就会知道中共军的血腥和无能。

长津湖战斗发生在1950年11月底,距离中共军入朝参战,也就是中共所说的第一次战役正好一个月。其实所谓的第一次战役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不过是一些误打误撞的遭遇战。在联合国军搞清楚对手是谁之前,中共军就消失了。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不以为意,继续命令前进,希望在当年的圣诞节前结束战争。

中共军利用美军轻敌,动用38万人分东西两线伏击美军。长津湖战斗就是发生在东线,中共军第九兵团伏击美国第十军下属的美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大部以及美陆军第七师一部加少量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战斗。

中共第九兵团是中共华东野战军,也就是后来的第三野战军主力,由第20、26、27共三个军组成,本准备投入对台作战。为了歼灭美军,紧急从上海附近调入朝鲜。行前,中共将在成都投降的前国民党军成建制调入九兵团,使得各军下辖四个师(一般是三个师),全军达到15万人

参加长津湖战斗的联合国军主要由美海军陆战队第五和第七团加师部,美陆军第七师31团和32团各一个营加31团团部,以及后来从后方支援上来的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几百人,联合国军直接参战总人数大约在一万七千人左右,其中含不少韩国军人。当时联合国军人手不够,将很多韩国人编入美军

11月27日中共军先以20和27军十万人分别围攻分散在长津湖周围的美军。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结果单单是一个31团特遣队(由美陆军第7师31团和32团各一个营加31团团部及炮兵约一个营组成)就将27军的两个师打残,虽然31团特遣团最后溃败,但总数3288人(其中含515名韩国人)中的一半归队。

围攻陆战一师各部的中共军也是死伤惨重,我们说熟知的战斗英雄杨根思,就是死于围攻陆战一师师部战斗。当时杨根思所在的58师一万多人围攻大多由后勤人员组成的陆战一师师部(位于下碣隅里)不但没成功,战士也打光了。杨根思所部先是攻占了下碣隅里附近的一个小山头,后来在美军反攻下阵亡。

事后美军总结,如果当时中共军集中力量攻击几乎没有战斗部队的陆战一师师部,摧毁在建的飞机场,联合国际的撤退就会失败。第二天,一支主要由英国海军陆战队组成的特遣队从南边支援下碣隅里,途中遭到中共军部队伏击,伤亡很多人,但仍有几百人突击入下碣隅里,为下碣隅里防守提供了有生力量。

最后,陆战五团和七团撤回师部,汇合其他部队后经陆路撤回咸兴港,不但全身而退,还带走了上十万百姓,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父母亲就是这十万百姓中的两位。战斗过程中,中共发现20和27军吃不下联合国军,急调预备队26军。由于错误部署,26军远离战场,只好白天赶路,结果在空袭下伤亡惨重。

在整个东线作战中,联合国军(含英军,南韩军)阵亡1092人,失踪4892人,受伤4582人,总伤亡人数为:10495人。中共官方宣布总伤亡人数为52098人,其中冻伤30732人,也就是五分之三的伤亡是由于天气原因造成的。

中共军参战15万人,冻伤3万,冻伤率为20%。而根据美军公布的数字,陆战一师非战斗减员(主要是轻微冻伤以及因为寒冷而引起的腹泻等疾病)达到7338人,几乎是参战部队的50%,而美军得到的防寒装备远远超过中共军,而中共军本身防寒设备差,防寒知识也差,居然冻伤率居然远低于美军。

据中共回忆录:27军组织最后阶段追击,全军只有2千人可以参加战斗,而这个军战前人数是50501人。20军的58、60两个师最后能参加战斗的只有200人,战前整两个满编超过两万人。仅仅是这一个军加两个师的伤亡肯定就超过5万人。

战后,据中共官方资料,20和27军各补充了1.5万人,26军补充1万人,还将一个师撤销,四个师变成三个师。可见九兵团伤亡冻伤超过十万的传言不是空穴来风。九兵团在四个月后才返回战场,而陆战一师在休整几周后就重新上了战场。

中国作家叶雨蒙的纪实文学《东线祭殇》里面有中共军因为饥饿吃人肉的记载,还有伤兵员自己爬着回后方的记录。老傅得说,这不是打仗,是将士兵推向屠场。但现在,这个悲剧又被拿来煽动爱国激情,真是悲剧中的悲剧!

