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05日

还有,每次有大领导来医院看病,体检,从主任到院长,马前马后的,令人作恶。一次林献云表哥到我医院体检,我看到了一次精彩的表演。院长叫专家给他做了检查,院长和专家对林说:“林部长,您这个病,得需要一个先进的心脏检测仪才能弄清楚。您看这是医学杂志上的仪器照片,请您给省计委写个条子,批些外汇给我们,我们买了仪器后马上通知体检,您的身体可是党的宝贵财产呀,一点都不能马虎、、、.就这样一台先进的仪器就买到了。我知道那是他们在糊弄林表哥。可以正如他们说的,不糊弄,你王炳章都作不了实验。资源垄断,特权垄断,你欺我骗,在这种世界中生存,我有一种生理上的厌恶。

开放30年多年了,X光片,先进的医疗设备也不在缺货了。可以机会不均等,分配(结果)不均等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根本上的改观,它以一种更猖獗的,有时是更加隐蔽的形式表现出来。比如,去年网上曾曝光吉林省(?)的一家高干病房豪华地令人咋舌。当然现在互联网的舆论监督加强了,毕竟,时代在慢慢地进步。但是要根治这种根深蒂固的特权,恐怕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事例三:“在这种制度下,我会堕落成一罪犯医生。”找办完一件“救人”的大事后,我这样自言自语,我为何有这样的感慨呢?是一件什么样的救人大事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一天,一位熟人介绍一对家长找到我。他们求我一件事;求我给他们的女儿开封证明信,证明他们的女儿得到肺结核或者是胃溃疡。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女儿在内蒙古插队,需要医生证明才可以回城了。他们已经花了很多钱,将女儿插队的大队干部和小队干部打点好了,医生证明是个合法的借口而已。我说:“你女儿并没有这种疾病,你这是让我作弊,我不能给你开这个证明。”他们说:”王大夫你是不是也要钱”?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他们见我不答应,妈妈就大哭起来说:“插队的干部孩子全回城了。剩下的就是我们这样的普通工人,没权没势的。有的女生为了回城连贞操都出卖了。我们的女儿特别乖,我们只能花钱打点关系,现在就差一张“医生证明了”。我们托了几道关系才找到你王大夫,你行个好,救救我们的女儿,否则,她在那里早晚会被人家糟蹋了,我给你跪下了、、、.我心里非常难过。我知道这张证明的分量。其实我从青海到石家庄也需要这样的一张证明。我并不是不想帮助他们,是在想怎么帮助他们。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我请他们明天来取。我的办法是将“医生证明”盖上医院的公章,然后交给他们,他们愿意怎么填满就怎么填。反正没有我的亲自签字。我用这个保护自己的花招,帮助了他们解决了问题。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