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5, 2021

在本文上篇中引述的杨根思英雄事迹里是中方对11月29日发生故事的描述,文中的1071.1高地就是东山,1071.1是绝对海拔1071.1米,相对高度我们可以从附图中看出,应该在150米到200米之间。

下图是我在韩国军史里找到的关于11月28日夜到11月29日下午日落时分的战斗描述。

里面提到的中共军172团应该是173团。

按照美军战史和回忆录记载,清晨5点半,里奇中校决定反攻。三营副营长Reginald R. Myers迈尔斯少校连哄带吓从各个单位抽调了大约二百五十人临时组成一个连队,里面有文书、厨师、汽车司机、机械维修,通讯一干人等。带着这帮东拼西凑来的杂牌军,迈尔斯少校开始向中共军的大英雄杨根思开始了进攻。由于大雾,飞机不能对地支援,进攻延迟。

到了上午9点30分左右,浓雾散去,美军开始炮击东山,海军陆战队第312航空中队的海盗式战斗轰炸机也飞来助战,向东山第172团阵地投掷了航空炸弹和凝固汽油弹,发射火箭及机枪子弹。

经过半小时的火力准备,迈尔斯少校率领部下沿东山南坡向山顶攻击前进,大约在上午十点三十分登上山顶南端,这应该就是杨根思所坚守的位置。捷科姆斯中尉带领陆战1师工兵D连的一个排共45人担任左翼助攻掩护。在东山北端下午有一个33人的卡佐纳工兵排助攻,所以11月29日白天进攻东山的总人数是330人左右。担任火力掩护的是下碣隅里的炮兵(共两个连,12门 105mm 榴弹炮)和陆战队航空兵的31架次空中支援,没有坦克参加进攻的记录,因为东山地势陡峭,不适合坦克进攻。更何况在11月29日下碣隅里统共只有四辆坦克,正在忙于南边和西南边的防御,8辆坦克之说不知从何而来。

根据迈尔斯少校的回忆,他们进攻时的最大敌人是雪后结冰难以攀登的山坡,必须派人用绳索固定后,其他人才能靠绳索攀爬,敌人的机枪扫射反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迈尔斯少校记得大约10点30左右时登上山顶时,他的人仅剩75人(每伤1人需要4人回送伤员,送伤员的人本应该回来,但大都开溜,临时拼凑部队的恶果,按照四个士兵抬一个伤员计算,这时应该有三十多个士兵受伤)。

9时30分火力准备,半个小时后开始进攻,爬山加战斗,不过才30分钟左右就到达了山顶南端小高地,显然战斗不可能很激烈,很可能防守的中共军士兵已经在联合国军的火力准备中伤亡殆尽。这个也可以从美军29日的战斗伤亡数字看出。

根据美军记载,29日全天美军在下碣隅里地区共阵亡38人: 其中防守下竭隅里正南和西南两个主攻方向的陆1团3营共阵亡24人,第十军团陆军工兵D连阵亡8人,陆1师工程营阵亡4人,陆1师运输营和战术控制班各阵亡1人。

由于陆1团3营两个步兵连全部在下碣隅里南边和西南边防御,没有参加收复东山战斗,所以陆1团3营阵亡的24名官兵不可能死于东山。这样可以肯定,在29日收复东山战斗中美军死亡人数最多14人。

下面是11月29日,美军进攻东山的战斗经过图。

红圈处是山顶南端小高地,即杨根思防守的地方。

在前面描述杨根思英勇事迹的文字中,说到杨根思最后一枪击毙了举着陆战一师旗帜的美军指挥官,然后抱起炸药包跳入敌群,炸死了40多个敌人。可是这美军指挥官迈尔斯少校在这场战斗中连伤都没负,后来还因为这场战斗获得美国国会最高荣誉勋章,活到2005年才去世。下面见识下迈尔斯少校真容。

在攻克山顶南端高地后,迈尔斯连继续攻击,但直到太阳落山,也没有攻克主峰棱线。于是迈尔斯连在已攻克的高地山构筑对主峰的防御工事,与主峰形成对峙。

29日夜没有大规模地面战斗,因为当晚天气晴好,美军出动夜航轰炸机,对中共军可能的集结地进行了轰炸,瓦解了中共军的攻势。

也就是在29日夜晚,从古土里出发的德赖斯戴尔特遣队400名步兵和16辆坦克到达下碣隅里,使得联合国军防守力量有了很大改观。第二天,11月30日,第31团级战斗队中31团团部和团坦克连(17辆坦克)也从后浦撤入下碣隅里,又为下碣隅里防守提供了有生力量。