谈完长津湖之战,再谈砥平里战斗。

如果你们去翻中共的历史书,所谓的第四次战役也是语焉不详,一会说第四次战役,一会说横城反击战,之前我也一直也没搞懂第四次战役和横城反击战的关系。后来研究了很多战史,才搞清楚,其实对于中共来说,第四次战役就是横城反击战。

中共军在1950年11月底用38万人对进攻中的联合国军发动偷袭,西线将美国第八军逼退,中国人所熟知的松骨峰阻击战就发生在西线。东线就是长津湖战斗,当时的美国陆战一师属于第十军作战序列。联合国军被大量敌军袭击,在不明底细的情况下,麦克阿瑟按照一般军事常识,命令联合国军全面撤退。

如果当时美陆战一师收缩在下揭隅里死战不退,以当时第九兵团的能力,不说吃掉陆战一师,最后被陆战一师反吃都说不定,因为当时的九兵团基本丧失了作战能力。但当时的联合国军不知道到底来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这些敌人的战力有多强,所以为安全起见,就撤退了。

一个月后,也就是1950年12月底,中共军发起第三次战役,这场战役的最大战果就是攻克汉城,就是现在的首尔,并且前进到37度线。这个时候联合国军前线指挥官已经换成了李奇微。但整个战役其实没有什么大的战斗。由于中共军靠着士兵随身携带的粮食和弹药作战,一周以后消耗殆尽,也就是停止了攻击。

李奇微看到中共军停止了进攻,马上命令部队反攻,中国人知道的38军和50军汉江阻击战就发生在这个时候。两个军差不多都打残了。由于38和50军的阻击,联军在西线进展缓慢,在东线进展较快。彭德怀看到这个机会,就在横城集中四个中共军两个北韩军14万人发起反击,打垮了南韩军第八师。

中共军完成横城反击战,驻扎在砥平里的美陆军第二师23团就被孤立于联军的战线之北,被中共军所包围。中共军集中三个军八个团25000-30000人对砥平里展开攻击。联合国军除美陆军第二师23团之外,还有一个法国营,人数大约为4500人。

当时中共军的前线指挥官119师师长徐国夫在回忆录宣称,头一晚他只以两个团,共2300人进攻砥平里,而且说砥平里有6000多敌人。以不足守军人数一半的兵力去进攻占据坚固工事的敌人,而且敌人还具有巨大的火力优势,如果不是吹牛的话,这样的军事指挥员就该送上军事法庭了,世界上没有这样打仗的。

第一夜即1951年2月13日晚久攻不下,第二夜中共军又倾力强攻,还是无效。15日,美军增援部队赶到,中共军觉得大势已去,遂撤围而去。有说法是因为伤亡太大,中共军的中下级军官拒绝再战。是役联合国军阵亡51人,失踪42人,受伤252人,中方承认伤亡1800人,也有说法伤亡上万人,这已经不重要了。

砥平里一役,美军明白了即使被中共军包围,也没啥可怕的,中共军的攻坚能力太稀松。从此以后中共军穿插战术给联合国军带来的恐慌就消失了。随着砥平里战斗结束,中共军号称的第四次战役也结束。联合国军继续进行搜索压迫作战,直到1951年4月中旬中共军发动第五次战役。

第五次战役中共调集了60万人马,加上北韩的20万人马对阵联合军的20余万人马。最后的结果是中共军大败亏输,败兵甚至跑到了丹东。按照计划联合国军在三八线停住脚步,开始与中共和北韩进行停战谈判。后面的作战都是抢夺优势地形的小战斗。最后联合国军占据了比较好的防守地形,形成今天的停火线。

总结。你要相信了中共告诉你的历史,你被割韭菜的可能性就是100%了。才看到,《长津湖》的导演是陈凯歌和徐克,另外还有一个李姓香港导演,老傅想说一句,有些人天生就是爬虫,虽然有时看上去还很硬!

