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乱军

宋秘书没有在王锋到河南时立刻赶来,是被王锋派去新疆。王锋现在急需使用「替身」,丁大海生死未知又联络不上,必须有人顶替。宋秘书专程去新疆阿勒泰,从一个边境监听站将雪藏在那里的「后生」及一台特殊电脑带到了郑州。

「后生」是一位不到三十岁的上尉技术军官。只有王锋和宋秘书知道他是丁大海培养的备用操作者。后生与丁大海外表相反,瘦长,白晰,文弱,其他方面却像丁大海的复制品,农村出身,木讷笨拙、质朴忠实、聪明刻苦,绝对的IT高手。

后生带来的手提电脑貌不出奇,却是装有「替身」系统的三台电脑之一。另两台分别被丁大海和二号备用操作者掌握。分别用大仲马的三剑客称呼。后生这台是「波尔多斯」。开启波尔多斯须同时验证王锋和后生两人的指纹、视网膜和DNA。开机后要从王锋的八一本下载指令包,由王锋输入密码打开指令包,波尔多斯装载的「替身」系统才能激活并进行同步。做完这一步后,「替身」的操作者便改为后生,丁大海的权限被注销,他的电脑「阿多斯」也失效。

丁大海选中后生当备用者时,王锋做过仔细审查。他相信丁大海的挑选,却不会像对丁大海那样放心和放手。王锋对后生下达的指令毫不含糊:「从现在开始,波尔多斯不得离开我的视线,每次重要操作都得有我的指纹确认才能放行。你是知道的,波尔多斯有硬件模块记录所有操作,任何痕迹都会留下,对异常操作随时报警,不要在执行命令之外做任何操作。除了波尔多斯你不得再触碰任何手机和电脑。即使上厕所或睡觉也要有人陪同。切记我说的,否则监视你的人有权即刻要你性命。」王锋知道这不该是自己的说话方式,正因为事实上没有真能监视后生的人,只好靠这种恫吓增加点保险。

王锋还当着后生的面指示宋秘书做好二号备用者随时顶替的准备,也是讲给后生听的。此时的王锋没有一兵一卒,甚至连枪都没有一支。但只要「替身」能按他的意志运转,他就有掌控局势的信心。

如果王锋没有与北京公开决裂,还可以维持表面和平。毕竟他是北京放出去解决艾沙危机的,找得到台阶。但是王锋公布了公安部副部长孙国祥与李克明的通话录音,北京不得不从抵赖导弹是恐怖分子所发,转称是孙国祥个人所为,将孙撤职,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故,以平息地方政权的离心。同时北京对河南采取了强硬立场。一面是查办了河南省委书记;一面以河南搞层议制违宪为名,宣布对河南实行军管。白冀武发布通令,由驻扎河南的二十、五十四集团军及中部战区空降兵军各出一个副军长组建军管会,领导河南省政府,限期王锋向军管会报到。

吴宁为王锋增加了保卫,提供了郑州公安的多所安全屋。王锋看得出吴宁不赞同自己与北京公开决裂。他不是不会相机行事的人,但是他已在中央电视台向全国揭露了Z集团,为此被抓,在全国观众眼前挨打,又成为导弹的目标,不公开决裂怎么说得过去?况且北京无论如何不会再容他,不如一亮相就态度鲜明。层议制走到这步只差一层就到国家层面,已是必然要和旧体制决裂,不能再像基层层议制那样争取获得原体制的默认。北京也一定会对首个实行层议制的省下手,杀鶏儆猴,宣布军管即是展示这种决心。

河南自古是兵家必争地,驻军众多。但是未等实施军管的军队行动,河南各地的上百处军营便被抗议军管的民众围起来,堵住军营各个出口,阻挡军队离开,让军管无法实施。若是乌合之众,这种包围顶多持续一时,没多久便会散去,至少露出空档,而只要能出动一支部队,就能控制省政府。但是这次有层议制组织,民众能做到有序分工,定时轮换,无松懈倦怠,就能长期坚持保证不出空档,与拉松村阻挡汉唐公司的状况一样,只是规模从一村扩展到了一省。