11月30日上午,前一夜刚刚抵达下碣隅里陆1团3营G连接防迈尔斯连,从东山南端高地向东山主峰发起攻击。必须说,中共军的抵抗很顽强,G连虽然伤亡60余人,但还是没有攻下主峰棱线。

下午时分,退入下碣隅里的第31团级战斗队坦克连的17辆坦克被立即部署到了东山与下碣隅里之间。这样,即使中共军顺山而下发起冲击,这17辆坦克也可以粉碎中共军的进攻。事实上,在当天夜里发生的战斗也证明了这一点。

根据中共军史,到30日入夜, 172团1营2连仅剩34人,1营3连(杨根思所在连)仅剩28人,整个58师能够作战的人员仅剩12个连,战斗人员仅1500人左右。要知道在开战前,这可是个1万2千人的齐装满员主力师。单单是这个师的172团,就拥有3700余人,下辖3个营共9个步兵连,1个通讯连,1个特务连,3个机炮连,1个92步兵炮连,1个担架连,卫生队,和1个补充连。

但这个时候58师接到兵团命令,要求58师于30日攻歼下碣隅里之敌,并命令27军3个团配合作战。58师的师长当然不知道27军也基本打光了,上级的命令一定要执行,因此下令以东山为主攻方向,而南面进行佯攻牵制。

30日晚11时,58师开始进攻。172团重新夺回东山南端小高地,接着冲下东山,向下碣隅里进攻,被31团坦克连的机枪大炮打散。直到天亮,传说中的27军增援部队毫无踪影,58师也就停止了攻击。从此58师各团进入了休眠期。而联合国军因为要接应柳潭里的陆战五团和七团进入下碣隅里,反正中共军也攻不进来,也就懒得再进攻东山。直到12月6日,联合国军准备撤离下碣隅里时才派遣陆战五团攻占了东山。这个时候防守东山的中共军已经换成了26军的76师。58师被派往南边的黄草岭继续设立阻击阵地防止陆战一师南下突围。

按照中共军史的说法,这时的58师伤亡将近7000人(其中死亡1500人,受伤4500人,考虑到严寒和恶劣的后勤条件受伤者中很多人会死亡),其主力团172团伤亡高达3300人,接近全团编制人数的90%!另外的资料显示,在后期58和60两个师居然只能出动200人参加最后的追击作战,你没有看错,是两百人,所以极有可能上面58师的伤亡数字也是有很大水分。

20军60师的伤亡主要来自阻击德赖斯戴尔特遣队北上,以及阻击陆战一师南下两场阻击战,人员也基本死伤殆尽。

接下来出场是26军的四个师:76、77、78和88师。

长津湖战斗打响之时,中共高层觉得两个军十万人马吃掉分散的联合国军一万多人十拿九稳,所以大剌剌地将预备队26军放在距离战场有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地方。后来发现吃不动美军,又急忙忙地催促26军赶路上战场,要求一夜赶七十公里的山路,结果88师为赶路只好白天行军,遭到空袭损失惨重,然后被美军的坦克狂虐,没取得任何战果还被消灭了三分二的兵力。该师先头营262团1营几乎被炸光,全营780人剩下5个,全团满编3500人战后仅剩750人。

12月5日晚26军76师接防了下碣隅里东山阵地,58师172团撤离。12月6日白天陆战五团攻占东山。入夜,76师在准备反击之时,集结地遭到空袭,陆战5团2营随即对主攻的76师227团展开攻击,中共军的进攻还没开始就被瓦解,损失1500人左右, 另有220人被俘。战后,76师3个步兵团9个步兵营仅能缩编成5个步兵营。

剩下的77师和78师基本上就是追着联合国军的屁股后面跑,仗没怎么打,士兵倒死了不少,主要是冻饿加轰炸。战后88师被撤销番号,师长和政委双双撤职,士兵被编入其它各师。按照中共官方资料,26军战后补充新兵1万人,显然损失要比20军和27军小一些,那两个军各补充了新兵1.5万人,也各自撤销了一个师,人员充实给其它师。整个兵团休整了四个多月,直到第二年4月才重新出现在战场上。而它的对手美国陆战一师,在两周以后就又上场作战了。