关于长津湖战斗的冻伤问题,历来中共官史强调进朝鲜匆忙,没有足够御寒衣物。其实这都是中共军领导推卸责任的说法。资料显示,九兵团都发有棉衣棉裤棉被大衣,但由于上级一味要求急行军,很多士兵走热了,或者负重太多,会将棉被大衣等丢掉,甚至上级会要求轻装前进。一旦停下,汗水结冰,造成很多冻伤。

中共军的防寒装备肯定不如美军,但基本的防寒装备棉衣大衣棉被还是有的。但由于在上级的严令之下徒步赶路,而且是翻山越岭,加上野外露营,军官们不体恤士兵,又缺乏防冻经验,造成大量冻伤。可以说,是中共的草菅人命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

有一位读者在我的推特下留言,说;“参加此战的家中长辈讲过,入朝前火车停靠东北一个火车站时,那里有冬衣等物资可以让他们能拿就拿走,但每个人能带之物空间也有限,主要是这边南方兵没经验,没怎么去拿御寒物资,吃的用的其他的东西拿了不少。”军官不安排发送越冬装备,而是要士兵们自己拿,完全是玩忽职守,士兵们根本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什么气候条件,当然会不愿拿笨重的冬装。

反观美军,不但各种防寒装备齐全,而且军官们会提醒士兵在行军后换下湿透的袜子,以免冻伤。另外,中共军将十几万人送到天寒地冻的外国打战,居然不考虑后勤,单单靠士兵随身携带的干粮,以及就地筹粮,讲白了还是土匪习气,靠抢。但由于当地人口稀少,士兵人数众多,根本没法维持基本的粮食供应。

由于中共军习惯欺上瞒下,为什么失败的原因根本就得不到总结,将长津湖围攻陆战一师失败的责任推到老天与和缺乏棉衣,缺乏重火力上面。这也埋下了在1951年4-5月间第五次战役(联合国军称:春季攻势)大败的祸根。当中共军换装了苏联武器之后,觉得现在有了重武器,可以将联合国军赶下大海了。

大家一般都知道第五次战役180师被包围的故事,其实这也是中共避重就轻的招数。那时几十万中共军已经大溃败,如果不是联合国军早就定下不过三八线的政策,按照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的意思打下去,这些中共军都得做俘虏。美国当时把重点放在欧洲,怕深陷中国后苏联在欧洲动手,所以有了停战谈判。

最后中共将第五次战役的失败归于180师军官的胆小软弱,再大肆吹嘘63军在铁原打阻击战多么英勇,说是63军阻挡了联合国军南下的步伐,又给大家造成小败大胜的印象。问题是当时联合国军根本就没有南下的意思。

中共军这种不能正视自己错误的风格延续到对越作战。我看了很多参加1979年对越作战军人写的回忆录,印象最深刻的有两点:一是军官们让士兵负重太多,子弹炮弹干粮绑满全身,一开战,各种物质丢得漫山遍野。二是不过出境十几公里最多几十公里作战(重炮都在国境内)很多士兵居然一两个星期吃不上饭。

看完这些资料,我感觉至少到80年代,中共军连起码的现代战争后勤概念都没有,他们的穿插技术,应该是德国钳形攻势的拙劣模仿,应该是苏联教会他们的。但对现代战争的复杂后勤供应还没学会,最后都变成士兵们身上能背多少,就能打多久的仗。至于现在的解放军是不是好一点,我们拭目以待!

另外的感慨是,当时的世界还是将欧洲作为中心,不太把亚洲的事放在心上。麦克阿瑟将军反对欧洲中心说,认为亚洲是未来的世界中心,主张彻底打垮中共,直接在亚洲与苏联对峙。如果美国政客们听了麦克阿瑟将军的话,中国人也就会少去很多痛苦。

还有关于长津湖战斗时的气温越说越玄乎。从零下十几度一直说到零下四十度,摄氏。附图是我查到的盖马高原年温度变化表,长津湖就是位于盖马高原南部。长津湖战斗在11月27日打响,在12月13日结束。我们可以看到11月的最低温度负12度,12月最低温度负21度,最冷天气在1月,最低温度负26度。所以,长津湖之战时的温度应该在0—负15度之间。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