若军队放开使用武力,老百姓的血肉之躯当然挡不住。但是河南驻军同样被北京发射导弹寒了心。二十集团军军部在开封,五十四集团军军部在新乡,都离导弹攻击点只有几十公里。北京却未提前给两军通知。当时若真炸到了艾沙,谁能保证不伤害到军队?部队的河南兵占相当比例,知道情况后情绪激烈,再让他们对家乡父老动武,很难说会不会引起兵变。两军都用这个理由按兵不动。

白冀武只能让军部不在河南的空降兵率先执行军管。作为「天生就是被包围的兵种」,空降兵可以在民众包围中定点投放兵力,破解河南的僵局。接受命令的空降兵军担心驻地离河南近的部队军心不稳,调派驻扎在内蒙古的空降特战旅执行任务。「替身」能让王锋提前得知白冀武的部署。能否挡得住将乘上百架直升机来河南的数千特种兵,是决定生死的一关。而对这样的局势,欧阳中华通过昌都卫视上号召采取不服从、不抵抗、不躲避,被捕者填满监狱,其他人前仆后继的策略,论证那已被藏区的实践证明成功,牺牲最小,最能体现层议制的内在力量。然而王锋根本不会听这种主张,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若是再入狱就别想还能活着出来。他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去证明层议制的内在力量,而是要展示自己的外在力量,有为!能赢!

没有一兵一卒的王锋敢这么想,在于「替身」中恰好有一件他锻造多年的法宝——「LJ」。那不是武器,没有火力,甚至没有形状。至今从未用过,但只要能实现设计的初衷,就能把千军万马玩弄于股掌。LJ是王锋定的代号,意味「乱军」,是信息战部队用于搞乱敌军的项目。所用手段不是通常的电子对抗,不是截断信息管道或破坏信息设备一类的正面较量,而是潜入敌军指挥系统,把真实信息换成虚假信息,或把正确指挥换成错误指挥甚至乱指挥。若能做到这一点,敌军再强大也将不堪一击。关键在于如何能潜入敌军系统。王锋当时让开发团队不必考虑这一点,只当已经潜入了敌军的系统,让乱军效果达到最大即可。「潜入不是大部队的任务,要靠黑客解决。」王锋这样说时显示的胸有成竹,让开发团队认为他已经掌握了潜入敌军的钥匙。

其实王锋掌握的不是敌军的钥匙,而是本军的钥匙。中国军队的信息系统在信息战部队,即由王锋掌握。乱敌军是名正言顺的说法,符合信息战部队的本职。不发生真正战争,LJ完成后便束之高阁——军事项目大都如此,没人奇怪。但是王锋从最初就想到也许LJ有一天会用于乱本军。LJ与本军的数据库同步,乱本军的效果何止翻几倍!丁大海自始至终在隐身状态中主持LJ开发,把针对本军的目标分解为多个子课题,连LJ的核心开发者都无法发现最终是指向本军。只有在被丁大海组合在一起后才会有这种效果。

对于怎么用LJ,王锋在开发时尚无明确想法,只是一种「万一」的准备。永不出现「万一」,白开发也无所谓,军队从来是养兵千日可能用不上一时。然而此刻却真到了需要用LJ且必须用之时。他和后生在离省政府不远的一个安全屋内。即使有外人能穿透数道钢门进到里面,也只会以为是父子俩在玩军事对抗的电子游戏,不会想到正在进行一场真正的战争。王锋坐在后生身后,波尔多斯的键盘和屏幕尽收眼底。其实他看不懂,也不会一直看,只是让后生时刻意识到背后有眼,不敢生出耍花招之心而已。波尔多斯外接四台显示器,一台以动画显示军队的调动、武器配备和后勤提供;一台显示正在进行的各种通讯;一台用于调看各军营、机场或仓库的监控实景;还有一台列出各种选择方案及胜算概率。LJ算法针对不同任务制定出方案。给出每种方案的获胜率、人员伤亡和武器损失程度、连锁影响的延伸等。王锋选择人员伤亡为零、连锁影响最小的方案。他清楚LJ的厉害,小试牛刀能解除威胁就好,尽量不要造成真实伤害。