上面老傅不厌其烦地引述了中共和联合国军两方面的材料来还原中共特级英雄杨根思战死的场景,顺带也将整个长津湖战役的过程进行了一番梳理,我们可以看出:

第一, 1950年11月27日长津湖之战是中共军队在苏联的支持下对联合国军不宣而战的偷袭行动。为了保证偷袭成功,中共高层不要后勤,不顾伤亡,希望用人海战术压倒联合国军,重演国共内战中的成功。

第二, 联合国军之所以会不相信有大量中共军队进入朝鲜,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世界上会有让士兵饿着肚子打仗,用人命拼子弹和炸弹,如此不珍惜自己士兵生命的军队。

第三, 中共军队高层完全没有现代化作战经验,采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集团冲锋战术(苏联人在黄埔军校教授的战术),希望用人海淹没敌人,造成巨大伤亡。

第四, 杨根思死的时候联合国军不是想要突围,而是要占据有利地形抵御中共军队的进攻。

第五, 杨根思守卫的阵地失守很快,基本没有大的战斗,杨根思本人及所带的部队很可能已经在美军的火力准备中就已经全部阵亡。

第六, 在11月29日整个白天,杨根思以及他所属的整个172团1营不过才打死了14个美军士兵,不可能发生一包炸药炸死40名美军的事件。大概率中共军的宣传人员将自己军队惯用的人海战术强按在了美军头上。

第七, 在11月29日白天与杨根思以及他所属的58师172团1营对阵的美国士兵总共330多人,有航空支援和地面炮火支援,但没有坦克支援。172团人数开战前3700多人,一个营的兵力近千人。

第八, 杨根思1949年5月就被评为中共军全军的一级战斗英雄,1950年9月又被评为全国战斗英雄,因为善用炸药,有“爆破大王”的称号。很可能是这个原因,中共的宣传人员杜撰出了杨根思抱着炸药包冲进敌阵的故事。正常情况下,炸药包用于爆破坚固工事,一般用在进攻作战。杨根思战死的时候是防守作战,弄个炸药包在阵地上万一被子弹或炮弹引爆,岂不是给敌人助力,给自己造成更大伤亡?所以后来在电影《英雄儿女》里,以杨根思为原型的王成最后跳入敌阵时,手里握着爆破筒,而不是炸药包,估计导演也觉得抱着炸药包不太靠谱,可能还没跑到敌人跟前就会被打爆了。

第九, 因为国际政治的原因,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不希望扩大朝鲜战争,当他们发现中共军大规模介入朝鲜战争时,就立马南撤,所以中共可以说在1950年底轻松地获得了战略胜利。但从战术角度,长津湖之战对中共军来说是完全的败仗。中共军高层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以及军队的落后,就需要宣传个别士兵的英勇来欺骗自己的国民,鼓动仇恨,蛊惑更多的国民参加战争充当炮灰。所以,在互联网普及之前,中国人只会读到美军在强大的志愿军面前一溃千里,志愿军英雄们以少胜多,杀美国鬼子如砍瓜切菜,敌人的飞机坦克在志愿军战士面前就像纸糊一般,如果志愿军战士要不是子弹打完了,敌人是休想踏上志愿军的阵地一步。还记得小时候我总是想,要是志愿军战士们手里有一把永远打不完子弹的枪该有多好,敌人那就会被杀完,南朝鲜人民就会被解放,卖花姑娘的悲惨命运就会改变,朝鲜半岛上的人民就都可以永远生活在鲜花盛开的村庄里,每天挣200工分了。后来的故事我们大家都知道了,就像1978年国门打开后一心想救世界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人傻眼发现,自己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一样,南朝鲜的卖花姑娘们变成了引领世界时尚的丽人,金三胖还在用喝肉汤诱惑面黄肌瘦的北朝鲜人民。这世界太魔幻了。

其实,世界的魔幻是因为有人总是用强力洗洁精试图洗白别人的大脑,当被洗脑的人因为偶然的巧合看到了世界的真实面貌时,刹那间才会感到魔幻。现在的中共又想将这偶然打开的门缝关上,让中国人重新习惯黑白颠倒的世界,这才是电影《长津湖》出笼,有人说句这部电影的坏话就要坐牢的根本原因。

(全文完)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