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06日

孩子们,你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那个特殊的计划经济年代,在中国,有四种职业是最牛的,有一个顺口溜概括了这四个职业:听诊器,方向盘,人事科长,售货员。听诊器就是医生,在那个粮食和营养短缺的年代,医院里的葡萄糖就是救命的仙药。我们一张医生证明就可以合法的休息5个月零29天。那时的政策是,病假6个月才会扣工资。因此出现了一些5.29干部。休假5个月零29天,后上班,再休息5个月零29天。如此,永远拿100%的工资。这需要一个医生给他们开证明。医生证明还有更大的作用,就是帮助调动工作,调整工作。(换成更轻松的工作)另外医生手中还有提供保健药品及免费体检和收病人住院等特权,由此很多人愿意结交医生作朋友。因此,每逢节假日很多人给医生送礼物。那时,医院是不太缺鸡鸭鱼肉这些在市面上紧缺的物品的。可以说,医生也是特权阶层的一员。方向盘是指开卡车的司机,因为他们可以偷取货车上的物质,也可以长途到买倒卖这些物资,而赚取外快。人事科长是决定人事调动权利的,这个位置权力很大。售货员,人人皆知,在那个物质极端匮乏的年代,近水楼台,占尽了便宜。尤其是在副食品店上班的售货员更是人人羡慕的肥缺。

其实,我已经充分认识到,我已经是特权阶层中的一员。因为,我看到身边的同事用这个特权为自己谋取了大批的利益。我也尝试过用这个特权为自己谋利益,当时我缺一辆自行车(那时要凭票,由单位分配,要排队等号)我就对商场的经理,他是我的病人讲了一下,没过几天他就给我推来一辆,名牌的。他求我给他开保健药,我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从给那位女知青弄“证明”到自行车的“黑交易”我意识到在这种体制下,我会堕落成一名罪犯医生。因此,我内心真的十分痛苦。为了疏解心中的苦闷,星期天我有时去表哥林献云家里去聊天,他家对面住的是省委的王副省长,他也常到表哥家串门,他们聊的都是人事上的事情,今天谈要把哪个大干部的孩子调到省里工作,明天谈要把某个亲戚提拔成长。献云的桌子上永远是放着一批卷宗和私信,我知道这都是求他调动的,一天我问他:表哥,你十六岁参加革命,难道就是为了这些,我指着桌上的卷宗,他教训我说,“你的卷宗不放在我的桌上,你能来石家庄吗?别管这些,好好干你的,大树底下好乘凉,有我在省委保着你,保准你平步青云,科主任—院长—卫生局长一路升迁……”我前面说的升迁路线图就是这来的。

我亲爱的孩子们,面对这些“不公正”面对这样一个不合理的制度几种选择:1,随波逐流,成为这种不公平的推动者,2,麻痹自己,洁身自爱,沿着那个升官路线图向上攀爬,3,拍案而起,试图改变这种制度。我,选择了后者。我的父亲,你们的爷爷,曾对我说“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就是说,我选择了医国之路。

来源:博讯

By