内蒙古的军事油料库接到军委后勤部能源局发来的一个配方,要求按比例将车用汽油、航空煤油和工程柴油进行调和后,给空降特战旅飞河南的直升机加油。其中先飞的前导飞行队仍加原来一直使用的航空煤油。感到奇怪的油库技师打电话向能源局询问,按照自动应答系统的提示,留言表示对配方的不解。几分钟后技师接到回话,来电显示正是刚打过去的能源局号码。对方不耐烦地表示按指令做就好,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上级部门不承担科普任务,随即挂断,让技师后悔自己多事。

直升机起飞前的测试都没问题。却在前导飞行大队飞离后,其他直升机无论怎么加快转速,一进入升空档,转速立刻直降,甚至熄火,直升机不能离地。乱成一团的部队试图与上级联络时,各种联络方式得到的都是冷冰冰的机器答复,与前导飞行大队也失去联系。而前导大队的十架直升机一路收到的指示皆无异常,只是在接近北京时接到改变航向的命令,给了一个临时降落的坐标,要求中途对任何询问保持缄默。当直升机列队飞临北京上空时,军方各部门收到通知是空降兵特战旅的军事行动。虽然穿城而过的方式比较奇怪,特殊时期也见怪不怪。民用部门则连问的资格都没有。当飞行大队到达指定的坐标点,那是车流如河的大街旁一栋高大建筑。旅部指示四架直升机在建筑顶部降落,大楼前院和后院各降两架,还有两架保持在二百米高空做半径二百米的盘旋护卫。

那座建筑是位于长安街西侧的中央军委,也是国防部所在地。守卫部队被不请自来的武装直升机搞得惊慌失措,收到的命令只有一条——绝对不许开火。同样命令也被飞行大队和飞机上的特种兵收到。指示都来自军委。当特种兵被守卫部队包围,从喊话中听到降落的是中央军委楼顶,才知道闯了大祸,又不知该如何收场。大厦周边很快围聚起上千市民,观看这堪比大片的场面。密密麻麻伸起的手臂都举着手机拍照,长安街交通很快堵塞瘫痪。

这个大片的导演便是郑州安全屋内的王锋。军队指挥系统防范外部侵入的防护再严,却挡不住就在内部的LJ。LJ掌控所有密码、权限和指令传输的管道,可以根据需要发布任何指令。油库技师接到的电话,特战旅对外失联,前导大队一路收到的指示,以及沿途地面收到的通知,都由LJ自动完成。人工操作只是输入路线的起点、终点以及任务目标的初始设置。中间过程都由LJ生成方案并执行。对于王锋既要直升机升不了空,又不会造成事故,发动机亦不损坏,LJ给出的混合油料配方恰到好处。而双方都收到不许开火的命令,以为是来自军委,其实是王锋不想造成伤亡,要的只是在最核心之地显示出有这种能力。

王锋从军委大厦的监控视频中选了个看得到直升机被守卫部队包围的画面,背后是国防部牌子和大门上的国徽——让后生做成照片,发给全军团以上军官,附带王锋的如下声明: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全体军官,我们军队的名称界定了我们首先是人民的军队,其次是解放的军队,这给我们设定了底线,一是不能镇压人民,二是不能压制自由。不管来自多高权力的命令,都不能让我们超越这底线。现在河南人民只是想更换一种组织方式,本是人民天经地义的权利,而且完全和平,没有任何暴力与动乱,军队有什么理由实施军管进行镇压呢?只因为命令来自权力,军队就要背叛生养我们的人民,去当权力的护院家丁吗?我想你们不会答应!

「我今天采取的行动一是制止部队镇压河南人民;二是给高层当权者一个警告——能让特种兵降落到军委楼顶,也就能让他们发动攻击。这次没有做是不想流血。但是高层当权者必须停止用军队充当窃国集团的打手,必须中止军管,停止镇压层议制。高水平信息战可以诱使军队相互攻击,造成士兵反叛,让战机摔落、后勤中断、军饷归零、武器锁死……懂点现代技术的都会想出无数可能。这是对敌军的战法,我做为信息作战部队的组建者不会用于针对自己的军队,但是如果哪支部队的首长敢于带领部队镇压人民,他就是人民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我就要用对付敌军的方式让他尝到信息战的威力!

「我向全体军官呼吁,军队只执行保卫国家的职责,不参与国内政治事务,只接受对外作战的任务,不服从国内镇压的命令。只要不违背这一点,我将不进行任何干预。虽然此刻信息战部队不由我指挥,我仍掌握着最高权限,想破解我的权限用大型计算机也得三个月。唯一可行的是关闭网络,但那也会让信息战部队失去作战能力,全军指挥回到传令兵时代。我请目前掌管信息战部队的将领记住这一点,你们能够成功地更换最高权限前,不要试图对我发动攻击,否则我的反击将是毁灭性的!」

王锋这个声明让白冀武不得不改用地方电话与各战区的高级将领联络,还让军委派人分赴北京卫戍区和周边部队,分发不联网的老式电台和密码,以使王锋无法利用。北部战区司令的个人手机接到来电,他熟悉白冀武的声音,也理解白冀武用地方手机是为防范王锋。然而在听白冀武指示时却陷入困惑,同时听到两个声音,其中一个落后半拍,像是回声,意思却相反。如前面声音说「要」,后面声音就说「不要」,前面声音说「白天」,后面声音就说「夜晚」,都是白冀武的声音,到底哪个是指示?当白冀武在对方追问到底是「要」还是「不要」时说了一连串「要」,听到回声是一连串的「不要」,让白冀武也感到了震惊,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当重新拨号再听时,北部战区司令的电话已被切断,这次听到的是他自己的声音在给自己说话:「……通讯器材库房的账上一共只有六部老式电台,下面省军区的库房存货也不会多。你要是打算让中国军队都退回到上世纪,老式电台全找出来也不够啊!何况那种密码用今天的电脑破译只是几秒钟的事……」。

白冀武先是被听到自己的声音搞蒙了,很快就想到了怎么回事,吼叫起来:「狗日的王锋,装老子的声音,看老子不整死你!」

那边笑了,恢复王锋声音:「难得难得,你的声音样本都是从公开讲话采集的,没有『狗日的』这个词,用合成方式做虽然音色一样,音调可能不对,这回补上了……」。

「别忘了你老婆孩子都在北京呢!」

电话那一端王锋停顿一下,白冀武以为打到了王锋的软肋,那边传来的声音却变成了自己老伴。「老白啊,你刚刚打电话说接我去西山跟你住两天,我正收拾东西呢,这就走啊。」

白冀武大惊,刚想喊「千万别去」,又意识到是王锋在捉弄。「狗崽子我毙了你!」他已声嘶力竭。

王锋的声音字字清晰冷静:「军人不拿对手的家人搞讹诈,但是你用什么路数我也会用什么。请不要让家人离开视线,如果家人哪天按你的命令被送到了我这,不用急,我会像你对我的家人那样关照他们。」

王锋挂断了电话。这一回合他暂时控制了局面,但是不能确定信息战部队下一步会做怎样的反应。那是他培养的部队,绝对有能力,他说至少三个月才能解除他的权限只是心理战,实际很可能快得多。若是针对这次空降特战旅的LJ方案进行反向破解,甚至会让「替身」系统暴露,那时他便什么依仗都没有了。

(未完待续)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